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當賭場會移動論盡紙本
  當賭場會移動,這些「移動賭場」對澳門影響有多大?不知道。在香港、台灣、內地,媒體和學術機構不時會討論網賭或網上遊戲「課金」等問題,但在澳門均很少觸及,只有間中警方破獲「外圍賭波」或「偽基站」時才有所聞。全面的研究更是欠缺。   欠缺曝光,問題亦一直隱藏;公眾的警覺也會變弱。到最後,究竟是「沒問題」,還是只是「沒把問題說出來」?   有人提出,這些「移動賭場」問題涉及跨境,雖然國家與別國政府去商討,澳門又能做甚麼?或許今次正正顯示,在互聯網的世界中,澳門人有可能會被點名,也有可能因網賭成癮;作為世界知名的賭城,作為資訊流通的地方,即使法例禁止網賭,我們也沒可能將網賭的問題從生活隔絕,獨善其身。

當賭場會移動⋯⋯

#076 當賭場會移動論盡紙本

文:論盡者言

時間:2019年08月23日 10:10

金沙是澳門賭權開放後首家在澳門開設的美資賭場。

金沙是澳門賭權開放後首家在澳門開設的美資賭場。資料圖片

2019年3月,香港《星島日報》報道,隨着中國政府加大打擊貪腐力道,許多玩家轉而尋求查緝不易的網上賭博方式,而菲律賓此時批准大量網上賭場執照,帶動該國網上博彩業興盛發展。2019年7月,《日經亞洲評論》報道,有分析預期該國今年網賭公司的收入超過80億披索(近12億港元)。

2019年5月,內地《新華每日電訊》報道,福建警方破獲一跨境賭博案件,主犯之一的王某供稱,把賭博公司開設在緬甸和柬埔寨,網站服務器也設在國外。據報道指,涉及參賭人員5萬餘人,累計投注金額高達50餘億人萬幣。

2019年7月8日,內地《經濟參考報》發表《「最大罌粟花」侵入 特大國際網絡賭博平台深度滲透國內》的報道,點名批評澳門太陽城集團負責人周焯華,又指太陽城網絡賭博平台「近期平均每月來自中國內地的投注金額高達1000億元以上,一年的投注額在萬億元以上。」

2019年7月29日,越南破非法網上賭博集團,拘捕380華人,他們涉嫌為中國賭客提供線上賭博平台,涉及的金額估計達4億3千6百多萬美元。

2019年8月8日,中國駐菲律賓大使館發言人就「菲律賓賭博業涉及中國公民事」發表談話⋯⋯

在全球化的今日,服務、資訊、資金或財貨都在移動。分別只在於,為何移動?如何移動? 在文化地理學者Peter Adey所著的《移動》提到,在犯罪學領域,移動性也涉及政治和經濟,政策和管制會啟動和塑造移動性。移動性議題也被視為待解決的基本問題。

而事實上,上述提到的新聞都並非近期才突然發生的事。2016年10月,《紐約時報》就曾以「中國反腐目標轉向海外賭場,博彩業有點慌」為題作報道。2019年5月,內地《新京報》報道,公安部自1月22日起在全國開展「淨網2019」專項行動打擊網賭。其標題提到「一天流水上億?有人一個月輸1400萬」。

顯而易見的是,內地政府不斷打擊網賭。箇中原因,資金流失固然是其一,但因網賭出現的社會及家庭問題亦同樣令人關注。而在今日資訊流通的年代,人人手執智能手機,有互聯網聯繫(翻牆亦不難);要賭錢,確實再不用親身到路氹賭場,因為「賭場」會移動——一日24小時,隨時隨地有手機就可以下注。

曾有報導提到,香港賽馬會的在2015/16及2016/17財政年度的總投注額有約六成也是經網上投注。

當賭場會移動,這些「移動賭場」對澳門影響有多大?不知道。在香港、台灣、內地,媒體和學術機構不時會討論網賭或網上遊戲「課金」等問題,但在澳門均很少觸及,只有間中警方破獲「外圍賭波」或「偽基站」時才有所聞。全面的研究更是欠缺。

欠缺曝光,問題亦一直隱藏;公眾的警覺也會變弱。到最後,究竟是「沒問題」,還是只是「沒把問題說出來」?

有人提出,這些「移動賭場」問題涉及跨境,雖然國家與別國政府去商討,澳門又能做甚麼?或許今次正正顯示,在互聯網的世界中,澳門人有可能會被點名,也有可能因網賭成癮;作為世界知名的賭城,作為資訊流通的地方,即使法例禁止網賭,我們也沒可能將網賭的問題從生活隔絕,獨善其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