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當賭場會移動論盡紙本
  當賭場會移動,這些「移動賭場」對澳門影響有多大?不知道。在香港、台灣、內地,媒體和學術機構不時會討論網賭或網上遊戲「課金」等問題,但在澳門均很少觸及,只有間中警方破獲「外圍賭波」或「偽基站」時才有所聞。全面的研究更是欠缺。   欠缺曝光,問題亦一直隱藏;公眾的警覺也會變弱。到最後,究竟是「沒問題」,還是只是「沒把問題說出來」?   有人提出,這些「移動賭場」問題涉及跨境,雖然國家與別國政府去商討,澳門又能做甚麼?或許今次正正顯示,在互聯網的世界中,澳門人有可能會被點名,也有可能因網賭成癮;作為世界知名的賭城,作為資訊流通的地方,即使法例禁止網賭,我們也沒可能將網賭的問題從生活隔絕,獨善其身。

網賭隱閉度高 現欠缺研究 逸安社:有研究才能有建議

#076 當賭場會移動論盡紙本

文:論盡

時間:2019年08月23日 10:10

有外國研究發現,與傳統線下賭博相比,網上賭博更易上癮。在一份澳洲全國調查當中,發現當地只有0.9%的傳統賭客成為問題賭徒,但網上賭客的相應比率卻達到2.7%,是前者的三倍。

澳門有多少人是網上賭博成癮?根據社工局的中央登記數字,在2018年的133個求助個案中,參與網上投注的有2.28%,比2016年的0.93%急升;另外,在澳門有合法網上投注的足球/籃球博彩佔9.13%,是各種博彩類型中第二高,僅次於百家樂。

但在賭博行為有隱閉化的趨勢下,上述數據顯然只能僅作參考。究竟整體的情況如何,澳門亦欠缺全面研究。逸安負責任博彩輔導中心主任Saka表示,網上博彩是近年才開始漸受關注,「所以這方面的研究,澳門是很少的。」「要做研究,然後發現到甚麼問題,才可以提出建議。」

有外國研究發現,與傳統線下賭博相比,網上賭博更易上癮。

有外國研究發現,與傳統線下賭博相比,網上賭博更易上癮。資料圖片

隨時隨地可下注 

Saka表示,參考香港和台灣的研究,參與網絡博彩然後成癮有上升的可能,而現時網上賭博的渠道有很多,加上人人都有手機,上網方便;網上很容易就得到資訊,不少賭博App也可免費下載。她們自己都有試過到博彩網站了解。「很容易登記,登記之後會送虛擬代幣給你玩。付款方式很多樣化,微訊又可,支付寶又可、網上銀行又得、信用卡又得,很容易就可付錢買代幣去賭。」

「最大的問題是,你付一百元,他可給你一千個虛擬代幣。一直玩一直玩就會不自覺地越付越多,因為你不覺得那些是錢,是代幣,虛擬的,就沒有真實用錢的感覺,金錢管理就會不太足夠。」

逸安社中心主任SAKA。

逸安社中心主任SAKA。資料圖片

遊戲/賭錢難分清

這些網站或App通常要登記個人資料,例如身份證、年齡等,但很多時虛報也沒問題。換言之,即使是未成年人要在網賭錢也不是難事,而且一日廿四小時都可以賭。另外,一些需要「課金」的網上遊戲其實亦有賭博成份,讓人很易混淆。「網上遊戲用錢買遊戲代幣,再用代幣買武器提高了攻擊力,贏了後可以賣走(武器),就可以拿到代幣,又可以換返錢。還有拿代幣去抽獎。抽獎就是抽裝備,抽到又是拿去賣,這樣的一個循環其實已是賭博。」

有外國研究發現,與傳統線下賭博相比,網上賭博更易上癮。

有外國研究發現,與傳統線下賭博相比,網上賭博更易上癮。Photo by Chris Liverani on Unsplash

「很多人都分不清是網上遊戲還是網上賭博,可能這也是以後要宣傳的一個方面,讓人清晰網上遊戲也可能是賭博的一種。」

Saka指,雖然現時澳門有進入賭場的年齡限制,也有「禁足令」,但另邊廂,網上賭博很容易就可以接觸到,也可隨時隨地下注,令人關注賭博年輕化、隱性化的問題,而現在澳門缺乏這方面的研究。「因為可以在家,或無論哪一個地方都可以用自己手機玩,就不像賭場可以做到統計。」

逸安社的社工、輔導員會去娛樂場休息室推廣負責任博彩。Saka表示,她們在現場可根據對方的行為和表情,識別有哪些是賭博失調人士,但網上賭博則較難「我們去到博企的員工休息室,做駐場。我們都發現中場休息時他們都會在休息室玩手機遊戲,或網上賭博,都會留意到。」所以她們都希望可以從博彩從業員開始,研究現時網上遊戲或網上賭博有哪些影響,「我們將來都會做這些研究。」

被呈報賭博失調人士之賭博情況(部分)

被呈報賭博失調人士之賭博情況(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