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 檢閱五司論盡紙本
現任的第四屆特區政府五位司長,是特首崔世安 2014 年順利連任後組成的新班子。五年下來,各人表現如何大家有目共睹。今期《論盡》媒體紙本,我們在重溫五司這五年間曾面對的主要爭議同時,我們更需深究公共行政制度、問責乃至行政倫理。因為制度倘若持續不變,即使下屆五司全是新人上場,亦未可讓市民恢復對政府的信心,更遑論對新政府信任,亦新政府也難以帶來新氣象。

【經濟財政司】──澳門盤數 要如何管?

#077 檢閱五司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19年09月27日 12:12

博彩業、勞資關係乃至公共採購制度等,一直是經濟財政司範疇內最受公眾關注的議題。再者,政府每年預算支出已逾一千億,但其透明度一直為人詬病,政府也一直以「《基本法》沒此規定」為由,拒絕將重大投資公共項目提交立法會審議。

這五年間,《採購法》的公開諮詢總算完成了,質素與速度就見仁見智;《預算綱要法》也出台了,雖然候任特首賀一誠還是立法會主席時,就曾直指政府今次提交的新《預算綱要法》法案不理想,甚至比舊版更「綱要」。

梁維特曾被視為特首「黑馬」之一,最終未有參選。

梁維特曾被視為特首「黑馬」之一,最終未有參選。

博彩亂象 剪不斷理還亂?

目前對新的賭牌怎樣處理自是引人關注。但面對中美貿易戰等因素,有分析認為即使博監局早於2016年已完成「博彩業中期檢討報告」,賭牌工作如何進行至今仍未明朗。然而,撇開修改《博彩法》不說,博監這幾年也屢屢成為焦點。「多金案」後,助理檢察長陳達夫走馬上任成為博監局局長;然則,不久又爆出凱旋門高層涉嫌侵吞近億。2018年,澳門賽馬會被揭澳門由2009年、即由行政長官崔世安上任9年來未曾向政府提交過任何稅項,然後嫌虧損高達30億下,仍然獲政府准許延長合約至2042年。特首崔世安被傳媒追問時頓時「口啞」,指會轉交由經濟財政司有關同事作回應。

另外,這幾年間「賭場禁足令」在一片爭議中通過了;持牌的博彩中介人數目因各種原因不斷下跌,「博彩中介人法」2018年據講已完成業界諮詢,但仍未有下文。而路環「十三第」酒店一度傳出會有賭枱,也令人憂慮開賭會否挺進路環?

2017年,澳門被歐盟列入避稅天堂黑名單,翌年除名。

2017年,澳門被歐盟列入避稅天堂黑名單,翌年除名。

廉署亮劍 貿促局前主席被起訴

貿促局和生產力暨科技轉移中心都是經財司轄下的行政自治部門和公益法人。2018年,廉署指,貿促局在審批「重大投資移民」申請時,欠缺嚴謹的審批及查核機制、部分獲批項目投資金額過低或過於側重不動產投資;在審批「技術移民」申請時,存在審批標準欠缺嚴謹、申請人長期不在澳門以及透過虛假聘用取得臨時居留等問題。2019年,貿促局前主席張祖榮被刑事起訴。

同年,廉署的工作報告指出,截至2017年4月,生產力暨科技轉移中心 101名工作人員中,有16人之間存在父子、父女、夫妻、兄弟、姊妹等親屬關係,約佔總數15%,其中 3人已經離職。而且生產力中心無法向公署提供部分人員的聘用文件,甚至連聘用建議書及相關的批示也沒有。廉署批評生產力中心原有招聘方式過於隨意,加上有親屬關係的工作人員比例過高,難免令人產生任人唯親的質疑。

2015至2019年審計報告 經濟財政範疇相關

2015至2019年審計報告
經濟財政範疇相關

2015至2019年廉署調查(部分) 經濟財政範疇相關

2015至2019年廉署調查(部分)
經濟財政範疇相關

勞資關係 如何推進?

勞資關係方面,外僱政策、過界勞工、強制假期四選三、工會法等事情上,當局卻是要不就不面對爭議,要不就毫無寸進。最低工資方面,家務工作僱員及殘疾僱員可豁免的安排,社會上亦有不少討論。另外,政府曾承諾一行業兩工種最低工資實施三年內全面實施最低工資,多名議員批評政府承諾「甩晒底」。有議員直指,澳門是兩岸四地中最有錢,但實施最低工資就「最遲、最少、最甩漏」。社會亦批評政府對實施全面最低工資,毫無積極性。

「天鴿」之後,梁維特「托樹」協助清理垃圾的相片在網上瘋傳。然後人們就稱他「大叔」。

「天鴿」之後,梁維特「托樹」協助清理垃圾的相片在網上瘋傳。然後人們就稱他「大叔」。網絡圖片

另外,有家傭團體就反映,澳門政府的外傭政策作出了不少改變,但家傭團體都沒被諮詢,最近終於有了第一次,也很高興局方表示並非最後一次。

錢多,就會易管嗎?

經財司到底是管錢的部門。但有聲音指,特色金融說了又說,一直只聞樓梯響,究竟要等到幾時?但關鍵是這項政策的實質意義何在?當中對本澳經濟有何實在效益等,都說不清楚。

另外「廣東粵澳合作發展基金」將於年內注資200億涉大灣區基建等8個項目,基金規模可提高至1,000億人民幣,但市民不清楚外,連《澳門基本法》賦予監督政府職權的立法會都無法得知詳細情況,缺乏透明度。中葡合作發展基金方面,澳門政府已向中葡合作發展基金注資4億美元。

誠然,一些未必屬經財司層次的決定,也需經財司執行。因此,經財司在政府財政管理方面,一直被調侃是「出納」而已,而特區20年了,在法律上仍未明確實質的財政權。就此,下屆政府需要作改革,經財司應具有名符其實的財政管理權,亦同時需負起責任包括問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