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7 台灣大選每週專題
台灣大選落幕 對澳台關係有何影響? 台灣總統及立委選舉在上週六舉行,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挾817萬票高票連任,而民進黨亦取得立法院過半議席,繼續控制國會。另外多個小黨亦在今次大選中取得立委議席。而國民黨敗選後則面對著黨內青壯派的迫宮,要求主席吳敦義及不分區立委當選人吳斯懷辭職,亦要求黨內進行改革。另一方面,敗選後回到高雄市政府上班的市長韓國瑜亦面對著或會被罷免的壓力,究竟未來台灣的政局將會如何?仍然有待觀察。 另外,今次選舉的其中一個重點就是「首投族」的力量,今屆選舉合共有117萬名首投族,而選前各大黨亦紛紛呼籲青年人回鄉投票,首投族的積極參與,亦被視為今次大選中民進黨及多個小黨勝選的關鍵。 值得一提的是,澳門與台灣的關係自民進黨2016年重新執政後開始轉淡,而台灣派駐本澳的辦事處「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新任主任張多馬自去年年初被委任後,一直無法取得澳門當局所發出的工作簽證來澳履新,主任一職一直被代任至今。如今民進黨繼續執政四年,對於本來已經冷凍的澳台關係又會有什麼影響呢?

澳人「首投族」回台投票 Tommy:要珍惜公民權利

2020-01-17 台灣大選每週專題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20年01月17日 17:17

今屆台灣大選的選民有1,934萬人,其中有多達119萬名「首投族」。今屆選舉的投票高達74.9%,較上屆(2016年)高出8個百分點,而選前各個政黨紛紛呼籲青年人「回家投票」,當中亦不乏有投票權的澳門人,Tommy(化名)就是其中一位。Tommy是一位90後的年青人,他在小學之前曾與家人在台灣生活過一段時間,而中學畢業後亦赴台留學,並在台灣工作及取得身分證,而今次是他首次參與台灣的大選,此前亦曾在澳門立法會選舉中投過票。

究竟是什麼驅使Tommy回台灣投票?Tommy坦言,自己身為「首投族」,首次擁有台灣的投票權,要珍惜自己所擁有的公民權利,故此一定要回台投票,亦希望身邊其他人都會去投票。他亦坦言,自己是支持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的,因蔡英文在於台灣主權的立場非常明確,自己亦不喜歡親中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高雄市長韓國瑜宣佈參選,再加上去年香港爆發的「反送中」運動,「今年台港兩地都發生了不少事,而她在反送中運動上作出了一個很好的表態,令到我更支持她。」

今次大選每名合資格投票的台灣人可以投下三張票,分別是總統、副總統票、區域立委票及政黨不分區立委票,相較之下澳門的選民就僅能投票選出立法會14席直選議席。Tommy認為,台灣的選舉模式反映出一個地方對於人民的信任度,「若一個地方信任人民,容許人民以投票來決定事務,才能有辦法一次過拿三張票出來讓人民投票,反之若政權不信任人民的話,可能就只讓你投票選個議員罷了。」

他亦指,本澳的行政長官及立法會多數議員皆非由民選產生,令到政府許多決策都不是為人民而作,「行政長官只需要聽從中央的決定就可,因為他的上級就是中央,只是為中央工作,而不是百分百為人民而工作,你看(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就是一個好例子。反之一個民選的領導者,就不會這樣地無視民意,無事人民的力量。」

在澳門與台灣都投過票的Tommy,談到兩地的選舉文化差異時表示,由於台灣的法律規定選舉當日的凌晨12點起就不能再發佈任何有關候選人的訊息,否則就是違法,他觀察到投票當日票站以及社區都相當平靜,「甚至我很害怕沒有人會去投票,害怕投票率低,因為投票其實就像打仗,但大家好像沒有太多感覺。」他認為,如此平靜的情況與台灣人的公民意識有關,因投票對於台灣人來說已經形成一種習慣,「起初我也很擔心大家不會太珍惜選舉權,或許有很多人都已忘記前人是如何爭取民主的。」

今屆大選的另一個焦點在於未來兩岸關係的走向,有意見憂慮若民進黨順利連任,大陸將會對台灣進行更多的打壓,甚至透過武力統一台灣。Tommy則反問,若今次大選選出了一個「聽話」的人做總統,是否意味著中國就不會「搞」台灣?「不可能的,要搞你的總是會搞你。但是這個世界其實是很大的,雖然中國人多,資源、經濟都很有優勢,但也不能無視世界上的其他人,大家都會有眼睇,我認為在這個時代,仍然無可能任由武力去為所欲為。」

自香港的「反送中」運動爆發後,不少家庭就面對著「黃、藍之爭」,導致家庭關係破裂,而台灣有許多家庭都有類似情況,家中不同的成員支持藍營或綠營、挺韓或挺蔡,價值觀的不同,往往都會造成家庭關係的不和甚至破裂。Tommy坦言,他的父親是個正宗的「韓粉」,「但我不太會理會其他人究竟怎樣,只會做好自己的部分,有票就一定投。其實很難去說服他們,因為他們已經有偏見,很難去解決的。但的確是影響著家庭關係,就像因為反送中,我很久都沒有與我父親說話了。」

而對於澳門的民主政制發展,Tommy表示,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其實影響著許多澳門人,不少青年人支持「反送中」運動,亦開始有公民意識,「我未至於會對澳門的未來完全失望,可能父輩那些就覺得沒有得救,但大家仍在培養一個環境及氛圍。不過澳門始終是難的,因為澳門人比較少主動爭取社會權益,好聽啲講就是人情味、不要搞事,但難聽點講就是比較自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