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當賭場會移動論盡紙本
  當賭場會移動,這些「移動賭場」對澳門影響有多大?不知道。在香港、台灣、內地,媒體和學術機構不時會討論網賭或網上遊戲「課金」等問題,但在澳門均很少觸及,只有間中警方破獲「外圍賭波」或「偽基站」時才有所聞。全面的研究更是欠缺。   欠缺曝光,問題亦一直隱藏;公眾的警覺也會變弱。到最後,究竟是「沒問題」,還是只是「沒把問題說出來」?   有人提出,這些「移動賭場」問題涉及跨境,雖然國家與別國政府去商討,澳門又能做甚麼?或許今次正正顯示,在互聯網的世界中,澳門人有可能會被點名,也有可能因網賭成癮;作為世界知名的賭城,作為資訊流通的地方,即使法例禁止網賭,我們也沒可能將網賭的問題從生活隔絕,獨善其身。

跨境博彩令資金外流 澳門賭廳成焦點?

#076 當賭場會移動論盡紙本

文:論盡

時間:2019年08月23日 10:10

澳門太陽城於今年7月被內地官媒點名批評,指「周焯華控制的菲律賓和柬埔寨太陽城網絡賭博平台,賭場和網絡服務器設在境外,賭客主要集中在中國內地。中國賭客借助視頻遠程下注,片刻見輸贏,足不出戶就可實現在境外參賭」,又指其網絡賭博「在大陸每年的賭注額在萬億元以上,相當於中國彩票年收入的近兩倍,其每年盈利更是高達數百億元,這些資金通過地下錢莊流向境外⋯⋯專家稱之為綻放在中國的網絡賭博『最大罌粟花』,認為其對中國社會經濟秩序和金融安全產生了巨大危害,應當引起監管部門的高度重視。」

事情並未就此告一段落。今年8月,中國駐菲律賓大使館亦發出聲明,直指「菲律賓實體賭場和線上博彩公司大多將主要客戶目標對準中國公民,大量非法招募僱傭了中國公民來菲為其工作,菲方公司多數情況下沒有為中國籍員工辦理必要合法工作手續,甚至誘騙中國公民持旅遊簽證來菲非法工作。」

聲明亦提到「菲律賓的實體賭場和線上博彩公司使大量資金流出中國,非法流入菲律賓,涉及通過『地下錢莊』跨境洗錢等一系列犯罪,對中國金融監管和金融安全造成負面影響。據保守估計,每年因此非法流入菲律賓的中國資金數以億人民幣計」。又指,「有關分析人員認為,部分非法涉賭博資金已被用於購買菲當地房地產和進行其他投資。」「大量中國公民被菲線上博彩公司誘惑參與非法賭博,在中國國內引發了大量違法犯罪案件,特別是一些賭博犯罪和電信詐騙相勾連,給當事人自身及其家庭帶來巨大傷害,導致一系列社會問題。」 

有傳媒報道,有多位博彩業界人士表示,過去在澳門和其他地區都有業務的博彩中介,一直都可在澳門為豪賭客在海外的下注提供結算服務。

有傳媒報道,有多位博彩業界人士表示,過去在澳門和其他地區都有業務的博彩中介,一直都可在澳門為豪賭客在海外的下注提供結算服務。資料圖片

與此同時,有傳媒報道,有多位博彩業界人士表示,過去在澳門和其他地區都有業務的博彩中介,一直都可在澳門為豪賭客在海外的下注提供結算服務。賭客可以透過中介在澳門的業務存錢以作博彩,有關中介則讓賭客在海外提款下注,賭局的結賬則在澳門進行;但博監局自8月1日開始已禁止博彩中介人以澳門作為其他地方的貴賓廳博彩業務作跨境結算。有分析指,有相關規定是由於內地正收緊主要吸引中國國民的跨境賭博活動,其他打擊行動則包括搗破地下錢莊等。

對此,博監局回覆本媒查詢時就表示,「作為博彩業的主要監管機構,博監局持續透過不同方式,持續提醒業界須嚴格遵守本澳博彩相關法律的規定及本局發出的行業指引。基此,博監局早前便一如以往,透過公函再次提醒博彩中介人在娛樂場進行博彩中介業務時須注意的各類事項,不斷提升業界的守法意識,確保博彩業是按照『適度規模、規範管理、健康發展』的原則下有序發展。」

資金外流 國家監管

網絡賭場不算新鮮事,但官媒一開火,非同小可。關注之一,是為何突然發咁大火?

澳門商業經濟學學者蕭志成認為,每個政府都有成本效益的分析。如交易量少、成本相對高,還有地緣政治、區域經濟和政治等考量,「採取監管行動可能效益不大,全世界都是這樣。」但當到某一個程度,政府就會採取行動,收緊監管。「在2008年時,國家由於全球金融海嘯推出了四萬億的振興經濟方案,當時監管出現了一些不太理想的情況,有大量的所謂資本外流,根據一些不太合法的途徑流了去香港澳門,令港澳的樓市一直上升。當中一部分的資金來了澳門,令澳門的博彩業一直上升。現在中美貿易戰,特別是2014年習主席正式清理國家反貪腐、反奢華的行為,就算在中美貿易戰放寬銀根,我們也見到有同步的措施監管資金外流。」

澳門商業經濟學學者蕭志成認為,每個政府都有成本效益的分析。

澳門商業經濟學學者蕭志成認為,每個政府都有成本效益的分析。

他坦言,不清楚經由網絡賭場流向國外的資金量,但他亦指,在網絡世界有甚麼資金滙出了去國外,相信國家有監管。話說在澳門,經營網絡賭場並不合法,但在一些東南亞國家則屬合法,有意見覺得,錢於是流向外國,而非澳門,蕭志成就覺得:「會有,但程度上,據我自己觀察,未必太大。如果太大的金額,我相信國家一定會採取監管措施。」「如國內的資金流出國外而令國家的貨幣、金融政策受損時,他們不會只監管澳門,而讓資金流向東南亞。這在行政的處理上,我自己認為(兩者)是會一致的。」

所以這問題要由國與國的政府之間商討?有媒體亦報道,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或將與國家主席習近平會見,期間或有可能談到跨境博彩的問題。蕭志成認同,並以北韓為例:「他們為了吸引國內的賭客,開了些賭場,最後國家和北韓之間的協調,在北韓的賭場亦要關閉。」

蕭:澳門網賭合法化不可行

所謂「肥水不流別人田」,早前亦有香港傳媒探討,澳門賭牌重新競投在即,網絡賭場有冇得諗?蕭志成指,無可否認東南亞很多國家因為實體博彩的規模遠不及澳門和新加坡,所以為了開源、徵收博彩稅,就開始發展網絡賭場。「但澳門實體博彩咁龐大時,如加上網上博彩,稅收能增加多少?我自己有疑問,而有了網上博彩後,對澳門實體博彩的形象會否產生負面影響,是政府監管不了的?」

他又指,現在實體賭場已有三千億 賭收,澳門政府財政壓力並不大,所以在整體考量上,網絡賭場未是一個適合的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