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 賀班子上場2019-12-20 藝文20年每週專題論盡紙本
新一屆特區政府的主要官員,既有舊面孔、新職位,亦有由寂寂無名的局級一下子跨司晉升為司長,因而備受熱議。不過,也不必諱言,經過被批評「世安十年 最大『成就』係搞到禮崩樂壞」的狀態,公眾對新政府雖尚未有信心,但就肯定有期望性的要求,而民意的期望愈大,亦就形成對特區政府的更大督促力度。因此,在十二月二十日新任特首賀一誠及主要官員宣誓就職後,就得馬上做工夫——這對新人或許頗有挑戰,但也是必須,因為新政府未必有蜜月期。

藝術要多元 先要藝術成為生活

#080 賀班子上場2019-12-20 藝文20年每週專題論盡紙本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9年12月21日 12:12

藝術團體「牛房倉庫」的前身是2001年成立的「婆仔屋藝術空間」,2003年遷至市政牧場而易名為「牛房倉庫」,到2017年撤出之後移師至望德堂區的新展示場地「後牛房實驗場」。今年10月底至12月初,牛房舉辦了「我們・藝術空間」文獻展回首來時路。策展人之一的Bianca認為,現時公眾對於藝術的關注度雖然較以前高,但在政府力推「文創」的氛圍下,不少人誤以為文創就等於藝術。同時在澳門,長輩會鼓勵學畫畫學彈琴學跳舞,但從不鼓勵成為藝術工作者,澳門亦欠缺藝術教育。

「藝術教育不只看展覽,認得哪個藝術家。藝術教育很重要的是可以培訓到思維;並非1+1=2的思維,而是幾多加幾多等於十,其實有無限的角度,這也很重要。但澳門相對幾忽略這方面,也不太鼓勵。」

政府力推文創 但文創≠藝術

自成立以來,牛房一直走得很前,而且豐富;有視覺藝術、有表演藝術、有各種實驗藝術等等。例如早於2004年的澳門數位牛房電子音樂節,英倫著名電子音樂詩人Four Tet及日本的Post-Rock勁旅World End Girlfriend都曾到場表演。一些本地劇場新人也曾在「牛房劇季」小試牛刀,歐洲一些出色的行為藝術家也曾在牛房創作。藝團由進駐婆仔屋到搬到牛房再到2017年撤出美副將,當中幾經風雨,但亦不斷推動澳門藝術的多元。

「在最開始時,我們都很希望我們不單是一個團體——我們在營運一個藝術中心,而這藝術中心很綜合性的。當然我們集中當代藝術或相對實驗性的,比較年青、剛進入藝術界,類似這些方向。」Bianca分享道。

於2003年加入的Bianca覺得,初期藝團在資金和贊助上比現在更拮据,澳門人對藝術的關注度也不高,到後來特區政府力推文創,突然所有人都關注所謂的「文化藝術」。「某程度是好的,起碼很多觀眾都會發覺這件事,但亦同一時間引起很多誤區,例如以為藝術等於文創。很多人都會覺得你的作品是否賣錢,甚至你都不能避免牽涉到有些人沒那麼純粹去推動這件事,可能中間牽涉到一些利益上或其他的追求。這不是好與不好的一條線,而是覺得件事複雜了。雖然資助多了,但件事複雜了。」

事情複雜了,但澳門的藝術形式沒變「複雜」。Bianca表示,自己的創作較側重概念,而自2003年從外國畢業回澳至今,澳門人對這種創作仍有距離感,又因為澳門藝術市場不成熟,一些藝術工作者會選擇放棄冒險,改而選取較傳統的形式以遷就市場。「大環境某程度都會影響新的藝術家或者學生,因為講到藝術市場,很自然就覺得要做回油畫,因為澳門的藝術買賣收藏還很初步。」「例如在外國,video art、installation都可以進入藝術市場,但澳門是現在都唔會。澳門藝術市場都唔成熟,即這些比較新的類型或較conceptual的進入不了,所以很多時(工作者)走回去文創推廣。或者很多人覺得要進入藝術市場,於是類型變回偏向傳統,例如畫或雕塑。」

數字非衡量藝術唯一標準

牛房曾為很多新人提供平台,但Bianca坦言,並非所有藝術工作者可單單靠賣作品就可養活自己。有些藝術工作者因為看不到未來的發展,辦了一次展覽停了下來。「有些繼續的,但繼續的人和我們的狀態一樣,有少少攰,因為常是幾頭馬車,但我們又是那句,做到幾多得幾多。」澳門特區政府確有提供資助,但二十年來的文化政策欠奉,亦忽略藝術教育,而這方面並非靠民間藝團有錢辦幾個展覽就可以解決,而是要讓新一代日常接觸。而太強調文創、太強調數字並不等於有助藝術發展。

「像要賣錢,甚至所有事最後要行文創;政府資助會考慮到有幾多人睇,或你這計劃會否發展成文創……但其實不是這樣的。我常覺得藝術就等如一些科學發明,很多時是前面的階段不可很快計到利益。(藝術)那種功能好像冇功能,其實有,是一種文化的修為,或整個社會的氛圍,這個不是即時可以計到一個很強的功能性或有幾多觀眾睇,但那種培育我覺得是重要的。」

「即使不是全部看得明一些實驗性的,但會用一些方法令他們覺得接觸這些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即使有一日我不是讀藝術或離開學校,沒老師帶,我都會覺得睇展覽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一路直到我年紀大,甚至亦都有種training是原來博物館是一個終身學習的場所。這些都是從少給予他們的一種想法。」

Bianca深明,做前衛藝術必然是邊緣的一群,「因為如果不是行得前,就會變成一種大眾化的,但我作為一個創作人,我都好希望我是行得前那個,所以我都會接受我們的觀眾相對不多。」但觀眾少不代表對推動藝術發展不重要。

「我覺得是有這樣的需要。例如牛房做了十八九年,如果真的有日有誰去看澳門的藝術發展,我常會覺得都頗自豪的是牛房真的留下了一筆。因為我們曾在這裡發生了很多。回望整個澳門的發展,尤其是比較行前少少的部分或有趣少少的作品,其實都是牛房裡發生,無論是現在的artist,甚至外來的artist。」

## CAPTION: 2017年,藝團被政府告知要撤出美副將「牛房」。過往的地方因是政府提供,不用擔心租金,現在搬到望德堂區,藝團要交租了,同時現在的空間面積較小,過往一些活動亦因而受限。Bianca表示,藝團會調整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