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4 施政辯論即時報道
施政辯論提升管治水平? 政府如何善用公帑? 歷經兩個半星期的五司施政辯論終於在上週五告終,施政辯論期間,議員就五司中各項備受關注的公共政策議題與政府官員交鋒,而政府官員亦在立法會這個公開的平台上為自己的政策作解釋及辯護。有人認為,施政辯論賦予政府官員向公眾詳細說明政策細節的機會,但亦有人認為,現行施政辯論機制只是「重量不重質」,議員不斷就多項議題向官員窮追猛打,而官員就只能在僅有的時間內,疲於回應議員的提問。究竟施政辯論對於監督政府的工作有何作用?又能否藉此提升政府的管治水平及能力? 另一方面,施政辯論中最備受關注的議題莫過於多項工程預算數以億計的公共工程,當中不少項目都被社會質疑浪費公帑,但除了沒有機制監督煞停政府揮霍公帑之外,還要被官員老屈「全部都經市民同意」,令不少市民都感到憤怒。如何善用公帑一直是社會關心的議題,雖然政府承諾會節約使用公帑,但不少工程項目仍被社會質疑其效益何在......

政府天價工程遍地開花 李靜儀︰並非豪華就合理 公眾要的是善用公帑

2018-12-14 施政辯論即時報道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8年12月10日 21:21

政府「億億聲」的公共工程眾多,不少項目都被社會質疑浪費公帑,但除了沒有機制監督煞停政府揮霍公帑之外,還要被官員老屈「全部都經市民同意」,令不少市民都感到憤怒。立法議員李靜儀表示,並非所有億元以上的項目,市民都反對,大家都明白部分公共工程有一定的必要性,但不代表政府可以不惜工本,公眾最關心的是政府如何謹慎善用公帑。「但現在大家更多睇到的是,係咪有咁多逼切要興建?逼切到要咁豪華,咁大規模?」

李靜儀表示,政府在設立一些公共工程項目時,社會參與討論以及議會監督十分重要。例如一些億元以上的工程,或預算出現飆升的情況,政府都必須交代清楚「啲錢使咗係真正有效益的。」否則就會讓市民有很多猜想,對政府的信任就越來越差。

以大賽車博物館改建工程為例,其總造價就由從起初估算的3億元暴增至8.3億元。當局曾表示,若果造價太昂貴,會與公眾展開討論,然後再考慮是否還要興建。但現在工程費飆升,購置設備的範圍都增加好多,大幅超出原來的預算。李靜儀說︰「是否一定要起,居民應該可以發表意見吧?即使再貴,政府都堅持要起,點都要向社會作出交代啩?到底有啲乜嘢效益,吸引乜嘢客源,在休閒元素發揮乜嘢效用,係咪都需要有評估呢?否則這樣的決定就是不科學。」

一直以來,政府堅稱要到招標才知公共工程預算,李靜儀認為,政府設立項目時,無可能對預算心中完全無底。但今次旅遊局稱,大賽車博物館的8.3億元是最高估價,未必會用盡。「我依家反而更擔心,政府越坦白同我講條數,你估價越大係咪就可以使得越多?」李靜儀說,政府現時一億元以上的工程項目當中,有數十項正在興建,還有數十項正在規劃設計。「我哋將來的錢,要花幾多落去?起出嚟唔單止是工程費,你起越得豪,越起得大,越起得誇張,將來所有維修、管理、水電費,一闊三大,全部支出都是公帑要承擔的,唔係話追求起到好靚好豪華就必然合理。」

另外,李靜儀指出,現時公共工程在興建過程亦存在很多問題。用家部門負責設計,再交由工務部門監督興建。例早前在施政辯論時,議員問及延誤多年的離島醫院工程的規模、預算、工期進度時,社文司和運輸工務司都答不到,「問任何一個範疇都話唔係自己絕對的問題」,互相推卸責任。她擔心將來工程監管必定會有很多問題,「將來工程出現任何問題,邊個部門有責任協調處理呢件事?起咗棟嘢出嚟有問題時,邊個負責?」

她認為,工務部門雖然負責興建,但同時有很多部門有份參與,當發現有問題時就必須提出,確保工程按時完成。「前期收則唔發現,到後來先知有問題,如果唔能夠杜絕的話,將來任何一項公共工程都有可能發生。公帑係使咗冤枉錢,但有啲設施可能係逼切要投入使用,因為要換呢樣換個樣,又拖一年半載,所以好多市民都會批評。」特首必須檢討完善工程項目的協調機制,杜絕上述情況,否則市民就會質疑政府沒有把好關︰「大家就係覺得,你有嘅就喺我哋既公帑,有錢就亂咁揈,亂咁使冤枉錢,我點追究你?市民並唔係好想成日講要追究責任,最想要嘅是政府唔好亂使冤枉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