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香港抗議修訂《逃犯條例》2019特首選舉新聞集即時報道

社團代表:如何防範香港不良勢力誘騙澳青年? 賀一誠:相信青少年有獨立分析能力

2019 香港抗議修訂《逃犯條例》2019特首選舉新聞集即時報道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9年08月15日 22:22

行政長官唯一候選人賀一誠晚上出席青年專場座談會,會上有青年社團代表發言時表示,近來香港的「暴力事件」,發現到有居心不良的人士企圖向本澳蔓延滲透。而現在是互聯網科技時代,本澳青少年日常生活中經常會接觸到宣揚香港暴力,美化惡意攻擊香港警察的錯誤言論及觀點,對本澳及國家的安全造成潛在的威脅。她認為,除了家長的引導外,政府亦應組織警察部門多落區及學校教育宣傳,從源頭消除隱患,「請問你(賀一誠)未來會點樣引導青少年建立正確價值觀,防範不良勢力嘅誘騙?」

賀一誠回應指,早前在與教育界會面時亦有針對此問題進行討論,教育界提出要加強青少年「愛國愛澳」教育,讓青少年得知中國近代的經驗,增強對國家的認同感。但他強調,上述工作不只是為了香港的現狀而做,而是長期的工作。他亦相信本澳的青少年對於互聯網及其他媒介的消息有獨立的分析能力,「唔單只係互聯網,你打開電視,日日都係呢啲消息,佢哋自己都會有個分析,好與壞。」他亦重申,不去評價香港的事務。

亦有青年社團代表指,本澳的社團分擔了政府公共服務的職能,而本澳的政制發展亦離不開社團。但她指出,本澳有接近一萬個社團,即每70人就會有1個社團,但當中包括極高水份,如非本地居民可參與社團、停止運作的「鬼會」數量十分多、1個人身兼極多社團的情況十分常見。政府難以掌握市民參與社團活動的比率,透過社團作政策諮詢時,亦無法接收到真正代表大多數的意見,更無法將政府的政策及資訊傳達予廣大市民。她建議未來須提升註冊社團的門檻,並簡化解散社團的程序,以及開展對本澳市民參與社團的統計。

賀一誠笑言:「淨係松山嗰度行山都好多個社團,有晨運嘅,有晚運嘅。」他表示,難以統計本澳市民參與社團的情況,因本澳是社團社會,不少人「傾得埋」就組織一個社團,聯誼感情,但這些社團不旦沒有投票權,政府亦不會對其進行資助,「又唔係監督者又唔係受益者,曲藝社團唱吓歌,政府都無對佢哋進行資助。我諗減咗呢一批,淨返低嘅參政議政、愛國愛澳嘅社團唔係剩返好多。」

至於成立及解散社團方面,賀一誠認為,無論是提升社團成立門檻,或簡化解散社團的程序,都要思考相關機制,「回歸前好難有社團,尤其係葡國革命之前,結社基本上係無可能。但後尾革命後一路到而家,社團愈嚟愈多。好處壞處都有,但唔會學你話齋,一萬個社團都受政府資助,又去諮詢。除非有個大嘅總會,下邊嘅細社團係唔會諮詢。」他亦強調,《基本法》規範結社自由,若要推翻就會存在問題。

另外,賀一誠下午亦到澳門青年創業孵化中心參觀,賀一誠表示,對於青年創業來說,現時最缺乏的就是資金。而本澳的金融業相對保守,往往需要有抵押才能借貸,「青年人邊度有嘢去抵押畀銀行?」他期望未來可以推動更多「天使基金」進入本澳,支援青年創業。而被問到如何監督青創基金的公帑支出?賀一誠認為,只要向公眾說清楚、透明化,讓公眾可以清楚相關公帑開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