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

【來論照登】均富社會 世界大同 

來論

文:關雲飛

時間:2018年10月2日 0:00

筆者在早前文章《回應王進柏:反誅心論及談「行政主導論」如何危害澳門社會》,批評不斷為修改新《土地法》說項的王進柏,其行政主導倡議只是在力圖遮蔽利益輸送。王某沒有回應筆者之餘,更變本加厲,發表新一篇《不修土地法 千億賠償誰買單?》,嘩眾取寵地以來歷不明的天文數字,繼續為修法護航。筆者認為,王某言論皆置澳門市民福祉於不顧,此風不可長,必須以正視聽。

王某說,「政府若然施政失誤,便有賠償之責。那麼現實中澳門政府應承擔多少賠償金額?海一居爛尾樓風波,為此問題提供了線索……海一居發展商要求政府賠償至少 600 億元……退一萬步說,就算每幅土地的發展商向政府申索的賠償額,只及海一居訴訟的十分一,政府需面對的索償金額,便已高逾三千億元!這個金額,佔澳門政府財政儲備總額近 80%,澳門一年本地生產總值逾 90%!」

這段文字看來頭頭是道,但王某的天文數字推算,其實只建基於一個虛浮假設:海一居發展商真的將會被賠償至少600億元。這個假設的荒謬處,是王某嘗試弄假成真——訴訟仍未定局,為何王某竟可未卜先知,一口咬定海一居發展商必會得償所願,政府必會按其要求賠償相同金額?事實上,海一居最終爛尾的原因,離不開海一居發展商保利達囤地超過二十年的事實,就是王君絕口不提!學生遲交功課,然後受到老師懲罰,合情合理,但王君卻不認同,反而認為老師應向遲交功課的學生道歉,王君就是以此荒謬絕倫的邏輯推算天價賠償數字!

筆者認為,新《土地法》其實並無所謂衍生爭議、引致社會撕裂的問題。處理方法其實很簡單:縱容囤地,就是不公義,就是對小市民不公平,故此現在澳門特區政府不理會腰纏萬貫的既得利益商家的雜音,不被甚麼「破壞澳門營商投資環境」、「擾亂國家在澳門的國際政經戰略佈局」之類的假大空言論所蒙蔽,不放生任何囤地商家,一律強而有力地收回這些承批期內沒有被充分利用的囤積土地,並且不為官方收地決定賠償任何一分錢財,就是正確合理。

我們要明白,社會需要政府,就是為確保所有事情有規有矩、還富於民、令小市民得益,所以向既得利益者說不、打擊囤地,就是最符合澳門利益的正道。我們要知道,澳門是由政府管治,不是由商家管治,道理應該是由澳門特區政府依法辦事說了算,侵蝕澳門小市民利益的商家不得妄議。

澳門寸金尺土,土地是澳門良好管治的終極基礎,其他一切都是次要。為澳門市民福祉著想,打擊囤地非常必要。關於這一點,「論盡媒體」今年8月專訪工聯議員李靜儀《有傳崔世安將啟動鬆綁土地法 李靜儀反對修法︰不應開後門》,完全說出筆者心聲。內文的一段說:「李靜儀表示,政府批出土地是需要為公眾服務……若果批出的土地拖了十年廿載都不發展,就是浪費公共資源,從公共利益的角度而言,不應該有無限閒置土地,否則就對社會發展不利,亦有違當初批出土地的目的。」事實與道理擺在眼前,囤地商家就是裝傻、妄言賠償。要賠償的應該是他們,又怎會是政府?

要還富於民,最直接的方法,就是由政府儘速向商家充公囤積的土地,然後改變這些土地的用途,將之發展成老人院、醫院、公屋、學校以及所有能造福廣大小市民的社區設施。今年9月,李靜儀與另一位工聯議員梁孫旭,就澳門氹仔前海洋世界批地閒置超過20年的問題,主張收回囤地,用作興建公屋或其他社會設施,這完全觸動了筆者內心強烈的共嗚。筆者很慶幸,澳門仍有工聯這些貫徹左派精神、為民拯命、不斷向既得利益者說不的義士,筆者在此誠心支持李靜儀、梁孫旭等工聯議員。

明年將是澳門回歸二十年,這令打擊商家囤地變得更具逼切性,因為要擦亮澳門特區管治的成績表,政府應以強行收地作為重要的工作目標。最近新聞提到,未來澳門勢成比卡塔爾更有錢的全球富裕之地,老實說,這對一般澳門小市民而言毫無意義、絕非澳門回歸二十年的理想賀禮,因為這些財富,都只由一小撮商家分享,小市民無從分沾。澳門缺的不是經濟增長,而是均富平等。建設均富社會,剷除由商家壟斷的銅臭邪惡,這個未來澳門大同世界願景之實現,才真正值得小市民期待與慶賀。

(來論照登,不等於本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