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報道戀愛電影館被休息事件簿
即時資訊、特別報道、即時評論。

戀愛電影館前景未明  動畫、紀錄片工作者發聲(一):修繕?藉口!

即時報道戀愛電影館被休息事件簿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9年12月26日 15:15

戀愛電影館的營運合約即將到期但至今仍未招標的消息一出,不少影像工作者與影迷皆大表不解、繼而不滿。這日,九位紀錄片及動畫工作者一起接受《論盡》訪問。對於文化局早前表示,未有再招標是「為提升及穩定放映品質」、「放映系統、場地設施等軟硬體部分進行檢查維護及修繕工程等工作」、「相關工作預計於2020年第三季完成」,好幾位工作者異口同聲認為是「藉口」。有意見認為,文化局應解釋清楚以消除公眾疑慮,而這段期間的臨時安排亦應基本維持現時「拍板」營運的方式與選片方向。

指文化局回應不清晰 應消除公眾疑慮

文化局早前回覆時表示,戀愛電影館檢查維護及修繕工程期間,將持續由文化局營運並推出一系列活動,當中包括第十九屆澳門城市藝穗節的演出、展映活動及講座等」、「活動詳情將於稍後公布」。但這答覆現時被不少人認為含糊,或代表電影館即將低限度營運,甚至暫停營運;亦有人認為,基於政府體制問題,即使由文化局營運戀愛電影館,質素也難及上現時「拍板」營運的電影館。

對於目前情況,受訪的九位創作人都表示不解、不滿、可惜、憂慮。作品《燈塔》曾入圍《金馬獎》動畫短片的導演Jay指:「我想現在大家擔心的是,雖然說是合約期到了,但很多時因為政策不算非常透明,就怕之後會否是文化局收回來做,還是想再開標?時間要多久?這些都是未知,所以現在大家擔心的正正是這個。因為之前都試過經營了很長時間的牛房,文化局都話收回就收回,件事就沒了下文,所以我自己最擔心這個。」

在場一些創作人也表示,早知道營運合約屆滿三年後要再招標,原以為會順利交接,誰知突然有「空窗期」。「你知道限期是三年,為何不是一年前你就準備招標,為下三年誰去營運做準備去計劃,為何沒有?為何一定要是三年完結了,然後才開始計劃招標?對於我們來說很難理解。」「現在多了一個『空窗期』,我會覺得我又要驚恐多一陣,又要想之後這那團體會否做得唔好……那迷惘又要再延長,所以令市民有種不必要的恐慌。」動畫「半島師奶」的創作團隊說。

紀錄片《棉花》的導演Lego也直言,為何要市民承擔這「空窗期」?這段期間的觀眾流失政府又是否能夠承擔?「而且我不明白為何說修繕,但其他活動都可以用這場地?」紀錄片工作者Kiwi也認為,修繕可以分階段進行。「如果話要暫停,跟住再招標,是否代表這『空窗期』永遠存在?」

Kiwi 續指,現時最重要的是透明度,政府最少應讓人知道會修繕甚麼,這樣大家心中有數,知道九個月是否合理。「第二,招標時間是幾時。」「為何其他活動可以入去?會否因而延遲了這第三季?即不要讓這成為藉口,這不是任何使用者可以接受的理由。」

用心推廣本地電影 創作人:「拍板」團隊難以替代  

在多位創作人眼中,一個理想的放映場地不在於高大上的裝潢,而在於營運的團隊是否用心,是否尊重創作人。動畫工作者Ben也直言,政府親自營運的場地,例如文化中心等,一些員工會抱着「返工放工」、「出糧」的心態工作,不明白藝術工作者的需要,但「拍板」不同。在場一些創作人也指出,「拍板」在這行業的人脈廣,且用心推廣澳門作品,讓他們有更多曝光,甚而有機會到其他地方參展,而文化中心的取態較為被動。

「即如『蝴蝶效應』。」Kiwi指,可能政府覺得少搞一年展覽不要緊,其實後面串連的影響可以很多,例如有本地創作人因這展覽可以參加外地的影展,外地人會更了解澳門電影、發掘更多澳門其他創作人的電影,「你不會知道它滾落去會有甚麼,所以一個一個去量化是沒可能的。『拍板』每一年做很多工作。現在大家恐懼的是下一個會否咁用心,而其實大家為何會留戀它,是因為看到它用心。」「還有,文化中心屬於體制內。如果要他們去專職做,基本上沒可能,因為他們要顧及好多一層一層的事。這是所有市民都明白的。如果你做不來,就應該把工作交給一些懂去做的人,而且做得到的人。」

促政府清楚解釋 臨時營運不應「走樣」 

對於目前的情況,九位動畫及紀錄片創作者各有建議,例如政府要清楚解釋其修繕計劃與時間表,「你如果講得出三季,即可能已有一個很初步的安排,要按部就班告訴大家你這安排是怎樣的。」又認為不能接受工程超時,若超時必須要有合理解釋。另外,營運的公開招標標準及過程要透明,這段期間也要有妥善安排,例如揀選的電影風格要與目前「拍板」營運的電影館相若、營運風格也應相近、維持每日有電影播出等。

「不然我們一樣像以前般拿去文化中心播,跟住『你填個Form先啦』,跟住『個時間唔得喎』。」「不是播商業片的,要播一些其他戲院不會播的片,例如文藝類那些。」「即已經不用它像電影館般每個月都有個主題。」「可能這個月有幾套紀錄片,這個月播動畫的,不用特地找個主題嚟包裝,唔需要,有幾套動畫、紀錄片、電影,唔同國家的,都OK。」「即(運作)起碼有返五六成。」「不用有活動,不用有海報的了。」「已經好低要求。」「策略你也要告訴我。」「即它要明白臨時政府的定義都是要做政府的工作,不能跟戀愛館完全不同。」

「一少撮人」也是市民意見 應受重視

近年社會常有聲音指,發言的只是「一少撮人的意見」。會認為自己是「一少撮人的意見」不被政府重視嗎?多位創作者則異口同聲道:「我唔係市民咩?我係市民喎。」「少數的人也是需要聽的。」「同埋我哋係創作者啫,電影館的觀眾有很多。」「而且藝文圈很大,不只做電影業的,攝影、音樂、美術的,其實都好需要這館。」

「而且除了我們有本身的職位外,我們也是一個普通的市民,我們這裡多位市民都真的很想知道那時間表,難道有問題嗎?我們是可以監督政府的嘛,不是因為我們『一少撮』你就覺得就不用回答。」

【戀愛電影館前景未明  動畫、紀錄片工作者發聲(一)】

相關報道:

文化局:維修工作預計於2020年第三季完成

http://bit.ly/2rm264Z

戀愛電影館被休息事件簿

http://bit.ly/2PTz4mH

(於12月26日 16:45 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