082 上醫醫未病論盡紙本
中醫經典《千金要方》有云:「上醫醫未病之病,中醫醫欲病之病,下醫醫已病之病。」所謂「治未病」就是能先洞見問題,採取預防性措施,減低發病或病情轉變的風險。這話放在今次「武漢肺炎」疫情以及社會治理,似乎亦然。 社會對澳門政府的各項措施的實行力度有褒有貶:限制人流是否夠辣?是否及時?口罩質素是否達標?能否收預防之效?但普遍認同今屆政府的效率較上屆政府大有改善。同時亦見政府的安排不斷微調:例如在網上實時公開口罩存量、及後電視台直播例行記者會時加設手語翻譯等。雖非首日開始這些措施即已就緒,但亦見特區政府的意識中仍記得要照顧不同群體的需要,亦在這些方面具備條件與能力。

國家基礎不可或缺的,是藝術

082 上醫醫未病論盡紙本

文:天一

時間:2020年03月2日 10:10

《藝》全書分七部分,當中包括何謂藝術的公共性、創造多元的社會、確立文化權、文化行政與藝術的未來等。

《藝》全書分七部分,當中包括何謂藝術的公共性、創造多元的社會、確立文化權、文化行政與藝術的未來等。

「藝術文化行政與民主主義是一體兩面。」——《藝術立國論》

《藝術立國論》由日本藝術家平田織佐所著。作者以一個劇場人的立場談論經濟、政治與國家發展;並使用「立國論」這詞為書名,有意從在國家的高度來思考戲劇發展問題。談到理念,談到政策,也談到行政。

來自弱勢的改革必不可少 
讓人重新與藝術連結 

《藝》全書分七部分,當中包括何謂藝術的公共性、創造多元的社會、確立文化權、文化行政與藝術的未來等。作者以日常演出和教學時遇到的問題,如「活動有甚麼不好」帶出更深層的思考,如「創造讓居民引以為傲的社會」,同時會分享自己日常推廣藝術的經驗與想法。「現在歐美面對最大的、懸而未決的問題,就是以舊殖民地移民為中心的多元民族社會,如何在發揮各民族特性的前提下,互相調和共融?而藝術管理的着力點已經逐漸轉移到以下這方面:藝術文化在社會調和上到底可以發揮多大的功能?有沒有這種可能性?」

書中重複說明來自於弱勢的改革的不可缺少,以及從經濟活動的觀點看來,表面上看似浪費的事物其實重要。其中「藝術是生死攸關的問題」一節中提到,常有人提出「沒有藝術文化也不會死人吧?」但作者認為,「如今,自殺者每年超過三萬人,政府是否真的針對這個問題提出了有效的對策?現在這個時代,青少年的犯罪型態日趨惡化,且不斷在地方擴散,我們到底有甚麼妙藥良方?日本的政府單位在身體(健康)及腦袋(教育)方面很願意花錢,對於精神這方面,卻完全不願投注預算。」

作者認為藝術與一般社會產生斷裂的原因是,雖然藝術本來就是構成社會整體的一部分,卻有不少人把它當作游離於社會之外的事物看待,直指「藝術文化行政與民主主義是一體兩面。」「要維持民主主義靠不懈的努力,以及可以保障這些努力的體系,除此之外別無他途。而我認為,振興藝術文化可以說是維持、發展民主主義社會的基本條件。原因在於,藝術經常是來自於弱小者的表現。」

「市場經濟、高度消費社會的大與強同時也是最大的弱點。為了彌補個弱點,無論如何都必須傾聽來自弱小者的聲音。」「為了保護這些藝術的特質,文化行政方面也要特別注意,避免權力過度集中,盡量將權力均分到各個地方。這點最為重要。」

作者認為藝術與一般社會產生斷裂的原因是,雖然藝術本來就是構成社會整體的一部分,卻有不少人把它當作游離於社會之外的事物看待,直指「藝術文化行政與民主主義是一體兩面」。

作者認為藝術與一般社會產生斷裂的原因是,雖然藝術本來就是構成社會整體的一部分,卻有不少人把它當作游離於社會之外的事物看待,直指「藝術文化行政與民主主義是一體兩面」。©Chris Barbalis on Unsplash

以藝術行政改變行政?

書中有趣的一個論點,是「以藝術文化行政,改變行政」,「透過成立文化省(編按:有別於現時文化廳)的過程,給予日本政府一個衝擊,藉由文化省告訴日本政府,行政應有的狀態是甚麼」。

事實上,不少人對文化事業的分析,都是這範疇往往受制於政府與市場——是宣傳機器,或是賺錢工具。有不少學者都認為,社會的中上階層透過「消費」文化、通過商品的符號價值,從而塑造、維繫、鞏固自身的社會地位。而文化工作者的命運亦受到權威當局所限。政府越掌握主導權力,就越握緊藝團的表達機會,文化特質亦可能因而變得從中上階層對美及品味的理解出發,變得被用來鞏固中上階層的生活模式而趨向「一體化」(Totalization),而當中的操作,正是透過政策與行政。

這樣的情況下,如何「以藝術文化行政改變行政」,如何在建制之中改變建制,確立由下而上的決策機制,確保弱勢聲音能被聽見、文化多元發展,也正是一門藝術,甚考驗社會與制度的互動與建構。但也或許所有的事情並不複雜。只要記得藝術與文化並非高深莫測,而是人人生活中不可或缺,能讓人自由相遇、自由交流的機會,其餘的自會與此初衷相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