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6 垃圾會即時報道
直選議員蘇嘉豪早前在立法會全體會議議程前發言中,批評官委制度助長立法會成為市民口中的「垃圾會」。隨即引起建制派議員再一次的圍攻,直選議員宋碧琪亦在議程發言時不點名批評蘇嘉豪,不尊重立法會議員,踐踏立法會尊嚴。間選議員黃顯輝更提出抗議,認為蘇嘉豪的發言使用到了「垃圾會」字眼,是對立法會的侮辱。立法會主席賀一誠表示,會將有關抗議交章程及任期委員會處理。 事實上,「垃圾會」一詞已非首次出自政治人物的口中,立法會前主席曹其真在其主席十年工作情況總結報告中,就提到「而回歸後特區立法會需要面對澳門原有法律嚴重滯後,難以適應 和滿足社會發展的需要,過往立法會長期民望低下被斥之為『垃圾會』等諸多問題。」而曹其真所言亦無引發爭議,另一邊廂,保安司前司長張國華亦曾多次提及立法會是「垃圾會」。 今次事件發生後,坊間不少意見批評建制議員的做法,亦有意見批評議會未能包容不同意見,尤其是來自坊間的批評聲音。究竟最終章程及任期委員會會如何對「垃圾會」一詞作出定義?身兼章委會秘書的黃顯輝,其抗議最終會否成立?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立法會被稱「垃圾會」 一哥問記者:你教我點做

2018-10-26 垃圾會即時報道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8年10月20日 15:15

立法會主席賀一誠

立法會今日舉行開放日予公眾參觀。立法會主席賀一誠接受傳媒訪問時,被問到對於市民認為立法會是「垃圾會」有何看法,會如何回復市民信心?他坦言「好難」,認為市民對事情各有看法,立法會有其權限,且工作一定會損害到部分利益,「都是有人罵」。會否想一些方法迫使政府面對公眾的意見?賀無奈對記者道:「調返轉,你做我個位,你畀個好建議畀我?我點樣做得更好,唔會畀市民鬧?真係冇可能。」

立法會常被公眾揶揄是「垃圾會」。賀一誠指,社會對事情各有看法,直言工作一定會損害到某些人利益,「都是有人罵。」「例如有人說(立法會)不修法。你說對不對?各有看法,一部份人會拍手掌,一部分人一定不會拍手掌。法律就是這樣。」「政府每年的(現金)分享計劃都很多意見。派錢都說不滿意,有什麼可以做到滿意?我真的想不到。」

不過,賀一誠指在出任主席後,立法會是作出一些改變,例如設立法會會議直播,質詢、辯論的次數亦有上升;又指,立法會第一個會期有十四份監督政府的報告,亦有多份口頭質詢。「以前跟進委員會有冇咁多報告?大家可以對比。」

他表示,市民需要明白立法會的權限。「我們有權力去監督(政府),但不代表我們可以去執法。」被問到立法會未來會如何加強工作,回復市民信心?賀一誠坦言「好難」。但會否想一些迫使政府面對公眾意見作改善?賀無奈向記者說:「調返轉,你做我個位,你畀個好建議畀我?我點樣做得更好,唔會畀市民鬧?真係冇可能。」

制度上可否加強?「你說什麼制度?」「我們常叫他們來回應質詢,你說我們還有什麼可以做?司長個個都來了。」法律上賦予的監督權力不足?「法律給我們多少,我們做到多少。」會否改法律、議事規則?「議事規則改不了《基本法》。」指《基本法》讓立法會做多少,就做多少,不能跨越權限。

對於早前有議員批評立法會是「垃圾會」,賀一誠表示交由立法會章程委員會研究何謂侮辱立法會,賀今日補充,接受市民對立法會不滿意,但立法會議員在大會這種言論是否適合,需在章程及任期委員會研究。「因為市民對我們不滿意,罵什麼,我們都要接受;行政也好,誰也好,我們一定要接受,這個我們從來不會反駁。做得不好,被罵是應該的。(但)自己作為一份子,自己抵毀自己個會,是否應該這樣呢,這就讓章程委員會研究下,我們沒什麼紀律程序。」

他又表示,議員畢竟是由市民選出的楷模,不希望立法會變成一個吵架的地方。「如果在這𥚃大家用粗口,潑婦罵街,或大家很不規矩,這對社會是否不好的影響?這個我們要從另一個角度看問題,不能單說我喜歡說什麼,我的民主,我的權利,我的自由。」他認為,立法會大會時直播是佔據了大眾傳播的空間,如不斷發出「入到嚟立法會都變垃圾」,對受眾有影響。「我們佔據着澳門的大氣電波,一定要分析這問題,如我們個個坐在這裏講粗口,每個人都有權利,粗口不是犯法,這是否好事?」

他亦預計立法會在這個會期的工作會十分重,「我們現在手頭已有21個法案,有9個基本上成熟。」他希望,「的士規章」法案可以盡快完成審議,「因為社會都很需要。」

另外,政界和坊間都傳言,賀是下任特首的熱門人士之一,記者問到在立法會多年看到政府不少問題,將來做特首會怎樣處理解決?他笑言:「呢個問題我就唔會回答你,你套得我好犀利。但我認為政府的行政上肯定有改進空間,任何一個政府都有改進空間。」

查詢及刊登網上廣告:[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