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 齊守光影夢戀愛電影館被休息事件簿築城危言藝文爛鬼樓論盡紙本

  2019年12月20日,文化局宣佈,將於為戀愛.電影館提供營運服務的外判公司「拍板有限公司」完成三年營運服務合同後,就放映系統、場地設施等軟硬體部分進行檢查維護及修繕工程等工作,預計於2020年第三季完成⋯⋯期間,戀愛.電影館將持續由文化局營運並推出一系列活動,活動詳情將於稍後公布,又指將計劃以公開招標方式對電影館營運服務進行判給。
  消息一出,震動的不只有電影圈,不少市民也對當局的處理頓感愕然,直指為何電影館可以給文化局辦活動,但不能給繼續營運放映電影;為何維修不能分階段進行,更長達三季;為何最後十日才向公眾公佈;又為何未能清楚說明何時公開招標;為何招標未有一早進行,要市民承受「空窗期」。直至2019年12月26日,新任社文司司長歐陽瑜表示修繕工程會分階段進行,並將與「拍板」短期續約,電影館的營運亦會儘快公開招標,事件方暫告一段落。

新一屆政府可否解開本地文化困局?從戀愛・電影館營運問題所想到的

#081 齊守光影夢戀愛電影館被休息事件簿築城危言藝文爛鬼樓論盡紙本

文:黑黑

時間:2019年12月31日 13:13

在12月20日出現的戀愛・電影館「被維修」事件,經過不少電影工作者及文化人的發聲表達關注後,26日上任首天的社會文化司司長歐陽瑜即公佈了一個暫時的解決方案(註)以作回應:

  • 公佈較詳細的維修原因及工程內容甚至預算費用
  • 答允與目前的營運機構短期續約半年以稍減對機構及公眾的影響

以上兩項的迅速回應(首日上任),都是針對公眾連日來所提出的疑問所作,可說是「有的放矢」,釋除了文化局回應含糊所產生的公眾疑慮,也展示了政府(較少有的)積極態度(與前相比),的確讓人嗅到一點「新人事新作風」的清新氣息,但仔細想想,還是有不少疑團,在回應中並未有真正解決戀愛・電影館的營運問題,還需要新任司長以務實之風進行突破,困局才有可能打開。

改善營運合約年期問題

現在的「三年」之約,對一個處於試驗性質的機構來說可能是合理的,但對於營運已有一定成效的機構來說則太短了。外地很多經營有成的藝文空間,都是持續經年的營運才能做出成績。如臺北光點,也是由臺北市文化局主導的老建築再利用案例,委任台灣知名導演侯孝賢主持的台灣電影文化協會所經營,也是以藝術電影為主題,由2002年11月開館一直營運至今。

有關當局對於文化空間的經營應有更長遠的目標和承擔,思考如何讓民間文化力量真正能落地生根,有賴執政者能突破現有的行政困局,使資源能更好地用到實處,而不是只如曇花一現,之後便無以為繼,陷入不斷循環的死局中。

確立以藝術先行的管理機制

藝術空間不是一家商業店舖,不能以短期效益來衡量,店舖租約一般就只有兩、三年,要清楚體認藝術空間與之性質不同,

不過亦有些藝文空間在長時間營運之下走樣,這其實也是另一種資源浪費的現象。如果不去解決根源的問題,只單方面去收緊政策,減少對民間的信任,藝術生態亦因受過多約束而無法自行生長、生存,造成惡性循環。

因此,政府應改變過往「因噎廢食」、「少做少錯」的頹廢施政風格,確立以藝術成效為先並持之有效的管理機制,繼續開放更多空間和機遇予民間,讓民間有機會成長、成熟,文化才有機會壯大。要資源運用得宜,這個藝術定位應予確立,並以此訂立一套清晰的以藝術成效先行的管理及評估模式。

一個小小的電影院,折射出的其實是本地長久以來的文化陣痛,過不久就會發作一次,隨著無數次的人事變動,政策也隨之更動甚至消失,我們跌宕在「有為」與「無為」之間,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希望和人才同時落空,文化還是在「學步」、「開步」,錯失了許多良機。

要處理這些問題,還須一顆重視文化、把文化視為城市之本的心,並有長遠解決問題而不再只是短期止痛的魄力,以踏實的步伐逐件維護修復。新的一年將至,希望我們的城市,還有希望。

註:

戀愛電影館與「拍板」續約半年  文化局:期間確定維護工程細則計劃 營運將短期內公開招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