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1 重開賭場每週專題
賭場重開 外僱要檢疫 政府新政策被批「做啲唔做啲」 《論盡》上兩週的專題分別探討了疫情期間「封關」以及經濟影響,而政府在今個禮拜一宣佈,週四起將會實施外僱檢疫新措施,入境本澳前14天去過內地的外僱,需在澳門衛生局指定位於珠海的地點醫學觀察14天,取得珠海衛生部門發出無感染新型冠狀病毒醫生證明書後,才可入境;無法取得醫生證明書及無法返回始發地的外僱,需按衛生局要求在澳門指定地點醫學觀察,並自行負擔相關費用。 另外,政府亦宣佈全澳賭場自週四凌晨零時起重開,若賭場未具備條件重開,可延緩30天才重新運作。政府於週三表示,全澳有29間娛樂場將會重開,另有12間娛樂場申請延期開放。 自政府宣佈這兩項措施後的翌日,本澳各口岸都可以看到有不少外僱趕在週四限期前「衝關」回澳。而社會亦普遍質疑為何只有外僱需要接受檢疫,而往返珠澳兩地的澳門居民,尤其往返次數甚多的水貨客為何就不用?政府就在週三「補鑊」,再宣佈週四凌晨零時起,將設置檢查站實施具有風險的入境人士作醫學檢查措施,以及針對「高發地區」來澳旅客醫學檢查。另外,一天多次不正常往返珠澳的澳門居民亦須醫學檢查。 社會普遍亦對政府重開賭場的決定感到不滿,尤其是政府在疫情期間持續封閉公園、休憩區、山徑等,並呼籲、警告市民要足不出戶對抗疫情,卻重開「無客」的賭場,說是要保障8.4萬名博彩從業員的就業,但卻將這些僱員曝露在感染病毒的風險中。 或許與這質疑有關,政府同樣在週三宣佈,週四起市政署轄下公園、休憩區、行山徑、郊野公園等將作有限度開放,公園開放時間統一調整為早上6時至晚上7時,署方將按衛生局指引於各公園出入口做人流管制措施、測量體溫、進出公園人士須配戴口罩並出示電子健康聲明,同時亦會加強清潔及巡查工作。 (編按:由於專題的截稿時間為週三,未及跟進政府同日修訂的新措施,敬請見諒。)

防疫不能「虎頭蛇尾」 蘇嘉豪:無法接受政府「半套果斷」

2020-02-21 重開賭場每週專題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20年02月22日 13:13

政府早前宣佈限制外僱入境及重開賭場兩項新措施,引起社會不少反響,尤其批評兩項政策充滿矛盾、只做半套。直選議員蘇嘉豪認為,過往政府官員的慷慨陳辭,為政府贏得不少掌聲,但當官員說出這些漂亮的說話,將某些原則說得更實在時,更要注意政策的「貫徹始終」,「這兩項最大的政策出來後,市民都在衷心提醒政府,防疫政策不能虎頭蛇尾。」

蘇嘉豪指出,無法理解及接受政府「半套果斷」的邏輯,「究竟你在猶豫什麼?如果政府一直在說疫情嚴峻又強烈警告云云,但是政策卻是矛盾,你全部不做,反而可以有依據去說,我們的出入境政策已有機制去防控。但當你做到外僱這一步時,你就已經意識到出入境管控、源頭堵截是一項重要的措施。如今你卻是三分之一果斷,所謂三分之一就是外僱,其實就是自打嘴巴。」

政府早前表示,現時每日約有1.1萬人次外僱出入境本澳,而本澳居民的出入境人次亦有1萬人次。蘇嘉豪坦言,自己是支持限制外僱入境的政策的,雖然法律規定不能限制本澳居民的出入境權力,但居家檢疫亦是節衷的辦法,認為針對曾到內地的居民的居家檢疫、居家隔離措施應要盡快實施。而在當局宣佈相關措施的當日上午起,就有傳媒引述傳言指限制措施將包括外僱及居民,「我們基本上能接受,但最終落實的措施則只包含外僱,這樣的邏輯就很難令人理解。」

他亦質疑,當行政長官賀一誠出來的姿態是如此果斷時,為何屬下主要官員的說法無辦法執行到特首的這種果斷?「歐陽瑜說當必要時、居民的生命受到威脅時,政府一定會果斷。這就正如我早日批評李偉農的說法般,要等到疫情進一步惡化,就會採取更強力的出入境管控措施,而這是不合邏輯的。我亦聽到有居民致電電台質疑,政府是否要等到有病危甚至死亡等不幸個案,政府才會採取這種果斷措施?」

