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游花間藝文爛鬼樓
書評、詩評、藝評、影評,評評評。

我們都是看周星馳長大的──講戲總比記性好之《新喜劇之王》

戲游花間藝文爛鬼樓

文:Joein and Luciano

時間:2019年02月21日 13:13

Joein:怎麼會是《新喜劇之王》

Joein:哈哈哈

Luciano:我先問,過年咁多出戲,或者,你一有時間就看演出或電影,為何過年間會是《新喜劇之王》?

Joein:聽到評論好壞參半,就想看看別人說的好有多好、壞有多壞,老實說我不是周星馳迷。你呢,怎麼會選這部?

Luciano:純粹因為好奇⋯⋯

Joein:時間太多XD

Luciano:才沒有。我認為,做人不要太離地,有些大家都去看的東西,必然有其吸引大眾的道理,可以順便知下大眾喜歡甚麼。周星馳就是一個好例子,即使他今次預算再低,時間再少,或者橋段和以前的作品再怎麼似樣,今次的電影也會很受歡迎的,縱使是怎麼被罵。這種他獨有的風格,我們都是看著長大的,即使看過好多次,看到某些場景還是會心一笑,這種能力實在非常厲害,簡直讓人羨慕和妒忌。

Joein:說到什麼都看看就不敢苟同了,像我春節看的韓國古代喪屍片《屍落此城》就有夠讓人生氣,也是朋友介紹的。我是覺得周星馳早有預謀,短時間想出一個故事當然可以,但拍類似續集的片,一定經過深思,不然,好易搞臭自己個朵。

Luciano:星爺應該唔會嘅,二十年前都是和別人合作,越到後期越是自己的獨力創作了。之前就會被說是無厘頭文化,然而,都過了十幾二十年,這些所謂無厘頭,也經歷過時間的洗煉了吧,再講怎麼重覆總是有人受,我常常想,箇中的道理是甚麼?

Luciano:但係,無論如何,周星馳我都係會睇。現在看他的人都是等待一個作品般看待了。你看其他港產片,沒有像周星馳一樣被討論,好多都過眼雲煙。不管是甚麼明星。(Joein︰港產片啊,都有嘅,彭浩翔算不算)

Joein:看過《西遊》和《美人魚》的預告片,當時覺得他怎麼搞成這樣,玩花招賣明星,看瀨尿牛丸長大的我當然失望,要知道他電影的餘震程度比王家衛更甚,家傳戶曉對白朗朗上口。抱著試一試嘅心情睇《新喜劇之王》,知道他根本是個天才,拍什麼拍成怎樣就會有什麼觀眾會有多少票房,這些都在他掌握之內。

Joein:我好鐘意睇港產片嫁,始終係廣東話,文化理解程度唔同,有時睇洋片會幻想,如果我是洋人會唔會睇得更深。(Luciano:也是啦,這是我們最熟悉的語氣。)

Luciano:抱歉,對不起港產片的導演們。現在除了選擇太多,從手機Youtube到抖音,現在我更多是拿著紙本的小說看。

Joein:你當王家衛無到咩?(Luciano:王家衛近年就《擺渡人》⋯⋯好像只是監製)

Luciano:看的片太多,現在好像很少適合我這個年紀的新港產片。

Joein:講返無厘頭文化好似真係香港獨有,我想起100毛。

Luciano:嗯,將100毛的這種無厘頭,和周星馳拍埋,就看到後者的高深。並不是一個小段落的無厘頭搞笑,100毛也就手機能看到的篇幅吧,而星爺是有完整90分鐘的篇幅,雖然有些作品結構我認為未如理想,但廣受歡迎的100毛沒有星爺的高度,就是另一個課題了。

Luciano:對呀,你想想,以現在的科技,我們看片簡直是垂手可得。但仍然會放大去找周星馳來看,那他究竟是甚麼?星爺紅時成龍也很紅啊,成龍出新片,我們會這樣去討論嗎?

Joein:看完這套更加覺得他深不可測,而且驚覺他在我個人心中原來也佔一席位,成日口UPUP常歡,又好多時候演員突出到比導演的存在感更強

Joein:我想好多人同我一樣有錯覺,有星爺的電影就等於他是導演

Luciano:他是主要賣的角兒啊⋯⋯

Joein:對呀,或者多得TVB買左成日播,播得唔好嘥,《九品芝麻官》睇過幾百次。

Joein:你有冇睇《志明與春嬌》呀?比個機會彭浩翔啦,XDXD。(Luciano:看過了)

Luciano:對了,很多報導說,周星馳導戲,都會每一段自己演一次,叫d人跟著做。可能這班大陸演員,太乖,我看到不這班大陸演員的他們自己。他們身體每一個動作,都是我們小時候見過周星馳做過的。所以,我看著看著,發現原來所有人都是周星馳,d手指來指去啊,阿伯手術後,丟那張猩猩照片啊,都是周星馳的動作,他們跟到足。

Joein:這樣唔知叫識導定係唔識導。我看到的跟你一樣,好多周星馳。

Luciano:看著這些演員做戲,好似孫悟空掹了幾百條毛吹氣,變做角色一齊做戲咁,個個都係孫悟空XDDDD

Joein:而我不知道張柏芝出場的歌,在我心中已經變成阿Q精神的代表曲,拍電影最厲害就是不直接說出來,觀眾不知不覺被點中穴位,真的太強了了了!這一首!

