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游花間藝文爛鬼樓
書評、詩評、藝評、影評,評評評。

《海盜婆》:從路環「生長」出來的劇作

戲游花間藝文爛鬼樓

文:Franky

時間:2019年10月8日 15:15

《海盜婆》這部劇作的有趣之處,不只在於別出一格的情節、物盡其用的道具和遊走路環的觀演模式,更重要的是創作團隊,滾動傀儡另類劇團(下稱「滾偶」)的視角,的確跟很多人不一樣。

 

《海盜婆》最突出之處,是當中路環本地的鄉土氣息,貫穿每一個組成部份,包括活用路環林瓜四的海盜傳說、動物的頻繁出現、外藉人士的融合參與、取路環市區各處作環境劇場等,繼而內化到留居路環者(長輩)、與在都市長大者(後輩),兩個世代之間的關係,無不與今天的路環一一相應。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海盜婆》之所以如此「路環」,與滾偶的工作室長設路環有密切的關係,長時間的採風踏景、深耕社區,令滾偶能夠以真正的路環本土視角出發,去延伸創作出這部劇作,因此《海盜婆》可以說是在路環「生長」出來的,而不是在短時間內俯瞰某個社群或議題「製作」出來的,這正是滾偶及《海盜婆》與其他劇團、其他劇作本質上的分別。

 

筆者觀賞完《海盜婆》後,第一個思考的問題,是動物在澳門劇場演出中的缺席,劇中不但有燕子、螢火蟲、鯊魚、雛燕,甚至是蟑螂等動物的參與,更將流浪狗提升為主要角色之一,這或許反映了動物早從許多人的視野中消失,的確在都市中長大的人,對動物的定義大多局於寵物、流浪貓狗、冰箱裡的凍肉、討人厭的昆蟲,再不然就是遠在電子屏幕裡的亞馬遜雨林,卻忘了自己本身就是與動物,近距離的共存在自然界中,所以筆者認為,《海盜婆》裡的動物不是一種嘩眾取寵的噱頭,而是腳踏實地的重提這件再自然不過的事罷了。

至於劇中,同樣是耐人尋味。尤記早前滾偶的總監阿七轉述,在路環土生土長的著名作家鍾偉民,曾經用「魔幻現實」來形容數十年前的路環,筆者認為滾偶也借此緣由,在劇中加入了魔幻現實主義的色彩。《海盜婆》講述的是一個獨居路環的老人,為孫兒尋找海盜寶劍的故事,滾偶本身自設室內劇場,但卻大量取用路環的戶外實地實景來演出,增加代入感,但在離路環十分鐘車程即是金峰南岸的今天,用有「靈性」的燕子和狗,引導觀眾找到一把實實在在拿在手裡、來自中世紀的寶劍,再送給沉迷電子遊戲,尤其鍾愛那華麗、虛擬「武器」的孫兒,無疑是「魔幻」而帶點荒誕的,只是在親子偶劇的包裝下,較難覺察而已。

 

總括來說,《海盜婆》的獨特之處,是它源於一個自然而純樸的創作環境,路環的郊外氣息和社區情懷處處見於劇中,要是滾偶也蝸居於工業大廈中,耳濡目染都是煙塵氤氳和車響人喧,恐怕也不會有《海盜婆》的創作了。

 

澳門基金會市民專場演出評論計劃

演出劇目︰《海盜婆》

演出團體︰滾動傀儡另類劇場

觀看日期︰2019.9.15 10:00

觀看地點︰集合地點路環恩尼斯花園(路環市區圓形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