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8 新特首每週專題
特首「選戰」開打! 貪腐問題怎解決? 行政長官選舉將於八月底舉行,早前特首人選大熱、立法會主席賀一誠召開記者會宣佈正式參選,社會都對於賀一誠所提出的政綱感到好奇。其中在回應如何處理貪腐問題時,賀一誠就表示,澳門要建設廉潔政府,是不可避免及不容質疑的問題,但現時只是公佈參選宣言,未是適合時機詳述建設廉潔政府的想法,「可以講時一定講,不會走數」。 雖然在歐文龍案爆發後,特區政府一直提出要建設廉潔政府、陽光政府等口號,但是貪腐問題仍然不絕於耳,無論是案件的數量或是貪腐的情節,無不令社會感到嘩然。究竟新任特首在貪腐問題上,會有什麼良策去解決?面對官場的「埋堆文化」、「咖啡文化」,新一屆政府又會如何改善?

賀一誠不怕貪腐水深? 甄慶悅:政綱須獨立闡明廉潔理念

2019-06-28 新特首每週專題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9年06月29日 17:17

立法會主席賀一誠日前召開記者會,正式宣佈參選第五任行政長官選舉。社會十分關注賀當選後會如何處理澳門「積弊已深」的貪污問題,而賀一誠在記招上回應時就沒有說太多,強調澳門要建設廉潔政府,是不可避免及不容質疑的問題。但現時只是公佈參選宣言,未是適合時機詳述建設廉潔政府的想法,「可以講時一定講,不會走數」。

事實上,自回歸後本澳已發生過許多官員貪污、違法違紀的事件,每當這些事件發生時,政府往往都會以「高度關注」、「認真審視」等言辭作回應,但貪腐事件不僅未有因此而減少,反而有所增加,情節更愈趨嚴重。傳新澳門協會副理事長甄慶悅認為,本澳的貪腐問題已經存在多年,而近年更有增加的趨勢,「為何會愈揭愈多?你可以說廉署、審計署較以前勤力去揭發這些問題,但為何揭極都有?揭極都中?說明了這個問題十分嚴重。」

他指出,本澳的官場長期以來都不存在問責文化及廉潔文化,過往有團體對公務員進行調查,發現有四成公務員認為政府是不廉潔或非常不廉潔,而透明國際所公佈的廉潔指數,澳門竟與第三世界國家屬同一等級,「無論是政府內裡或是外邊的人都覺得你不廉潔,你還有什麼藉口跟人說你是廉潔的?」

甄慶悅認為,新任特首必須要正視這個問題,而現階段賀一誠僅是在記者會上說出「不怕水深」等言辭,「我相信他釋放到這些訊息出來,社會都會比較歡迎及開心。但只是得這數句是不足的,我希望他將來的政綱可以獨立成章,提出他的廉潔理念。」

官場文化惡劣 甄:應先撤換劣蹟斑斑的官員

那麼,新任特首具體應如何打擊貪腐?甄慶悅認為,要打擊貪腐問題,必須先從官場文化落手。現時的公共行政體制沒有問責、廉潔的文化,只有「官官相衛」,上樑不正下樑歪,即使特首、司長有過錯,仍然繼續擔當這個職位,而主要官員以下的局級領導亦經常出現這種問題,導致整個官場文化變得十分差。

社會經常要求政府修法加強法律阻嚇力,甄慶悅坦言並不反對這個建議,因現時針對公務員的規範並不夠嚴厲。但事實是,針對公務員貪污的法律一直存在,但更重大的問題是「有法不執」、「有法不依」,你不依循法律,我也不依循法律,最終就導致官場文化變得惡劣。

他認為,新特首首要的工作是要大幅度撤換官員,「許多劣蹟斑斑的官員一定要撤換,他們已做了很多年,社會亦給予他們很多次機會,若依然做不好的話,政府就要狠心一點地大規模撤換這些官場上最主要的據位人,包括司長、局長、副局長,這才能釋放一個重要訊息,就是今屆政府要真真正正在廉潔方面做工夫,真的要做好工作。」

