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 阿 Sir 做嘢唔使你教!論盡紙本
作為執法者,警方的權力遠比市民大,而市民往往未能以相同力度監察執法者有否濫權。就今次《通訊截取及保障法律制度》的諮詢而言,司警多次長篇論述「以法官作為監督是最高監督」。誠然,澳門的本身的法律制度提供了一定保障,但當局未有以同等力度向公眾講解由市民去使用監察機制的細節,直予人「專業霸權」之感。而在「司法保密」、「科技強警」、「透明度低」的形勢下,保安範疇的施政領域猶如在黑幕後進行,諱莫如深。

讀懂狗狗的男人──犬隻訓練師包文俊

#067 阿 Sir 做嘢唔使你教!論盡紙本

文:景嚴

時間:2018年12月9日 10:10

包文俊,澳門唯一一位獲得國際認可的全職犬隻行為訓練師。

包文俊,澳門唯一一位獲得國際認可的全職犬隻行為訓練師。

「狗是人類最忠實的朋友」,相信大家對這句話一點都不陌生,不少人會選擇養狗來陪伴自己,但面對狗狗亂咬亂吠種種不受控的情況,你又知不知道澳門有一位專門解決這些「疑難雜症」的犬隻訓練師?包文俊,澳門唯一一位獲得國際認可的全職犬隻行為訓練師,究竟當初為何選擇入行?到底犬隻訓練師的工作內容是什麼?

實現所想必須不斷努力

包文俊自小時候就喜歡狗,曾經向母親提出請求想養一隻狗狗,「她便記在心裡,直到有一天在某間車行遇到被遺棄的唐狗,還是很小隻,就帶了一隻回家養。」13歲的包文俊迎來他人生中第一隻狗狗,也是日後成為犬隻訓練師的「啟蒙老師」。他憶述,當時年紀小,面對狗狗到處大小二便,把籐椅﹑報紙和各類傢俱咬得體無完膚,除了生氣外,以前的教育觀念就是打和鬧來解決,打到狗狗縮在角落怕了他,「覺得無辦法又不知道可以怎樣做,當年哪有什麼訓練師,我決定去找些有關訓練狗隻的書籍來看,遍尋澳門的書店都沒有,最後讓我在內地的書城找到了,從那次起我才知道用什麼方法來訓練狗狗,也教好了我的第一隻狗。」這次成功促使包文俊去接觸犬隻訓練師行業,直到他到台灣升學,仍舊會翻閱關於訓練的書,聽聽相關的講座加深了解,亦在考慮投身這個行業,當一名犬隻訓練師。

有關犬隻訓練一共分為兩種,一是訓練警犬等工作犬的訓練師,另外是針對犬隻行為矯正方面的訓練師。不過在澳門,有關犬隻訓練範疇的學習渠道幾乎為零,想要考取訓練師的牌照證書,就只能遠赴外地。包文俊畢業後到社服機構擔任行政文員,儲蓄一筆「考試基金」,先後到北京﹑美國﹑印度等地考取各類訓練師證照,當時他的上司更允許他停薪留職一個月去北京上堂考試,他笑說自己已是十分之幸運。

包文俊指,遇過有些客人以請教訓練方法為名,希望他說出「狗狗沒辦法再教好」這句說話,好讓自己安心送狗狗去安樂死。

包文俊指,遇過有些客人以請教訓練方法為名,希望他說出「狗狗沒辦法再教好」這句說話,好讓自己安心送狗狗去安樂死。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犬隻訓練師不易做

直至四年前,包文俊決定辭去原有的行政工作,開始全職去當一名犬隻訓練師。他坦言,其實當時還有很多證書未考取,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初期是幫身邊的朋友訓練他們的狗狗,不算太正式,所以收費價格十分低,收入也十分不穩定,靠僅存的積蓄生活。「我相信很多人都想做訓練師,但是要辭去工作的同時,又要投放大量金錢和時間,未必人人都可以做到,如果家人不支持的話,更是難上加難。」為了繼續經營訓練師的事業,包文俊與志同道合的友人合伙開了一間寵物美容店,雖然收入水平依然偏低,起碼比以往穩定一點。

「之前澳門已經有兩位犬隻訓練師,經過一段時間後,因為收入實在無法支撐生活,月收入可能才得六千多塊,比勞工還要低,即使轉做兼職訓練師,慢慢都會以正職為主,陸續退場。」而經濟這個現實難題不但考倒行內的人,亦令想入行的人為之卻步。包文俊曾鼓勵本來在警犬隊工作的朋友加入全職犬隻訓練師的行列,最後礙於家庭問題只好放棄;他的一名女學生亦想過要當訓練師,結果一頓飯的時間就知機會微微,「我跟她分析並排除任何經濟理由,需不需要供樓﹑沒有工作是不是也能維持生活﹑計劃生育與否,甚至提議她先做兼職訓練師,最後她的家人不支持她在這方面耗費太多時間,就此作罷。」

