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 檢閱五司築城危言藝文爛鬼樓論盡紙本
現任的第四屆特區政府五位司長,是特首崔世安 2014 年順利連任後組成的新班子。五年下來,各人表現如何大家有目共睹。今期《論盡》媒體紙本,我們在重溫五司這五年間曾面對的主要爭議同時,我們更需深究公共行政制度、問責乃至行政倫理。因為制度倘若持續不變,即使下屆五司全是新人上場,亦未可讓市民恢復對政府的信心,更遑論對新政府信任,亦新政府也難以帶來新氣象。

賀一誠先生,你會買票到黑盒劇場看場戲嗎?

#077 檢閱五司築城危言藝文爛鬼樓論盡紙本

文:小草

時間:2019年09月4日 12:12

也可以是環境劇場,也可以是海事工房,或是工廈、舊法院的黑盒劇場。賀一誠先生——不是為了選舉,不是為了握手合照——你會願意買張票,去了解一下選擇在這些場地演出的藝團想說甚麼嗎?

 

相片摘自:《賀一誠︰資助文化事業不應仙女散花》

 

你是候任特首了,賀一誠先生。記得自澳門特區成立以來,從來沒有特首走進過黑盒劇場,環境劇場更是稀少。我好奇,究竟回歸二十年,有多少位特首與社會文化司知道這些在黑盒劇場、在非正式場地演出的藝團究竟在做甚麼,想說甚麼?確實,文化中心冷氣勁,座位多;有歐洲的古典樂團來此演奏、有國際的芭蕾舞團上台起舞,也有國家的劇團在此粉墨登場……很好,當然都很好,但這些國際知名的藝團甚少從澳門的角度講好澳門的故事。而有一群人,不選擇這高大上的舞台,就選擇在巴士、在舊建築、在街頭演出——他們不是在說《鏡海魂》,而是在說另一種對澳門的思考。賀一誠先生,你知道他們在說甚麼故事,又為甚麼堅持用這樣的方式去說故事嗎?

當然,賀先生你大可一句「沒時間」、「藝術嘅嘢我唔識」而斷言回絕,然後繼續說「推動文化事業」、「保持和發展澳門城市在文化上的多元性」。就算是多位曾主管社會文化司的人,我也不曾在黑盒劇場、環境劇場遇見過。就正如即使澳門政府投入了一千六百多萬籌備了「藝文薈澳」,「藝術我識條鐡」仍是很多市民的心聲。官員在「藝文薈澳」的Banner前拍了一張又一張的大合照,很好,而最後歷史會如何記下這件事?是官員與藝術家的合照?是遊客數字的增長?社會投入的資金?這一千多萬帶來的藝術成效究竟如何評估,我不知道。

賀先生,你在選舉前曾與「澳門中華文化聯誼會」等文化團體代表見面了——我看到合照了,上面寫着「與會者重點關注文化藝術界的議題,包括:活動場地、項目資助、硬件配套、文化推廣、空間活化等議題」。但賀生,你有看演出嗎?藝文的資助、配套、推廣當然重要,但有一班人對澳門、對生活、對表達的方式懷抱着怎樣的想象與感受也同樣重要。希望你來看表演,不是為了討資助,也不是想攀關係,而是希望即將登上特首之位的你能夠知道澳門有這一班聲音存在,兼聽則明;希望除了在會議室與座談會這些「你的主場」之外,你也能來來藝文界的各個主場,感受這些透過肢體、燈光、音樂等想表達聲音。

相片來源:賀一誠競選辦公室

 

曾任立法會主席的你想必也深知,由「文化及體育界」間選出身的張立群和陳澤武兩位議員有多大程度上能代表澳門的文化界,又多大程度上為文化界發聲。事實上就是有一班人,不屬任何社團,不為登上文化中心高大上的舞台,只是單純相信人人都有權接觸藝術,透過藝術讓社區凝聚,單純想說澳門的故事。有一班人正為在澳門開拓更多文化中心以外、屬於街頭社區的選項,為豐富澳門而不斷努力發聲,也一直希望能被聽見。賀先生,約四個月後,你將宣誓成為澳門特區的新任特首。此前或今後,可會有機會在黑盒/環境劇場遇見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