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3 性教育(上)每週專題
年輕懷孕 支援哪裏尋? 根據社工局提供的數字,2014至2018年間,局方接獲尋求協助的未婚懷孕個案有16個,當中有10位未滿18歲,年紀最少的只有15歲。 有前線社工直言,社會為這些年輕媽媽提供的支援並不充足,也讓人不禁從源頭反思:我們的性教育足夠嗎?

年輕懷孕 哪裏可求助? 社工局:綜合服務一併處理

2019-09-13 性教育(上)每週專題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9年09月14日 15:15

根據社工局提供的數字,2014至2018年間,局方接獲尋求協助的未婚懷孕個案有16個,當中有10位未滿18歲,年紀最少的只有15歲。

年輕成孕 誰可支援?

《論盡》也曾去信社工局,查詢局方有關青少年未婚懷孕等問題的個案支援。在社工局回應中,只提出轄下有4個社會工作中心及一個服務分站,可以向有困難的市民提供一般性質的服務,而沒有提及有專門針對高危青少年的服務機構及所作出的措施。社工局指,當社工及心理輔導員接收相關個案後,會啟動危機評估,然後為服務使用者提供包括經濟、心理、居所、醫療及社區支援等的綜合服務。但回覆中未有詳細回應針對這類高危青少年個案的工作內容。個案的特殊狀況如何作出危機評估,以及是否有相應的協助措施,這些回應中都未有提及,因此無從得知具體及清晰的及服務內容為何。

將子女送去院舍 是唯一選擇嗎?

在處理未成年人懷孕方面,社工局亦只是重覆一般綜合服務內容,並沒有提及任何針對性的支援措施。唯一提及的就是,對於無能力撫養子女的未成年人士,局方能協助安排小孩到社工局所資助的兒童及青少年院舍中,亦即前線社工們所提及過的:母親如果生活有困難,只能放棄對孩子的撫養,而不是政府先嘗試協助這些年輕爸媽解決問題,例如為這些低收入家庭提供支援、協助他們尋找容許他們兼顧年幼子女的工作,或為有特別需要的父母增加適切的幼兒服務等——上述支援在社工局的回應中都並未提及。

社工局也表示,會與該未成年父母商討照顧子女的能力及意願,當他們未來有意重新撫養子女,局方人員會持續跟進個案,助其逐步接回及照顧子女。然而,當未成年父母決定放棄履行子女的親權,社工局也會向檢察院報告,經司法機構宣告未成年人處於可被收養的情況,隨即為未成年人開展收養程序。社工局提供的數據指出,由2014至2018年,每一年都只有一位是「自行撫養」,到2018年只有一位是「未能撫養」,期間曾有短暫使用兒青院護服務的個案亦已接小孩子回家撫養。這些均與一些前線社工所觸及的狀況似乎有相當差距。

性教育 政府會如何推動?

另外,社工局表示,會通過支持民間機構進行專項資助計劃,如2019年開展「性教育資助計劃」,一些民間機構開展了針對青少年性問題的活動,如舉辦不同的性教育活動及諮詢服務、設有微信及臉書的帳號、網上性教育平台專頁等,向兒童及青少年提供正確的性知識。

局方又表示,對於懷疑遭受家暴(性侵個案),而未能由家人提供照顧的0至21歲個案,社工局在評估後可以幫忙安排使用兒青院舍服務。院舍中會為院童提供性教育活動,但除此以外的具針對性的協助措施則未有提及。或者,仍是包含在其不同範疇的一般性服務之中,如戒毒服務中會為未婚懷孕、感染性病和HIV感染的個案提供相關支援,如婦科檢查、短期住宿等服務。

X
請支持論盡走下去!新聞自由是靠全民來維護的。
支持捐款︰aamacau.com/don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