包文俊嘆了口氣,他深知不好入行,很多人畢業後都有一股雄心壯志去做訓練師這件事,如果有一定的經濟能力,他亦建議不妨到不同的地方考取各種證照。「現實是很多人知道我的收入後,會說如去考警察當警犬隊,一直以來未有人知道真相後還走去當訓練師。」他感到無奈,卻也無能為力。

或許很多人會問,為什麼賺得不多,又要堅持做犬隻訓練師?包文俊坦言,其實也很多次想過放棄,做得辛苦之餘,也無法支撐起自己的家人和未來的計劃,令他不斷反思是否要繼續做下去?但在日常教學和工作的過程裡,無形中給予他一種動力。「平常上課的時候,女朋友都會幫我去分享事例,用我的方法去教朋友;有些學生經過課堂後,對狗隻有更多的了解,他們想領養狗狗,也會聽取我的意見;有些主人真的很聽我的話,讓他們的狗狗能夠有個幸福的家,這樣的成就感就是推動我做下去的原因,有時會想能做多久是多久。」

作為訓練師,包文俊當然也是愛狗之人,他自己亦養了兩隻狗,都是由收容所領養回來的,其中一隻就是訪問過程中,靜靜坐在一旁的唐狗Google。

作為訓練師,包文俊當然也是愛狗之人,他自己亦養了兩隻狗,都是由收容所領養回來的,其中一隻就是訪問過程中,靜靜坐在一旁的唐狗Google。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訓練師要花時間與心力

大家想像中的犬隻訓練師,也許只是對著狗狗進行長時間的訓練,矯正牠們的行為,但其實訓練師首先是從了解狗狗主人方面入手,花時間與心機聊天,了解他們情況。「一定要知道主人的個性﹑生活習慣﹑真正想法是什麼,這樣才能用某些方法配合牠的狗狗做訓練。有些主人會故意隱瞞,我就只好引導他說真話,再找方法去教導狗狗。」

對症下藥是很重要,就像包文俊遇到一位男主人,養了一隻七歲多的柴犬,可是7年來主人都無法親近愛犬,就連餵食也要特製一米五的長管「運糧」到碗裡,不准靠近牠吃飯的地方,否則這隻柴犬便會撲過來咬人。「如果主人跨過牠﹑接近牠,或是打擾牠的話,就很容易撲過來死咬主人的鞋,弄得那位主人在家裡都不敢穿拖鞋,這樣的生活過足七年,我也很佩服這位主人從沒有放棄過他的狗。」然後,包文俊上門了解狀況,柴犬全程縮在一角,主人也不敢去摸牠,才知道原來這位主人之前已找過好幾位訓練師,但每次都失望告終,在數次的訓練過程中,發生了令狗狗對主人產生極度不信任的狀況。「以前有位香港的訓練師,可能會用到釘帶,將狗狗壓落地直到牠求饒才放手,或是用拳套塞住牠的口,訓練狗狗不能亂咬,直至呼吸困難再拿走拳套,這種方式很極端,狗狗自然會抗拒、作出攻擊。」

後來包文俊花了不少功夫和時間,帶這隻柴犬去做牠最喜歡的事—散步,逐漸讓牠熟悉撫摸的感覺,以正向訓練去引導狗狗放下警戒心。「好似我教學生一樣,要先知道狗是怎樣的一種動物,牠們的行為代表著什麼,要去了解狗的心理;不是說覺得狗狗好得意,在家裡便可聽聽話話養著就行,狗也會吠叫,也會咬人,當牠遇到認定為危險的時候,只可在逃跑或攻擊二選其一,我希望大家了解到這一點,明白要如何對待狗狗。」

包文俊表示,其實狗狗都會希望與我們一起接觸不同的環境和人,現時許多海濱公園及大型公園均適合帶小朋友和狗狗一起去玩,可惜的是主人除了自駕,想帶寵物乘搭交通工具,可謂難上加難。

