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照登】回應王進柏:反誅心論及談「行政主導論」如何危害澳門社會

來論

文:關雲飛

時間:2018年09月4日 15:15

最近,支持修改新《土地法》的聲音又再此起彼落。發展商財雄勢大,動員政治游說,爭取各方支持有利商家的立場,這在任何政治社會都是平常事。但有別於以往,近期有文章以誅心論來包裝支持修法的立場。署名「王進柏」、發表於《愛瞞日報》的文章〈澳門《土地法》爭議背後不能說的利益爭奪〉,從前中聯辦主任李剛因涉貪腐而下馬開始談起,轉而將矛頭指向一些澳門政治人物,指反對修法的立場背後,其實也涉及私利。身為長期關心澳門政治、兩袖清風、不代表任何人說話的小市民,對誅心論歪風有點看不過眼,也想反駁王進柏支持修法、但對澳門有害的「行政主導論」觀點,寫下這篇短文,以正視聽。

首先要批評的,是王君有關反修法立場背後利益瓜葛的說法。按他的說法,有人反對修法,是因為他們樂見政府「一刀切」收地,人為製造澳門土地供應短缺,增加緊靠澳門的珠海土地需求,進而令那些在澳門周邊擁有地產投資的反對修法者,可以享受不易被察覺的好處。這種說法看似頭頭是道,但背後假設其實有問題。

訂閱每月紙本

王君的假設,所謂反修法既得利益者,從來沒有公開申報利益,所有行動都在暗處進行。不過,有留意新聞的都會知道,根據澳門《財產及利益申報法律制度》,澳門特首、主要官員與立法會議員等,都需要向終審法院申報資產,而且申報內容需被公開,各位到澳門行政區法院網站便會清楚見到一欄,名為「財產申報查閱」,按下進入,可自由選看官員、立法會與行政會成員,乃至「公營企業、公共資本企業或公共資本佔多數出資額的企業,以及公產的特許企業的行政管理機關及監察機關的據位人」的利益申報。

王文提到的立法會主席賀一誠,網上載有他於2013年與2018年提交的資產申報。細閱賀2018年的申報,內容相當詳盡,他在不同企業的職位與資本參與,乃至他在不同社會組織的職務,所有資料都一目了然。王君煞有介事在文中說:「賀旗下就有珠海熊谷房產發展有限公司」,這其實是在申報內輕易找到的公開資料。利用公開資料寫作誅心論,此風不可長。

要批評的第二點,是王君對權力制衡的政治立場。閱讀王昔日發表的文章,會發現他其實是「行政主導論」的忠實支持者。2017年9月,他曾寫過一篇文章,題為《澳門立會選舉的缺席議題︰行政主導能回正軌嗎?》,在這裡摘錄文章末段數句:「或許立會監察是很重要,但透過設立合理機制,讓政府重回行政主導、提高效率的軌道上,才是澳門發展的合理方法,空談監察,有將無兵,只是徒勞」。讀完這幾句,我終於明白為何王君極力支持修法。

在王眼中,權力制衡與監察可有可無,「行政主導」才是王道。將這套邏輯放在新《土地法》社會討論之中,王君的立場會變得顯而易見:一切皆要以「行政主導」為綱,源於政府內部不受節制的裁量權、涉及土地利益輸送的歐文龍巨貪案可以忘記,減去政府裁量權、截斷官商勾結可能的新《土地法》就是不合理、不應存在。說到底,王進柏就是將「行政主導」當作盾牌,支持包庇,反對「陽光政策」。

王君費盡功夫,原來只為澳門藏污納垢說項與護航。如果他的這種言論也能夠得到愈來愈多的支持,澳門的明天肯定會令人感到憂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