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當賭場會移動論盡紙本
  當賭場會移動,這些「移動賭場」對澳門影響有多大?不知道。在香港、台灣、內地,媒體和學術機構不時會討論網賭或網上遊戲「課金」等問題,但在澳門均很少觸及,只有間中警方破獲「外圍賭波」或「偽基站」時才有所聞。全面的研究更是欠缺。   欠缺曝光,問題亦一直隱藏;公眾的警覺也會變弱。到最後,究竟是「沒問題」,還是只是「沒把問題說出來」?   有人提出,這些「移動賭場」問題涉及跨境,雖然國家與別國政府去商討,澳門又能做甚麼?或許今次正正顯示,在互聯網的世界中,澳門人有可能會被點名,也有可能因網賭成癮;作為世界知名的賭城,作為資訊流通的地方,即使法例禁止網賭,我們也沒可能將網賭的問題從生活隔絕,獨善其身。

打擊跨境網賭 要向鄰國施壓 也向澳門施壓?

#076 當賭場會移動論盡紙本

文:論盡

時間:2019年08月23日 10:10

內地官媒早前「特大國際網絡賭博平台深度滲透國內」的文章在本地亦引起不少關注。澳門娛樂博彩業中介人協會理事林繼光認為,許多網賭都在外國經營,要打擊就要靠國與國之間的政府互相溝通,猜測現時官媒是向澳門的博彩業經營者施壓,令澳門博彩業經營者不去提供幫助。

他又指,在政府已明確表態的情況下,估計不少人在網上經營的意願已不高,「除非他們願意放棄中介人的業務,但我睇冇乜可能性。」又表示,網上賭博難做大客。若澳門開設網絡賭場,亦將對周邊行業做成負面影響。

不少看法都指,賭廳與網上賭場很容易會與「洗黑錢」掛勾。林繼光表示,以前監管薄弱時或許有類似情況,但近年規管都收緊了。

不少看法都指,賭廳與網上賭場很容易會與「洗黑錢」掛勾。林繼光表示,以前監管薄弱時或許有類似情況,但近年規管都收緊了。資料圖片

網賭平台跨境滲透 打擊靠國家施壓?

不少看法都指,賭廳與網上賭場很容易會與「洗黑錢」掛勾。林繼光表示,以前監管薄弱時或許有類似情況,但近年規管都收緊了,「靠在賭場賭錢開票洗錢,機會是沒有的,百分之一百沒有,沒可能的。」網上賭場呢?他覺得更難證明錢是「乾淨」的:「你怎樣證明錢是從網站贏回來的?網站不會開證明給你,說你是在網站贏了。就算網站願意開,銀行未必肯受。」

但確有不少錢隨網賭流走。有指,網絡博彩觸及中央政府的神經,原因是中美貿易戰令國內更關注資金流失的情況。林繼光認為,網上平台讓全民可賭,而這些網絡平台大多在國外,可令國內資金滙川成河地流失。「(博彩網站)當然很多客。一個人賭一百, 一萬個人就是一百萬。」而事關國與國之間的事,他指,澳門在當中可以做的事不多。「暫時這樣。首先是地緣,中國除了自己國家的領土,包括港澳,其他地方是沒有管治權,其他地方做不做虛擬賭場是其他地方自己的權力。」「只能向澳門的博彩業經營者施壓,等澳門博彩業經營者不去提供幫助。」

今年7月底,越南警方扣留超過380名中國人,他們涉嫌與當地最大型的地下網上賭博集團有關;8月初,中國駐菲律賓大使館亦就「菲律賓賭博業涉及中國公民事」「發表談話」。林繼光揣測,中國境內是屏蔽不了所有網上賭場,於是向外國施加壓力。「如果可以(全屏蔽)的話,根本不用跟其他人說那麼多。你早上開(網賭),我下午去抓人兼封艇,充公賭資賭款,多好。」

「虛擬賭場無遠弗屆,就像天下雨,無論你怎樣阻擋,總會有罅隙滲水進去泥土。」

澳門娛樂博彩業中介人協會理事林繼光。

澳門娛樂博彩業中介人協會理事林繼光。

林:網賭不適合澳門

但林繼光指,不見得澳門很多賭廳對網博生意有濃厚興趣,因為做不了大客。「賭錢是買對就有錢,買錯就『殺』,每一個賭局都要思考。但網賭向全世界接受投注,不可能等,一個客在馬來西亞、一個客在中國內地、一個在冰島、一個在印度,於是網上賭場只會機械式派牌,有軟件會自動計數;很快,不用等,也不能等。你想想,賭大錢,一兩百元就沒所謂,一兩千, 一兩萬一局的,你會否在這些網上賭場這樣賭?」

他表示,網賭每個下注不多,賺錢就靠客量令投注額「積小成多」。「但留得到這一萬個客嗎?是很大的疑問。贏錢就回去賭,人人都是;但輸錢就會搬,去第二個網站賭。網上賭場也不只你一個。」加上在政府已明確表態的情況下,估計不少人在網上經營的意願已不高,「除非他們願意放棄中介人的業務,但我睇冇乜可能性。」

而另一個他不贊成澳門發展網賭的原因,是虛擬賭場會影響實體賭場及博彩周邊行業。「虛擬最簡單,不用舟車勞頓。以前不敢賭虛擬、賭得唔大是因為怕你騙我,如現在受政府監管,又有實體又有虛擬,慢慢慢慢就會變成全部虛擬。那就不用聘請很多人,澳門就大件事了。」「澳門開賭,除了政府有稅收,最主要希望博彩業帶動百行百業。」

他又指,現在不少網上賭場都是冒認澳門博企和賭廳。「『澳門四大賭廳』攜手乜乜乜,一睇就知沒可能;或『六大持牌公司聯營』,一睇就知沒可能,但不是每個賭客都像我們這樣了解內情。有的賭客真是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