可惜的是主人除了自駕,想帶寵物乘搭交通工具,可謂難上加難。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看到狗狗與主人關係好轉,包文俊深感欣慰,但他亦補充,有時候對狗狗過度溺愛也不是一件好事,他遇到最棘手和誇張的事例,正因一位女主人與狗狗之間有太過緊密的聯繫,導致狗狗患上嚴重的分離焦慮症。「狗狗覺得全世界只得主人,其他人都是不好或是不存在,當牠主人不在身邊,牠就會處於極度沒安全感的狀態,誇張到可以徒手將一道實木門挖穿,挖到手指都受傷也不肯停,這隻狗狗已經是達到精神病的層面,對我來說是一次大挑戰。」為了將兩者的距離拉遠回復正常,他制定了一系列的任務給女主人,例如一星期裡要有三天約朋友外出,晚上十時後才能歸家等分散注意力,與此同時由朋友去帶狗狗到不同的地方散步,提升狗狗的學習能力,戒掉對主人的過度依賴。「其實整個訓練不單是針對狗,主人的行為很容易影響到牠,更多地是針對主人方面進行心理輔導,如果訓練過後這位主人繼續對狗狗呵護備至,我相信很快就打回原形。」

毫無疑問,工作有開心的地方,也會有挫敗的時刻。包文俊指,遇過有些客人以請教訓練方法為名,希望他說出「狗狗沒辦法再教好」這句說話,好讓自己安心送狗狗去安樂死。「其實客人心中早就有答案,只是想透過我說出答案,至少對其他人都有個交代。」他覺得收到酬金,心裡卻忐忑不安,狗狗之後的命運成為了未知數。

為狗狗爭取更多包容

狗狗雖是最受歡迎的寵物之一,不過在澳門,主人可以帶愛犬出外散步的選擇並不多。包文俊表示,其實狗狗都會希望與我們一起接觸不同的環境和人,現時許多海濱公園及大型公園均適合帶小朋友和狗狗一起去玩,可惜的是主人除了自駕,想帶寵物乘搭交通工具,可謂難上加難。「比如我沒有車的話,牠無法去到路環那麼遠,也無法去到獸醫院,我明白巴士人多,帶寵物不好;我亦理解的士可能空間或衛生問題而拒載,那興建中的輕軌,未來能不能參考其他國家地區的做法,規定將狗狗放在籠裡面,或是需要購買半票牽著狗帶入閘,實現人與寵物共乘呢?」包文俊提及的不止交通工具,餐廳﹑學校等公眾場所,他都期望得到政府和社會的支持,開放讓狗隻進出,提升牠們享有的福利。

作為犬隻訓練師和動保團體的一員,包文俊覺得近年來人與寵物之間的分歧漸趨顯著。

作為犬隻訓練師和動保團體的一員,包文俊覺得近年來人與寵物之間的分歧漸趨顯著。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動保法許多細節仍需優化

作為犬隻訓練師和動保團體的一員,包文俊覺得近年來人與寵物之間的分歧漸趨顯著,尤其是《動物保護法》討論過程以及出台之後,社會對於「大狗會咬人」﹑「狗會亂大小二便弄髒環境」等既定的負面行為放大,他希望能夠增加大眾對狗隻的認知。而比起大眾的不理解,更令他灰心的還有《動保法》的停滯不前,「經過七年的努力,至起碼動物保護這件事終於出現在法律文本裡面,但真的足夠了嗎?」當初法案諮詢期間他曾提及過,以犬隻豁免佩帶口罩評估測試為例,無端被陌生人摸來摸去,一般的狗隻都會感到害怕,會選擇躲避或攻擊,如此一來測試的用意何在?有關虐畜的罰則條文是否應有更清晰明確的定義和規範?「《動保法》裡太多的細節都需要去優化,我覺得《動保法》要繼續發展下去,也希望不要只得官員去溝通,應該邀請動保人士及團體﹑專業的訓練師,甚至那些在國外研究動保法律的專業人士一起去討論,建造這套法律,而不是像現況,純粹給爭取《動保法》的人一個交代,只是『袋住先』。」

作為訓練師,包文俊當然也是愛狗之人,他自己亦養了兩隻狗,都是由收容所領養回來的,其中一隻就是訪問過程中,靜靜坐在一旁的唐狗Google。「因為大家印象中唐狗比較惡,頑皮好動不太好養,我之所以領養牠,改變了牠的『狗生』,目的就是希望大家知道,只要有耐心教導狗狗,不論是哪個品種,都可以健康活潑地陪著你。」包文俊笑言,雖然有不少養狗人士發現問題後,都會尋求訓練師幫忙解決,但一提到要花費一段時間和金錢的時候,很多人都會打退堂鼓,說考慮一下然後不了了之。不過站在他的角度,只要網絡上有人向他諮詢,他很願意提供免費的「遠程教學」。

因為由始至終,他認為最重要的是,每隻狗狗都能開心快樂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