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1 巴士續約(下)每週專題
續短約、簽新約? 巴士新合同怎解決? 《論盡》本週專題繼續探討巴士新合同問題,距離政府與兩巴所簽訂的巴士合同到期僅剩20日時間,但至今政府都沒有公佈到新合同的詳情。雖然政府不斷聲稱新合同正在「埋尾」、短期內會公佈,但政府「收收埋埋」的舉動,明顯反映出當局無心就新合同向社會進行諮詢,收集市民尤其是巴士用家的意見。 而近日社會對於政府應繼續以短期續約抑或是簽署新約存在很大的歧見,有意見認為,巴士合同問題事關重大,有必要將此問題交由下屆政府從長計議。但亦有意見質疑,將合同推給下屆政府,或會令社會迫切期待的改善巴士服務議題變得「蹉跎歲月」。

巴士合同到期在即 鄭仲輝:續短約或下屆政府處理都有問題

2019-10-11 巴士續約(下)每週專題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9年10月12日 1:01

政府與兩間巴士公司的短期續約將於本月底到期,但政府一直拒絕向社會透露相關資訊。公用事業關注協會理事長鄭仲輝表示,社會對於政府遲遲未公佈新合同內容存在許多猜測,但他認為,無論政府倉促與兩巴續短約、簽新約,還是留待下屆政府處理,都存在一定問題。他指出,若政府選擇在十月底前與兩巴續短約或簽新合同,意味著針對巴士續約的諮詢程度是嚴重不足的,「巴士這一牽涉到每日60多萬人次使用的公共交通工具,亦受到公帑大力支持。但是每個用家、市民卻一點參與程度都沒有,這就很大問題。」

至於留待下屆政府跟進,鄭仲輝則認為,雖然政府的工作是延續的,但是政府換屆所導致的人事變動,對於政策的思維都可能有所改變。新官上任或需時間去消化上一任官員的思維,可能又要再蹉跎一段時間,此舉將會令巴士服務獲得改善的時間延長。

鄭仲輝亦指出,另一個政府不肯公佈新合同內容的原因,可能與兩巴和政府之間存在角力有關,「角力一定要講底氣,你不夠大隻又如何拗手瓜?」他認為,雖然兩巴並不屬於同一間公司,但是兩巴都有共同的利益關係,某程度上可以很容易取得共識,而這對於政府來說是一個短板,「我想巴士公司現在拿著一點,就是捨我屬誰?政府現在就好像被兩巴牽著鼻子走,本身政府起到主導作用,但現在卻變得十分被動。」

巴士補貼無上限 鄭:公帑支出應透明

現時政府每年向巴士公司支付十億元公帑作為財政補貼,社會關注新合同會如何處理補貼無上限的問題。鄭仲輝指出,本澳的巴士服務介乎於香港的「純商業模式」及珠海的「純政府補貼模式」之間,巴士公司收取車資後,政府再補貼巴士公司車資收入後的「不足之數」,「政府去補貼民生事務是無可厚非,但現在巴士服務是個不健全的制度,就是補貼無上限。令到巴士公司只追求人數,人數愈多巴士公司的利益就會愈多,但就忽略了質素。我們需要檢討,政府給予巴士公司補貼後,市民是否得到應有的服務?」

他亦質疑,現時巴士公司的支出及營運成本是否合理?究竟當局有何機制去監管巴士公司的不合理支出?而巴士公司除了營運公共巴士外,亦有許多旁系的收入,例如廣告、租車等,這些收入又是否計入巴士公司的收入當中?「政府利用公帑補貼巴士公司,公帑支出一定要十分透明。若補貼不設上限,一直按載客人數來補貼,巴士公司或會因為人數不足,抗拒開辦點對點巴士,交局應站在使用者的角度,衡量合約如何行使其主導作用。既然政府購買服務,合同的主導權應在政府手上,巴士公司理應作出配合,不應以人數不足、得不到理想回報而抗拒。」

鄭仲輝坦言,自劉仕堯、汪雲時期一直到現在羅立文、林衍新主政,本澳的巴士服務一直在退步。過往當局曾經實行過評鑑機制、巴士之友等做法,讓社會對巴士服務給予意見。但上述機制現在都取消或沒有運作,「未來如何對巴士服務作出評鑑?沒有評鑑,以後你又用什麼准則作為新合同的標準?現時每日有60多萬人坐巴士,但你知不知道乘客每次坐車坐到頭都暈?我們看下次續約,按照現時的情況,依舊會發生同樣的事,是否能令巴士服務及公帑運用變得正面?我覺得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