政府對中小企經濟支援不足 兩日外僱來澳真空期或再令病毒傳播

政府宣佈對曾往內地外僱實行檢疫措施後,兩日真空期間有大批外僱從珠海來澳。蘇嘉豪認為,政府早前所宣佈的經濟支援措施,對於中小企來說肯定是不足的,而覆蓋面也是不夠。他指出,外僱對於目前仍然營業的中小企來說是相當重要的,「這段時間仍然營業的舖頭,大多都不是自己舖,開舖是為了填補租金,假若這兩天不是外僱大批闖關回澳,就至少14日人手不足,商舖就會面臨癱瘓。」

「問題來了,為何中小企要擔心人手不足、無法開舖而導致經濟損失?政府所推出的一系列措施,究竟有否對症下藥,去回應這大部分的擔心?他們開不了舖,即使你減他們的所得補充稅,免他們的水電費也沒用。政府闊綽,豪洒200多億元,但是你需要慷慨的地方你就選擇吝嗇,變相令他們需要外僱去幫手,再牽連出政府需要給予兩日的真空期,讓外僱衝入來。」

他認為,政府對於中小企經濟支援的吝嗇,導致政府需要去用「自打嘴巴」的出入境政策,令本澳再次曝露在病毒傳播的風險當中,「其實政府現在只要能夠安民,在這段時間切斷跨境人口流動,並令中小企不用擔心經濟影響,令他們暫時不復業,適當地按比例補償他們,令許多事都可以做得更徹底,尤其在出入境管制上,就用你的經濟支援去墊底、補底。」

與博企的博弈 政府處於弱勢

至於重開賭場的問題,措施推出後,坊間質疑政府一方面繼續封閉公園(註:政府宣佈週四(20日)起有限度重開公園),另一方面又重開賭場,做法矛盾。蘇嘉豪認為,縱使封公園及關賭場的情況未必能完全類比,但市民的感受十分簡單,「你叫我不要出街,但又重開賭場,難道你用喇叭在賭枱、老虎機旁呼籲賭客離開?不可能的事,那麼你的政策就會出現自相矛盾。」

蘇嘉豪認為,今次政府的決定反映出政府與博企之間的博弈問題,「本應現時政府處於賭牌重新競投時,談判籌碼最多的時刻,但原來政府處於相對弱勢的位置。結果停業15日,1日也不多就重開賭場。若政府在面對博企談判時依然是處於弱勢,我覺得這是更大的擔憂,因為這成為了一個案例,未來一年多時間內,仍有不少東西需要政府與博企談判,市民希望政府施壓博企,去履行一些東西,究竟可不可以呢?」

而從疫情的角度來看,蘇嘉豪指,有賭場員工憂慮,重開賭場後人員的流動性增加,會令如員工飯堂等人流密集的地方變得高危。雖然政府有給予博企指引,但是每間博企的不同部門未必能清楚地理解及執行指引,「之前停工時也出現過不少爭議,例如有許多勞資糾紛的個案,當中有不少後勤部門對於是否應停工存在爭議,亦有部分賭場是某些洒店租博企牌來經營的,卻辯稱說自己不是博企,故員工不會享有有薪假。」

他更憂慮,當賭場重新開門,但客源不足時,或會為員工的飯碗帶來威脅,「過了這15日,博企的不放無薪假承諾將會消失,而現在更大的問題是,究竟賭場不開門時的成本會較高,還是開了門但客人數量極少的成本高?當然是後者,當博企的成本上升,而支薪的成本沒有變時,唯一可以降低的成本就是薪酬,究竟會否凍薪、減薪?甚至要求員工放無薪假?可以預見,不排除會出現這些情況。」

他又指,今次的情況除了與經濟上政府與博企之間「傾唔掂」,亦與政府不願意去支援更多,將原先政府的責任退場,並交由市場去負責有關,「交由市場負責,即是沒有可能不開門,無可能不斷放有薪假。唯有市場自行調節,勞資不斷角力,政府責任退場,就會令到社會有新一輪病毒傳播的風險。若政府這方面做多點,出入境管制徹底點,長痛不如短痛,放多點經濟或會用多點儲備,但短痛會換來長遠地病毒徹底消滅,讓大家安心,各行各業都可以恢復。問題是政府能否再忍多點陣痛,去換取長遠的安心?現在人們就看不到這個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