Luciano:哪裡?哪一場?

Joein:如夢和李洋對戲時的歌呀,好像是,但又不太確定

Luciano:啊,說到王家衛,對了。你知不知道,梁朝偉和周星馳一齊去考訓練班?

Joein:是不是說周星馳考不上?

Joein:有一點印象

Luciano :

 

Joein :以前連訪問都好看

Luciano:依照《新喜劇之王》的內容,主角入不到行,還是笑笑口,可想而知當日的周星馳內心多壓抑啊,梁朝偉的壓抑有一個壓抑的樣子,一看就知道,周星馳的壓抑就藏在他笑臉的背後深處,在戲裡如夢的不斷努力奮鬥之後的不斷失敗,和如夢面對著大眾哈哈笑的表現,沒有表演出來那一個之間。現在兩個都是偉大的表演藝術家了。下一次,真係周星馳導梁朝偉,會怎樣呢?

Joein:可能會打架,XDXD。《新喜劇之王》已經入了文藝片的門,梁朝偉來拍拍也好。

Luciano:我昨天還看了《回魂夜》,好笑,但對比現在還真的只是一般。《新喜劇之王》已經到了星式喜劇的高峰,成了文藝片了,真正的喜劇都會笑中有淚,這一部也當然是。再突破的也只有轉回去他自己了。

Joein:我昨日重溫了舊的《喜劇之王》,《回魂夜》睇唔落去XD。

Luciano:why?

Joein:掉嘢落街好悶。同埋其實睇舊戲某程度上對套戲唔公平,我上個月睇李安《飲食男女》,見到家姐坐男友電單車離開回頭看站在屋前妹與父哭那場,頓時變左笑片,但想當年戲院內可能弄哭好多人。時代唔同,某D鏡頭會表現不同效果。(Luciano:⋯⋯對啊!)

Luciano:畢竟我們還是活在我們熟悉的社會,對過去的作品所呈現的社會有著距離,我和你的關係現在也都在文字上,並未見面感受對方的語氣,這種交流方式以前又怎會有呢?

Joein:係呀係呀

Luciano:但我們還是吸收著同一個星爺的養份,他成了我們共同的話題。對了,你說感受到一種淡淡的哀愁,是哪一種呢?

Joein:如夢的各種堅強,影射到自身還不夠努力,要再努力一點才行,努力又是為什麼呢?人生~可能個人迷惘才常常想看電影找答案。

Luciano:其實我到這個地步,也笑不太出來⋯⋯

Joein:我有哭呀,一起看的朋友也哭了

Luciano:竟然哭啊⋯⋯

Joein:所以不是喜劇,更不能賀年

Luciano:喜劇果然和悲劇一體兩面

Joein :XDXDXD 呢個米係周星馳本人囉,講黎講去都係佢既故事

Luciano:其實,我們應該用一個怎麼的心態去看周星馳?貢獻出笑的題材背後,是背負著多大的心理壓力,不知道他一個人的時候怎麼過,我一直都在想這個。

Joein:佢可能當係挑戰,自己同自己玩遊戲,或者唔拍戲都唔知有咩好做。藝術家都是這樣呀,創作本來就是掏心掏肺,但又不吐不快

Luciano:為何你這樣說?

Joein:在我而言,創作時候必需對自己坦白,作品才會好看,想想有什麼要說的,可能題目都離不開三兩個,所以就一直重覆主題。或者周星馳也是這樣,他不得不寫這種人物原形來解決他心中鬱結,他寫的人物都有一個共通點,受盡生活的折磨,最後不知道有沒有成功。好像說《新喜劇之王》暗藏2個結局。一是如夢的成功,二是如夢被電單車撞死了

Luciano:說得好!不死就會成功?還是死前的瞬間,總會見到自己的成功,即使就此了結殘生也無憾?我可以這樣解讀嗎?

Joein:不知道呢,成不成功有沒有無憾⋯⋯

Luciano:還不止,他很會古典文化。或者說,他本身就很有文化

Joein :他本身就很有文化。同意。而且,配樂用《天鵝湖》真的有夠妙,他真的很會大眾文化

Luciano:《天鵝湖》的配樂,實在太利害,他先得知這個content,才能安排進去,也不怕別人不知。

Joein:你覺不覺得最後如夢拿獎的鏡頭,好像《黑天鵝》最後一幕

Luciano:是啊,那是《黑天鵝》,星爺果然厲害,星爺萬歲

Joein:得閒睇下,話我知最後嗰幕係咪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