廉署、審計署牙力不足 應增大其監督力量

而甄慶悅亦指出,作為內部監督部門的廉政公署及審計署,近年不時公佈調查及審計報告,批評政府施政上的問題以及公務員的違法違規個案,但是報告出來後,社會罵兩三日、官場震盪兩三日,之後就一切照舊,證明兩署的「牙力」不足,「是否要修法令兩署的調查力量更大?我覺得是可以的。但更重要的是司長如何看待兩署的報告?很多時都說會高度重視,盡力做好相關工作,但回應過後就全無下文。」

他亦指,現時廉署及審計署的工作都拖得比較長,「俗語說遲來的公義不是公義,如賈利安般,在揭發益隆炮竹廠或疊石塘山事件後,傳媒已在質疑土地處理、局長自己簽名、無刊憲等違法問題,益隆個案明顯是有違法違規的情況出現,這是毋用置疑的。廉署調查時己揭發許多東西出來,但社會質疑為何相關官員或商人至今仍然可以逍遙法外?原來廉署在背後工作當中,但一做就數年,到今時今日因應傳媒詢問才揭發出來,連人都走了,如何跟下去?就算可以制裁得到他,但遲來的公義已不是公義了。」

故此他認為,廉署及審計署未來的監督力量應要加大,而官員亦要重視兩署的報告,否則法律怎樣改也沒有用。而檢控的速度也要加大,他指出,牽涉到如賈利安般重大的案件,檢察院要與廉署進行協調,對於轟動的事件要加快處理,或放在較為優先的位置去處理,因這是牽涉到特區政府的管治威信,「否則事隔四年才拿出來,社會是十分不滿的。」

促擴大財產申報範圍 有資訊公眾才能監督

而另一個值得推進的反貪工作,就是俗稱「陽光法」的官員財產申報制度。甄慶悅指,現行的「陽光法」已規範重要公職的據位人要公佈自己擁有的財產,而他認為,未來可以將財產公開的部分擴大至官員的配偶、處長級官員甚至委員會成員等,「社會經常說官商勾結、利益輸送,這些帽子十分大,為了增加透明度,你必須要公開。例如都更公司,入邊的董事有很多都是地產界的人士,有什麼公司、項目,公眾都要知道,否則就容易令人質疑迴避的制度是否執行得好好?」

「為何我會質疑?因為我連知的權利也沒有,都更公司的董事,你是哪一間公司的話事人?你持有多少公司?你在哪些區份有項目?我們全部都不知道,有利益衝突存在的可能性是有的。當然我不是說你立即有利益衝突,但將來要令公眾覺得放心時,就必須要增加你的透明度,將名下的公司及相關的項目公佈出來。這樣市民才能監督得到。否則某個區要重整,是由這些人去決定如何做的,中間有沒有存在利益衝突?社會現在連資訊權也沒有。」

建構健康官場文化 晉升必須要公平公正

社會一直批評特區政府內部至今仍然有「擦鞋文化」、「埋堆文化」等的官場問題,甄慶悅認為,要建構健康的官場文化,首要是官員本身要做得好,否則「上樑不正不樑歪」。而在選拔官員方面,官場至今仍然存在小圈子或「埋堆文化」,甚至比澳葡時代有過之而無不及,長期不存在「犯錯就下台」的文化。

「一個局長下邊的下屬貪污出事,自己還可以做十多年局長,這是沒有可能存在的問題。我們現在對於公務員管理的系統是十分落後,晉升做不了公平,就容易形成小圈子,小圈子一緊密就容易做壞事,晉升制度要做得好,才會有間接的監督作用。否則永遠都會形成小圈子,若局長、副局、廳長、處長都是同一班人,同一個理念去做壞事的時候,一條龍你是很難去發覺的。但若有公平公正的晉升,變相令同一條線的人有不同的人,不是憑關係而是憑實力,未必會跟你同流合污,這就是官場晉升、開考等十分重要。」

他批評,過去十多年,政府針對公共行政改革僅是牽涉到人工及福利,其他方面如橫向調動、晉升等,講了許多但做就一直拖,此舉導致山頭主義、貪污等問題一直存在,「但如果晉升有道的話,就會有監督的作用。你監督我我監督你,就不敢去做壞事。」

甄慶悅亦建議,未來可以透過改革公共行政道德操守委員會,將重大的投訴個案交由委員會去處理跟進,增強透明度,「即使公務員所作的壞事未去到違法的程度,但是有不妥的話,大家都會見到政府會做工夫,這樣就會有更大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