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31 澳廣視即時報道

直言公司「行政壓倒專業」 有員工再踢爆澳廣視管理問題

2019-05-31 澳廣視即時報道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9年05月20日 12:12

澳廣視的「肥上瘦下」方案雖然被管理層指是「一場誤會」,但今次亦再度引爆員工們長久以來對公司日常管理的不滿。有澳廣視員工向《論盡》反映公司近年的各樣問題,直言是「行政壓倒專業」,加上日常管理混亂,令不少員工士氣低落。有人直言是「掣肘越來越多」、「行政壓倒專業」。「成間公司氣氛呢幾年完全變曬,無曬士氣,無曬人情味,全官僚作風,但求自保,唔好揹黑鑊畀上面搵麻煩。以前TDM唔係咁的,大家會『拍硬當』(互相幫忙),唔掂搞到掂,為公司好行多兩步。而家啲人咪寧願少做少錯,做完自己嗰份就放工走人。」

顯然,員工不滿積累多年,今次「肥上瘦下」方案只是一條「導火線」。本媒曾就員工的反映向澳廣視查詢,但暫未獲回應。

行政繁瑣 窒礙編採

這些由澳廣視員工提出的問題,由他們每日踏進公司上班開始說起。有員工指,首先是公司的「打卡機」多年來都未能準確記錄員工的上下班時間,直言「部機隔一段時間就有人嚟整,咁多年都冇改善過」、「究竟益咗啲咩人?」、「一時就只記錄到上下班前後半小時,一時又話唔係,準則係點無人知,完全唔知部機點操作囉!」

員工舉例指,「如(輪更)返10點,但因外出工作要提早9點15分要回來,打卡機記錄不了,到同事外出工作完畢,例如中午1點回來,打卡機才紀錄到員工上班了。」於是不少員工要經常浪費時間填寫表格申報自己的上下班及超時工作時間。「咁要部打卡機嚟做咩?」也有人表示:「有部門填完後秘書要即刻入電腦,隔日的話老世唔簽!」

有員工又指,若同事遲到半小時即會被當成缺勤而被扣減半日薪金,而如果事不按既定的休息時間吃飯,例如是因為要外出工作,都要填表解釋。「現在我們每日都有一堆同事要填表解釋為何不是在那段時間吃飯。」「連飯都沒時間吃,仲要浪費時間填表解釋。發神經!」

「太多擾民嘅行政工作和制度。每次出入都要填表,要上級簽名,限定即日交。同事做到死死下,收工前仲要填埋張表先走得。公司可以做嘢防止人『蛇王』遲到早退,但而家做到咁極端,好似捉賊咁,某程度係一種侮辱,覺得公司實在好唔信任啲伙計。」

另一方面,有員工反映,平日外出拍攝亦被行政「綁手綁腳」,其中司機的時間是一大問題。據悉,由於澳廣視的辦公室分散在幾個地點,司機需要來回運送各部門的文件,也需要接送高層。2018年6月就有報道指,澳廣視董事黎奕豪涉及濫用職權,指示司機替他辦理私人事務,於法院應訊(據澳廣視網頁顯示,黎奕豪現在仍是公司董事及執委會成員之一)。

據悉,澳廣視並非所有外出採訪的部門都有自己的司機團隊,一些部門要與行政部門共用司機,拍攝前要先跟行政部門預約,如安排不了,或突然有採訪,就要員工自行想辦法解決。「最重要係而家司機冇OT。如果你要佢OT要申請,仲要唔一定批,所以佢哋而家好驚過鐘。如果過曬鐘分分鐘唔肯車你返公司,你要自己諗辦法。」

同時,向行政部門預約司機也要交代多多。「要寫埋上車時嘅人數、人名。有時拍攝人員會臨時調度,係咪冇寫名就唔畀上車先?有時訪問完啲嘉賓,人哋見你有公司車,係咪順路都唔可以兜埋?」

「作為一個管理者,畀唔到同事支持,掣肘越來越多,佢話黑就黑,白就白,無道理和專業可言。成間公司氣氛呢幾年完全變曬,無曬士氣,無曬人情味,全官僚作風,但求自保,唔好揹黑鑊畀上面搵麻煩。以前TDM唔係咁的,大家會『拍硬當』(互相幫忙),唔掂搞到掂,為公司好行多兩步。而家啲人咪寧願少做少錯,做完自己嗰份就放工走人。」

管理混亂 拍攝當廣告?

另外,不只一個部門的員工表示,上司曾召「有份出鏡嘅下屬」出席一些飯局,聲稱是「識吓人」。一些員工直言:「點解我放咗工仲要去你啲飯局?」並表示,出席飯局不算作超時工作,一些同事亦敢怒不敢言;雖然上司沒有硬性強迫下屬出席,但也擔心經常拒絕上司會被認為「唔畀面」,令上司對自己產生負面評價。

也有意見認為,一些上司思想保守,令電視台可探討的題材受限,公司現時的氣氛亦令員工的發揮受到掣肘。「以前梁金泉(澳廣視前執委會主席)都唔識(傳媒這行業),但佢會放手畀同事去做去試,嗰時覺得公司畀到空間和資源支持自己,而家完全無曬。白文浩一樣咩都唔識,但咩要管,變成同事都不敢試新嘢,人人墨守成規。」同時,平日與「老世Friend底」的活動很多時都會有清晰表示「要去採訪」,「『自己友』嘅要加多兩錢肉緊」,有人直言是「公器私用」。另外有員工指,公司近年一直希望透過節目拍攝向受訪者收取廣告費,坦言為此擔心,因為在澳門願意或有能力付費予電視台的受訪者不多,若然真的收費會得不償失。「會變相令我哋可拍攝嘅題材更少」、「對方可能喺Instagram、Facebook買廣告分分鐘仲抵仲有效」,也有人擔心會令拍攝的編採獨立及議題取向受到影響。

有員工又提到,近年澳廣視員工流失率高,「好明顯是因為公司制度等各方面」,但公司往往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填補空缺,一些日常行政亦反反覆覆。例如二月初農曆新年強制性假日需要上班,但公司之後突然表示不補薪,而是補假,要求各部門由新年開始計90日內補回。「突然要補好多人的假,於是那段時間好多時人手不足,做到死。」「成日聽人講話勞工法係要求30日內補完。乜原來唔係㗎?」而夏天發生的「天鴿」和「山竹」風災,同事期間的超時工作補薪亦被拖良久,「拖到12月先出。」有員工亦憶述,「天鴿」風災期間,公司連續多日沒水,多位同事連續工作十多小時,「高層只幫忙買過一次飯 」、「杯麵要搶,有同事食唔到,也沒時間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