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07 狗場規劃每週專題
日前工務局向城規會委員介紹《逸園跑狗場原址土地利用規劃研究》,方案建議狗場土地用途以社文康體為主,不作商業或住宅用途;會預留8,000平方米土地興建學校;體育設施不小於現時規模,並適量增加設施空間;優先考慮無須獨立佔地的地區性社會設施,並加入政府辦公設施,以及保留地下空間日後作蓄洪池等防災設施之用。 自政府宣佈會於今年7月份收回狗場土地後,未來的土地用途就一直備受社會關注。而今次政府耗資145萬元所進行的規劃研究,雖然社會對於其方向沒有太大爭議,但有意見就質疑政府今次未有連同研究報告一同公佈的做法。另一方面,雖然有不少意見認同於狗場地下興建蓄洪池,但亦有意見質疑其防災作用究竟有多大?而面對體積龐大的蓄洪池,附近渠網又是否能承受這麼大的排水量? 另外,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曾經豪言要在狗場土地興建四所學校,規劃方案建議預留8,000平方米作教育用地,社會質疑用地面積是否足以「硬塞」四所學校?未來在這上學的學生會否出現「迫沙甸魚」的情況?

林零:狗場規劃研究應公諸於世 落實規劃應等埋總規

2018-09-07 狗場規劃每週專題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8年09月8日 13:13

新澳門學社理事兼土地公社成員林零

狗場地段的規劃方案終於出爐,將用作教育、體育、社服及政府設施。新澳門學社聯同網上組織「我地.規劃(今土地公社)」於2015年發起「社區提案—狗場土地利用規劃」,收集北區居民對狗場地段用途的構想。當時曾參與發起活動的學社理事兼土地公社成員林零表示,今次政府所提出的方案佈局尚算合理,亦贊成以「單純化」的方式去利用這片土地,但政府今次公佈的方案過於初步,當局應公佈《逸園跑狗場原址土地利用規劃研究》報告,更應待明年城市總體規劃出台後再規劃相關地段。

談及2015年發起的社區提案活動,林零表示,今次的方案與居民當時所表達的訴求有一致亦有不同。如當時有居民認為應在該處興建公屋,但亦有多名居民認為應保留用地作體育設施之用。他們亦發現,不同年齡層的居民對於狗場用途的構想各有不同,「當時我們由小朋友到長者都有問到,但各個年齡層的意見就有點出乎意外。當你以為青年人想要建公屋時,他們實際所想的是保留體育設施;你以為長者想要多點公園,但他們竟是希望想多建公屋及老人院舍;而在中年階層中,亦有不少人會希望可以設夜市。」

「長者之所以會有這想的想法,是因為希望能居住在子女的附近,不希望離家人太遠。青年人本身已有安定的地方居住,就不會希望社區過份擠迫,因為無需要更熱鬧,故此需要更多的活動空間,甚至小朋友會希望在狗場興建一個遊樂場。」

林零坦言,今次政府所公佈的方案過於初步,僅有框架沒有細節,而真正的規劃方案,就是如何從不同的細節中取得一個平衡,「諮詢當中,市民可否具體地給予一個很好的方案?不太可能,而是他們在諮詢期間提出了自身的訴求,而政府又如何從中取得一個平衡。但是現在我看到的只是佈局,我不知政府聽取了多少意見。」

雖然工務局公佈了狗場土地的規劃佈局,但是其委託新域城市規劃暨工程顧問有限公司所製作的研究報告全文卻至今仍未公佈。林零就認為,政府一定要公佈研究報告,「或者最起碼整理出一個大概的訊息出來。」又指當年進行社區提案活動時,他們亦曾列出狗場周邊區域的人口分佈、社區設施數量等,讓居民知道自己居住的環境中正在發生什麼事,之後才讓他們表達對設施的想法。

「現在政府無公佈更多細節,只有說會有教育、體育及社會設施用地,細節是如何?無人知,究竟研究報告的內容與政府決定的三塊用地,中間的關聯有多大?我想連政府自己都說不出。體育設施的分佈究竟如何?有多少設施可以帶給社區上的人?會否有公共空間?這些是政府必須交代的。」

去年行政長官崔世安曾經表明會就狗場土地規劃進行諮詢,但事隔半年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隨即「反口」,稱不會就規劃作諮詢。林零認為,狗場土地面積廣大,若缺乏正式的公眾諮詢,就會令居民無法就規劃發表意見,方案最終亦會遺留許多細節,「現在最缺乏的,就是政府的思維可以去到幾細緻。」

林零強調,狗場規劃理應要待2019年城市總體規劃面世後方可出台,「雖然總規不是萬靈丹,但這樣才會令人看到整個框架,了解到城市每一樣東西的細節是如何的。狗場這麼大面積的土地,肯定會影響到其周邊的區域。若以現時以分散在不同規劃條件圖的方式進行規劃,究竟狗場土地出來的Big Picture會是如何?這是沒有人可以看得到的。我相信現在的方案只是很初步的規劃,之後仍會進行調整,並要經城規會討論,完成時都已過2019,變相令這個方案亦有很多討論及調整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