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當賭場會移動論盡紙本
  當賭場會移動,這些「移動賭場」對澳門影響有多大?不知道。在香港、台灣、內地,媒體和學術機構不時會討論網賭或網上遊戲「課金」等問題,但在澳門均很少觸及,只有間中警方破獲「外圍賭波」或「偽基站」時才有所聞。全面的研究更是欠缺。   欠缺曝光,問題亦一直隱藏;公眾的警覺也會變弱。到最後,究竟是「沒問題」,還是只是「沒把問題說出來」?   有人提出,這些「移動賭場」問題涉及跨境,雖然國家與別國政府去商討,澳門又能做甚麼?或許今次正正顯示,在互聯網的世界中,澳門人有可能會被點名,也有可能因網賭成癮;作為世界知名的賭城,作為資訊流通的地方,即使法例禁止網賭,我們也沒可能將網賭的問題從生活隔絕,獨善其身。

【來論】從網賭「止血」 ——淺析如何降低跨境網賭之影響

#076 當賭場會移動論盡紙本

文:思樂冰

時間:2019年08月23日 10:10

最近一則新聞提到,某網絡賭博平台一年的投注額在萬億人民幣以上,相當於中國彩票年收入近兩倍,其每年盈利更是高達數百億人民幣。而現實中的網絡賭場,又豈止媒體提及的這一?有傳媒報道,菲律賓國營的菲律賓娛樂博彩公司(PAGCOR)主席多明哥(Andrea Domingo)今年3月就曾指出,近幾年他們掃蕩的非法營運的賭博網站,數量就高達30,000家。而這30,000間賭場,是全世界的人都可去賭,包括中國人。這些網站除了每日收到的投注額可觀,國際社會漏掉的稅收、網賭引起的社會問題亦同樣令人關注。

不法網賭盛行 因打擊缺位

網上賭場會盛行,某程度上是因為存在需求。很多賭客會冒險在網上賭,是因為這些網絡賭場的門檻比較低,賭場莊家抽的佣金比較少、下注前不用換錢,也方便足不出戶、不用親身來澳門才可賭錢等等。無地域界限是非常有吸引力的賭場服務營銷策略,但賭客乃至社會的風險也有不少。前線賭博輔導的經驗告訴我,最嚴重的問題賭徒是由「篤數」開始。有個案曾反映:「例如口頭叫價下注,這樣的博彩行為風險很高,因為有些人根本沒有賭本,卻充大頭鬼走去『篤數』,之後欠債、九出十三歸、連本帶利、利疊利⋯⋯」

網上賭場會盛行,某程度上是因為存在需求。

網上賭場會盛行,某程度上是因為存在需求。網路圖片

不法的跨國網絡博彩網站令國際社會都很頭痛。一方面,國家自己的法律只能規範自己境內的網絡營運商的紀律行為;而在這個賭博結合科技資訊爆炸的年代,新型的博彩方式跨越國界地運作,很多時在某地是完全合法,但卻使得另一國人民的血汗錢流光。例如在中國內地,雖然網絡賭場屬於非法,網站會被屏蔽,但因為有翻牆軟件,賭客可以輕易「翻牆」到海外的博彩網站下注。對於國家來說,非法網上賭場這種地下作業的危險之處,在於無論賭局誰勝誰負,人民的錢和社會稅收都會流走到國境之外。政府若不大力打擊,不但年中不少中國人的血汗錢會輸光,很多潛藏問題也會因而在地下發生,而且將會是「四輸」:賭徒輸、博企輸(一直依法營運、依法繳納高額賭稅、且投資巨額於各項建設)、社會輸(社會問題)、國家輸(公帑和稅收)。

在筆者看來,大部份賭博問題的原因,是社會不同的持份者之功能缺失也是引致。在網上賭博是合法的澳洲,澳洲政府也因網路賭場得到豐厚的稅收,但警方依然有專責的「電訊科技罪行刑警」,打擊網絡賭場類型的工作做得雷厲風行。但在澳門或內地不常見有發揮作用的類似設計。而據筆者所見,澳門現時的大學課程甚少覆蓋到如何偵查跨國組織的網路賭博及相關罪行、數碼法證等問題。

