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9 社會信用體系每週專題
老大哥在看著你! 社會信用評分 澳府態度曖昧 有沒有想像過,每個人都會有一個評分,若果你做的「好事」比較多,例如做義工、捐血等,你的分數就會增加;反之若你做得多「壞事」,例如違例泊車、欠債不還,甚至只是在網上批評了政府兩句、被人批評「不愛國」,就有可能被扣分甚至歸零,而一些你本來正在享用的服務,亦因為你的分數下降而被禁止使用?或許有人覺得以上的情節只會發生在反烏托邦小說《一九八四》當中,但是在現實中,這種情況已一步步在中國大陸實行。 或許我們應該慶幸,我們生活在「一國兩制」底下的澳門,而除了《基本法》所規定的全國性法律外,本澳亦不會實行中國大陸的法律。但是這代表上述的情況,真的不會在本澳發生嗎? 廣東省政府月初公佈《廣東省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計劃提及「加快社會信用體系和市場監管體系建設。研究制定廣東省社會信用條例。探索依法對大灣區內企業聯動實施信用激勵和失信懲戒。建成全省統一的市場監管信息平台。」引起港澳社會的憂慮。香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多次澄清指社會信用體系不會在港實施。 但本澳對於社會信用體系的態度則比較曖昧,政策研究和區域發展局局長米健早前受訪時表示,政府仍在研究這新問題,對此未有結論。但他以個人、政策研究者身份回應道,本澳不會使用廣東或中國大陸現行的社會信用評價體系,因為本澳作為特區與內地不同,是行一國兩制,當中涵蓋的就包括有關的社會信用評價。他亦指,本澳現時也是有社會信用評價體系,故要實施也是實施澳門這一套。而事隔一日,政發局才再發出新聞稿,明言澳門不會實施中國大陸社會信用評價體系。 既然政府都說不會實施中國大陸的一套,那還有什麼問題?但是,澳門政府一直未有公開交代究竟「澳門這一套」是一套怎樣的體系,這套「體系」是在何時開始實行?由哪部法律進行規範?再者,近年特區政府一直「開口埋口」要建設大灣區、融合大灣區,而數年前本澳亦與阿里巴巴簽訂協議發展智慧城市,什麼「利用大數據」等口號不絕於耳。當政府利用大數據致力發展智慧交通、智慧旅遊的同時,又有沒有保障好澳門市民的個人私隱?未來又會否將中國大陸的社會信用評分體系「改個名」、「改個模樣」再推出來?值得社會思考。

蘇文欣:社會信用體系重新創建不平等社會

2019-07-19 社會信用體系每週專題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9年07月20日 3:03

社會信用評價體系近期在本澳社會討論得十分火熱,事實上,早在這個體系在中國大陸推出時,就已引起國際間的關注及質疑,認為此舉將會嚴重損害人民的私隱權,更會成為侵犯公民權利的工具。時事評論員蘇文欣認為,社會信用評價體系的評分制度,事實上與國際社會自二戰開始所提倡的「人生而平等」的人權概念是相左的,透過社會評分的高低來創建人與人之間的不平等,形容這項制度「並不容易令人接受」。

蘇文欣指出,在帝制社會時,人與人之間是有階級、等級之分的,就如德國納粹黨領袖希特拉認為某些民族如猶太人是低等民族,唯有雅利安人是高級的。而在二戰及戰後,不少國家都在爭取獨立、人權、平等等基本權利,「雖然到今日仍未成功,我們仍然在努力爭取『人生而平等』這個基本權利。」

他直指,社會信用評價體系的出發點就是在強調人與人之間不是平等的,「雖然大家的分數水平在一開始都是一樣的,但是當你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時,你的分數就會變低。而在每年埋單計數時,當你的分數低於某個水平,你的生活就會受到影響,例如不能坐高鐵、不可以置業、工作不能升遷,甚至會影響到你的子女。故此我認為,這是一個將人劃分等級的制度。」

雖然社會信用評價體系還會有加分的制度,例如做義工、捐錢等就可獲得加分。但蘇文欣認為,社會希望犯了錯的人可以糾正自己的行為,但是在社會信用體系上,卻沒有出現「糾正就會加分」的情況,「即使我因犯錯而被你扣分,改過自新之後都不會補回這個分數,必須要去做『好事』才能獲得加分。這與一直以來我們做錯事要改正的價值觀是不同的。更甚者,若果捐錢就可以加分的話,這與中古時代買贖罪券有什麼分別?犯了錯,只要花點錢就可以解決了,變相就會再一次建立社會的不平等。」

社會信用評價體系的另一個爭議之處在於侵犯個人私隱的問題,蘇文欣指,在體系之下,人們連不受評分規限的選擇權都沒有,「政府從你一出世就給你打分數,一路在監控你,變相像科幻小說般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他可以利用大數據,透過你的生活、消費狀況來監控你,變相令私隱完全消失。我不知為何中國大陸會行得這麼開心,但這並不是一套容易讓人接受的制度。」

近年政府不斷提倡融入大灣區,要吸引青年人進入大灣區就學、就業。蘇文欣認為,政府必須交代清楚在融入大灣區的趨勢下,如何確保澳門市民的個人資料不會被轉移至大灣區當中,「本澳已經在使用阿里巴巴的大數據系統,究竟這套系統會否連繫到大陸的社會信用體系?信用中國網站已預留位置給港澳台三地,政府必須要十分清楚地向市民交代,確保不會行這套體系,亦不會將市民的個資轉移給大灣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