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報道黑熊BOBO事件簿
即時資訊、特別報道、即時評論。

BOBO「頭七」未過 即被開始製成標本 市民:咁嚟害佢 好殘忍!

即時報道黑熊BOBO事件簿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8年11月25日 19:19

BOBO「頭七」未過,民署便漠視民間強烈的反對聲音,開始將牠製成標本,引起公眾極大反感。雖然今日天雨,但仍有市民自發於今日下午三時到二龍喉公園悼念BOBO,並表達反對將BOBO變製成標本的訴求。其中有市民直言,認為將BOBO變成標本是「咁嚟害佢」。「佢入土為安,完整咁樣,等佢投胎去邊度都好,或者返返去佢自己國家啦。唔好咁陰公丫嘛。」又不認為其標本具有教育用途。

對於民署管委會主席戴祖義昨日表示「希望將科學歸科學」,悼念活動發起人陳俊明認為,不能濫用科學之名,去抹殺人的感情。「科學價值是否咁大,高過大家市民的情緒、人文關懷、人性?科學凌駕人性,牠的科研價值是否去到咁大的地步,這我覺得是值得考量。」又表示,「現在很多標本(製作),視乎你技術,(遺體)可以放兩星期也沒問題。」 

市民:死咗都冇個全屍?唔好咁陰公丫

有到場悼念BOBO的市民表示,反對BOBO被製成標本,認為應以遊行表達訴求,「冇人行即是冇人反對」。她表示,應讓BOBO入土為安。「佢已經幾十年響度啦!你仲加……即是要劏肚喎,又要盛呀,咁嚟害佢?佢入土為安,完整咁樣,等佢投胎去邊度都好,或者返返去佢自己國家啦。唔好咁陰公丫嘛。你劏咗佢個肚,擺響度,困住佢響度?邊度都冇得佢去囉,係嘛?你咁殘忍!」

對於民署表示BOBO做了標本後可作教育用途,該市民駁斥:「有咩教育用途丫!你咁樣嚟教導乜嘢出嚟呀?淨係咁樣畀個樣佢睇,不如影個相擺喺度佢睇仲好啦。你咁樣嚟害佢,死咗都冇個全屍?唔好咁陰公丫。」又認為,民署是藉BOBO賺錢,「諗住攞佢嚟發財,入場費。」直言覺得民署「唔啱」。「佢已經幾十年響嗰度,我哋個個對佢有感情,佢已經咁老,安安樂樂咁去,應該畀佢安安樂樂咁走。你仲加困住佢響嗰度?攞嘢困住佢,仲劏佢個肚,咁嚟毀壞佢?」

陳俊明:不能濫用科學之名 抹殺人的感情

活動發起人陳俊明

活動發起人陳俊明表示,對於民署昨日表示已開始將BOBO製成標本,感到非常愕然,又認為民署欺騙市民,「你們慢慢理性討論,我先做標本。是否長官意志可以凌駕所有事?」「他一方面說理性討論,另一方面原來一早已經暗地裏不需要再討論,怎討論都是多餘,好傷害市民的情感。」

對於民署管委會主席戴祖義昨日表示,「希望將科學歸科學,與其他事混為一談講唔通!」陳俊明認為,「如果一切不以人情先行,其實科學變成很冷漠無情。我們不能濫用科學之名,去抹殺人的感情。」「我不知道戴主席有沒有感情。但我知道我自己很講科學,但我亦很注重感情,所以我覺得這兩方面並沒矛盾,但哪樣先行,我覺得一切以人的感情先行,也看不到有必要性一定要將牠的遺體造成標本,才可達到教學目的。」而且教育亦包括生命教育。「科學價值是否咁大,高過大家市民的情緒、人文關懷、人性?科學凌駕人性,牠的科研價值是否去到咁大的地步,這我覺得是值得考量。」

本身是生物老師的他表示,不是反對用標本做教學,但BOBO是澳門人的「老朋友」,今次並沒必要將牠一定要製成標本,很多教學都可以用其他方法替代,不能以教學作為「擋箭牌」。他又質疑,教學教材講到黑熊的部分很少,BOBO的標本在教學中究竟有多大的幫助。「教育意義真的不大。如你說這是世界上很罕有的,其特徵性很難用模型取代,我明白,像很多珍貴魚類,如很難找到第二個標本,那真有科研價值留下。但很多博物館和標本館都有黑熊標本,但澳門是否真需要用到我們真正的BOBO去做展示品?因為只有外觀,根本看到不內在,你能學到多少生物知識?我會很懷疑。」

「最關鍵是民署缺乏環境教育。展示標本時大部分只有標本名和年份、在哪裏發現,但沒有一些關於人和牠之間的關係,或更多的資訊,如怎樣去保護牠,市民看完後,哦,死物,和我們沒關係,可能只是一個展品。一直以來的是一個很失敗的一種教學。」

那麼,BOBO會否即使變成了標本,也未必能做到教育用途,白白被犧牲?「有可能。如按他的關例,可能只是一個展品,寫着名字BOBO,邊年邊月邊日被發現,可能未必會有更多的詳細背景,當然我們希望這不會見到。」他又表示,擔心這會變成趨勢,民署不斷搜羅外地的動物回來養,「養死了之後做標本,以科學為名。我覺得這是很殘忍的做法。圈養動物本是已(被)不贊成繼續。」

「我不知道他以陳列為主,是想豐富他的陳列館,滿足自己功利的目的,還是關顧澳門市民的感情。我不是否定一個標本館,因為很多收藏是澳門已消失的動物。但BOBO是另一個個案。」陳俊明又表示,曾在網上做了調查,兩日內收到超過八百個回覆,有八成半市民覺得沒必要將BOBO製成標本,亦有不少市民覺得標本也不會有助關心、保育黑熊。

如何製標本?剝皮、拆骨、攞內臟、換假眼

至於BOBO「頭七」未過,民署已開始將牠製成標本,陳俊明認同沒必然如此急切。「現在很多標本(製作),視乎你技術,(遺體)可以放兩星期也沒問題。」「但我相信他一早已沒打算要考慮市民的立場,一早已鐵定要這樣做,亦可能成為標本館的鎮館之寶,這很傷我們情感。」

「我自己讀這科,他們的做法我一定知,剝製法,一定剝皮、拆骨、攞內臟、換假眼珠,一定,一定係。冇嘢可以替代真眼珠,所以我很清楚根本沒必要,點解你要咁做?純粹就係冇得拗,大家都冇得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