求助數字偏低 因負責任博彩力度不足

除了上述提到的「四輸」之外,現在最迫切的是真實需要幫助的人口數字往往被低估。一方面,這是源於社會強調個人的責任。就連社工系的學生若未透過深層次剖析,都會認為「賭博是賭徒的個人問題」,而卻沒有透視造成問題的社會結構。不少案例由於這種社會污名化、在求助過程中經歷不被信任的經驗、得不到公平的對待時,不敢求助;加上個案賭博成癮、利疊利等,所衍生的問題互相影響,形成惡性循環。

再者,甚少見本地輔導中心和社工反映上述「篤數」案例研究的情況。如當事人因未有專業人士及時提供協助,犯罪集團往往就是利用這時機,引誘當事人協助有組織的犯罪,令其泥足深陷,問題就更一發不可收拾。

當然,這也關乎澳門政府對負責任博彩的要求不足。在澳門,於博彩中介擔任賭場場面職務的員工身處高賭博成癮風險的工作環境。雖然第10/2012號法律《規範進入娛樂場和在場內工作及博彩的條件》有規定,在娛樂場內工作的博彩中介人的僱員除非是執行職務、春節首三日及特定原因,否則不能進入賭場,澳門也有「自我隔離」和「由第三者提供隔離」等政策,但政府對推廣負責任博彩所要求的闊度及深度仍然薄弱。

反觀在澳洲,每一位場面或後枱,總之與「賭博」直接或周邊工作有關的員工都有負責任博彩及洗黑錢的培訓。試想想,其嚴謹程度是網絡賭場機械人及相關的配件製造商的員工,都要有負責任博彩證書才能上崗。這樣發現問題的機會和啟動協助問題賭徒的機會大大提升,因為負責任博彩培訓主要是公共衛生心理健康及早預防的角度出發。

所以,筆者認為澳門(中國)政府的情況比澳洲更差。現在使用可以上網的手機和電腦已經成為生活必需。而賭博網站常常可以自動彈出廣告,情況就好像無過濾食水,要吸引人到網站賭錢之容易可想而知。長此下去,社會未來要投放於治療的資金更難想象。

網上流傳的「線上賭場」廣告。

網上流傳的「線上賭場」廣告。網路圖片

如何防止不法網賭 開放討論

澳洲的網上賭場是合法經營,美國電視台也曾現場直播撲克牌比賽。當然筆者不鼓勵這樣的做法,而是想討論博彩與網絡合作發展的考慮。電視台直播後一度也帶動演藝事業蓬勃發展。澳門現時也有唯一的一間合法的博彩網站——賭波投注網站。所以筆者認為,問題在於能否用澳門的法例將博彩中介人的網上賭場納入規管範圍和收稅;以公開、公正、公平的方式投標,有效地增加網絡運營商的過濾軟件和負責任博彩資訊平台等的工具,配合銀行電子貨幣偵測流向以防範洗黑錢等。這效果同樣是打擊相關犯罪。

總結而言,政府兩手要持有兩個武器:一邊手持「潤滑劑」,即以關懷讓染上賭癮的人士感到社會有人願與之同行,並促進社會不同「組件」一起合作,推動負責任博彩;另一邊是要手持「包青天閘刀」,斬除一切不法行為。當中連結在於能否清楚看見社會生病了、生病部位,並以個案故事連繫相關的病因而治療社會。在創造商機及打擊非法網絡賭場方面,筆者認為政府仍要下功夫,例如積極地與內地的電訊部門及刑偵單位合作打擊網絡博彩犯罪等。澳門高等教育部門亦應投放資源於培養偵查電訊科技犯罪的人才及研究。因為只有這些人才,可以遏止令人民的血汗錢流走的不法網賭,為國家止「血」。

歡迎一起討論更多跨國有組織的負責任博彩的資訊,電郵:[email protected]

*本文作者為心理學博士生,曾於澳門任社工,現於澳洲主攻研究華人博彩社會心理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