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當賭場會移動論盡紙本
  當賭場會移動,這些「移動賭場」對澳門影響有多大?不知道。在香港、台灣、內地,媒體和學術機構不時會討論網賭或網上遊戲「課金」等問題,但在澳門均很少觸及,只有間中警方破獲「外圍賭波」或「偽基站」時才有所聞。全面的研究更是欠缺。   欠缺曝光,問題亦一直隱藏;公眾的警覺也會變弱。到最後,究竟是「沒問題」,還是只是「沒把問題說出來」?   有人提出,這些「移動賭場」問題涉及跨境,雖然國家與別國政府去商討,澳門又能做甚麼?或許今次正正顯示,在互聯網的世界中,澳門人有可能會被點名,也有可能因網賭成癮;作為世界知名的賭城,作為資訊流通的地方,即使法例禁止網賭,我們也沒可能將網賭的問題從生活隔絕,獨善其身。

網絡賭場好賺錢?

#076 當賭場會移動論盡紙本

文:論盡

時間:2019年08月23日 10:10

網絡賭場的形式、範圍廣闊:由非法經營的、冒認正規賭場、以遊戲為主、合法的、網站的、應用程式的等等等等。

網上賭場賺好多?有博彩業人士指,過去十年或十年前,搞網上賭場利錢可以甚豐,但現時面對中央政府施壓,網賭受到的打擊仍要觀察。

業內人士:網賭可以好好賺

有博彩業人士指,過去十年或十年前,網絡賭場是新鮮事,很多人都會有種好奇感。「當時又很多人對澳門都不算很熟,但網上可以賭,說甚麼『澳門某某賭場』之類的,做到真的一樣。有一兩年左右吧,是很多的。有人曾輸到『傾家蕩產』,當然他們所謂的傾家蕩產是一兩千萬左右吧,但已很厲害,中國咁大,咁多人上網賭。」

「那時也聽見一些著名的網上賭場——即現在都變曬實體廳主——很短時間、一兩年內賺十億,是很正常的事,很普通。」

他指,那時網上賭場招客是派「艇仔」去找人賭。「艇仔」先約朋友出來食飯揼骨打麻雀,「然後說好悶,不如玩網上啦。其實那是艇仔。他就拿電腦上網示範,說可如何如何贏錢。他當然賺傭金,順便放貴利。」

網上賭場成本低,而且不一定是正規賭博。「隔着幾千公里,那個是否正規賭場都不一定。隨便找個位置放個像賭場的佈景板,有人在派牌,很多人就以為是真的了。網上賭場不騙你也對不起自己吧。所以可說網上賭場的賭局絕大部分都是假的,尤其是過關時收到的短訊。甚麼『六大賭場攜手』,百分之一百是假的。」

網絡賭場的形式、範圍廣闊:由非法經營的、冒認正規賭場、以遊戲為主、合法的、網站的、應用程式的等等等等。

網絡賭場的形式、範圍廣闊:由非法經營的、冒認正規賭場、以遊戲為主、合法的、網站的、應用程式的等等等等。資料圖片

IT人士:跨境難追查

有在博彩業從事IT的人士也表示,六大博企每幾個月都會發現冒認自己的網站,「有啲仲靚過真嗰個。」這些網站很多都寫簡體字,支付方式也明顯針對內地客。「通常有銀聯,但最多的都是支付寶和微信。」「網站客服會給你一個QR CODE,用微信嘟完後就要付錢。對方多是一些『乜乜鞋店』、『汕頭乜乜珠寶店』或『陽江乜乜服裝店』之類,即找些『艇仔』幫他接數,過數成功後客服就會通知你。所以可能有些『艇仔』也是內地人。」

他坦言,不論是否冒認本地賭場的非法網站,或是菲律賓/柬埔寨等地方的合法博彩網站,自賭客在那過數的一刻起,賭客的私隱已沒有保障,「微信、支付寶都是實名制的。」因為不見得一個非法網站會花資源去加密保護客戶的個人資料,或當地部門有否初實監管。「黑客很簡單,就看網站有沒有很明顯的漏洞,有的話,搵個阿婆都HACK 到。」

澳門沒有這方面的網絡審查。而在內地,當局可以屏蔽這些網站,但顯然做得不算徹底,一個不留;而這些網站也總有辦法逃避偵查。「例如不想網上賭場公諸於世,就開個論壇。參加者要提供資料,或有人介紹,才放你在初級區觀察,慢慢證明到不是『鬼』,才告訴你IP。」該名人士又指,要設立一個網上賭場並非難事,成本也低,加上侍服器可設在一個監管薄弱的國家,令追究變得困難。「你找到網站的老闆嗎?甚麼資料都沒有,你怎找到他?除非找到侍服器的實體位置,但也可能是在別的國家,你跟人家有沒有司法協議?」

澳門非法網賭會「死灰復燃」嗎?

有博彩業內人士認為,雖然現在中央政府施壓,但澳門的博彩業經營者或賭廳經營者有優勢,「殺頭生意都有人做,蝕本的才沒人做。」而目前停止相關運作,打擊有多大、會持續多久很難確定,只能說短期影響一定有。「如同樣條件不變,任何人都會搵到應變的方法。至於如何應變,就真的不知道了。」但他亦認為,網絡賭場雖然利潤好,但始終不及實體賭場,不會有人為了網賭而放棄實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