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2 賭牌延期每週專題
兩博企賭牌延期兩年 兩億抵唔抵?之後點樣算? 澳博以及美高梅的賭牌將於2020年3月到期,政府上週將上述兩博企的賭牌獲批延長至2022年6月26日,並將各需額外一次性支付澳門幣2億元,作為延長賭牌回報,該支付並不等於會免除現時每年需依法支付的溢價金、博彩特別稅或其他撥款義務。此外,兩博企亦將於簽署合同起計三個月內為員工加入非強制性中央公積金制度及設立勞動債權擔保。 消息一出,隨即引起社會關注,而其中的焦點在於兩億元的回報究竟是如何計算出來?面對社會質疑,政府則多番強調是根據「綜合考慮」而訂,又指相關金額是由博企提出。另外,今次延期可謂是賭權開放至今的「先例」,坊間憂慮距離2022年六大博企賭牌到期只剩三年,至今當局仍未就《博彩法》進行修法,亦未向社會交代賭牌到期後的方案,工作遲遲未完成,是否意味著2022年就只有「延期」這條路可以選擇?

澳博、美高梅以兩億元延長合同兩年 李靜儀:政府有否討價還價?

2019-03-22 賭牌延期每週專題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9年03月23日 15:15

立法議員李靜儀

政府決定延長澳博及美高梅兩間博企的博彩批給合同至2022年3月22日,條件是兩博企要支付兩億元的一次性回報,以及為僱員設立勞動債權擔保及加入非強制性中央公積金制度。立法議員李靜儀表示,政府表明延期的最大理據是要將各間博企到期的死線統一,但社會關注的焦點在於延期兩年對於社會是否存在真正的公共利益?「用兩億元延期兩年零三個月,攤分開每間博企按年支付不足一億的回報,社會認為水平較低,而政府亦無清晰交代兩億元如何釐定?這兩億元似乎不是政府單方面提出,而是博企提出,政府最終又有否討價還價?」

早前政府就兩博企合同延期召開記者會時,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及博監局局長陳達夫多番強調,兩億元的訂定是經過充分考慮。但李靜儀質疑,政府並未有解釋訂定一次性回報實際理據,「如是否評估過去五年博企的營利表現?至少在這兩年期間博企應在金錢上回報社會?他是沒有評估過的,只是以固定溢價金去評估。政府並未有清晰交代過理據。兩億多與少,大家有不同看法,但是如何評估出來?所謂的綜合考慮又是綜合了什麼元素?」

兩博企獲豁免所得補充稅 李:博企須履行法定稅務責任

她指出,雖然博企每年都有繳交博彩稅、撥款以及支付溢價金,但政府卻一直豁免博企繳交所得補充稅。以澳博及美高梅來說,兩間博企都在2016年公佈從2017年至2020年3月31日獲政府豁免交所得補充稅,但政府卻從沒詳細解釋以什麼理由來免稅,「或者是因為他們支付了博彩稅,但是政府須交代,在未來兩年的延長期間,是否不應繼續免稅?所得補充稅是當一個企業有盈利而超出法律的豁免限額時所需要交的稅,你若有回報或賺大錢,是否要履行法定稅務責任?」

李靜儀坦言,無論社會認為兩億元是多是少,除非政府重新與博企簽合同附錄,否則很難要求再調升回報的金額,「但是如果政府未來兩年不豁免博企繳交所得補充稅,博企無錢賺當然無法說,有錢賺時就要依照法律去支付,有賺錢的過程時要回報一定的錢予公帑,這是政府一定要交代的事。」

另外,今次延期亦涉及僱員福利問題,李靜儀認為,設立勞動債權擔保其實是非常基本的要求,因博企員工數目十分龐大,他們的就業穩定性及僱員權益非常重要,一旦博企出現任何問題而出現債權糾紛時,若沒有擔保或保證金制度,就會對社會帶來極大震動,且將債權問題交由社會去負擔的話亦不合理。至於央積金方面,她認為政府亦應推動其他博企逐步加入,令僱員的退休保障可以有選擇。

「衛星場」監管有漏洞 李:應督促持牌企業去跟進

但李靜儀提到,今次延期中,當局並未有就博企屬下的「衛星娛樂場」進行監督。事實上,所謂「衛星場」只是坊間的俗稱,賭牌上並未有作出規管,「賭牌只有三加三,這樣衛星場肯定是來自某間獲批給公司。」但過往就有衛星場僱員投訴他們的福利待遇與博企主場館之間有差異,而當局對於衛星場的監管亦出現問題,「博彩中期檢討報告提到有十多間衛星場未有提交數據,既然你來自某博企,政府做研究時你應交齊數據,否則就會令研究不精準。」

她亦批評,即使政府只是發出六個賭牌,博企亦可以透過衛星場無限衍生出許多可以經營博彩業的公司,此舉等同脫離了政府的監督,「當衛星場可以不用交數據,僱員權益上又出現許多問題時,就應透過賭牌的重新競投釐清衛星場的定義,按照法律規定去做。」

非博彩元素參差不齊 李:政府應催促博企提升

近年政府提倡博企發展非博彩元素,以吸引不同客群,而即將告終的《特區五年規劃》亦提到要推動博企的非博彩元素收入佔總體博彩收入的百分之九。李靜儀則指,賭權開放至今十多年,不少博企的投資都屬於建設旗艦項目,而現時六大博企的項目發展差不多完成,而各間博企的非博彩元素表現亦參差不齊,有的相對豐富,有的就做得較差。

李靜儀認為,如何透過賭牌重新競投,來發展更多非博彩元素是十分重要的,因為非博彩元素有帶動其他產業的作用,但是部分博企的所謂非博彩元素僅是著重於酒店、餐飲、銷售等,似乎只是非常基本的要求,「博企是否會有更多會展、表演、家庭旅遊元素,以吸引更多家庭消費客,而非只是來賭、來購物?我們要提升澳門的旅遊品牌,這些項目是十分需要,而博企亦有責任去做。」

她亦指,統計局近年有做博彩業博彩及非博彩元素收入比重的統計報告,當中有提及博企除了博彩以外的收入,「肯定是不足百分之九的,我覺得整體在非博彩元素上,政府是要催促他們提升的,只剩兩三年的時間,不論未來的賭牌是否屬於他,也是應該要做的。甚至將來重新競投時,政府需要處理各間來競投的公司,究竟在非博彩的負擔上還有何新元素?不應只是餐飲及酒店,在此情形下,他需要處理的還有許多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