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 城規博奕論盡紙本
回顧過去幾年,澳門不時發生民居與「鄰避設施」距離過近的爭議。除近期爆發的「火葬場事件」,還有多年一直未解決的「污水廠惡臭」、二〇一六年的山頂醫院傳染病大樓 建設等等。而在多次爭議事件中,坊間都強烈批評政府欠缺長遠規劃、目光短視、專業傲慢、透明度不足等。顯然,特區政府並未吸取教訓,不斷重蹈覆轍,結果社會資本不斷虛耗。 在崔政府治下,即使是經過兩輪諮詢的規劃,長官亦可一句推翻;地點再不適合,政府亦可強建公屋,頂多數量打個八折。當我們討論澳門城規,我們看不見一套溝通的邏輯:為甚麼火葬場要在氹仔?為甚麼火葬場不能在路環?為甚麼偉龍地段適合建公屋?當欠缺開誠佈公的溝通,也沒有理有據的構想,民間反彈自是必然。 . 每月一號出版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

斟水地圖:飲水是市民的基本權利

#063 城規博奕論盡紙本

文:月光、虫單

時間:2018年07月25日 10:10

買水方便不如斟水方便

樽裝水近二十年大行其道,但仔細想想,購買一支水真的那麼便宜嗎?與澳門自來水比較,樽裝水簡直是暴利。一支普通700毫升的樽裝水要2.5元,然而,澳門家用水一立方米是4.48元;屈指一算,700毫升的自來水簡直「一文不值」──僅需要0.003136元,兩者相差近800倍!買一支樽裝水真的好方便,但幾塊錢背後的環境成本足以望而生畏──有研究指出每生產一公升樽裝水便要用上三公升飲用水──何況是其涉及的碳足跡,澳門樽裝水的生產大多在外地,故此要經長途的運輸才能到達消費者手中。數據顯示,每製造一噸的聚脂纖維膠樽(PET)就會產生約三噸的碳排放。以2015年環保局的數據為例,澳門一年丟棄約17噸膠樽,即是光在飲用樽裝水或飲料上,澳門一年至少消耗掉150桶原油。雖說膠樽可以回收,但澳門的塑膠回收率極低,無異於每買一支就丟掉一個膠樽。自攜水樽可以減少膠樽的浪費,但問題就在於有沒有足夠的斟水點讓市民便於斟水。

「澳門斟水地圖」透過Google地圖查看。

「澳門斟水地圖」透過Google地圖查看。

筆者自攜水樽出門已有一段時間,習慣去到不同的地方都會觀察一下有沒有設置飲水機。有一次途經中區的公園找飲水機,便向在場的清潔女工詢問附近有沒有水機,「對面就有超市,去超市買吧,買支水好便宜嘛。」這個不假思索的回答仿如中了樽裝水的毒,其實市民只需要補充飲用水而非隨手附送的膠樽,但事實是:澳門的汽水機(自動販賣機)比飲水機多。政府會在有市民需要飲水的地方設置汽水機,但未必會安放飲水機。市民大眾普遍接受以購買樽裝水去解決喝水問題──畢竟澳門是個商業社會。但相較之下,此與筆者去台灣體驗的斟水文化大相徑庭。在台灣要找飲水機容易多了,地鐵站、公園、學校、甚至連便利商店皆可斟水。在地的台灣朋友更補充:「找飲水機?去宮廟啦!台灣的宮廟一定會有飲用水和廁所提供。」為甚麼?因為飲水和上廁所都是人們最基本的需求、每個人應有的權利。

建議設罝使用提供冷熱溫三種水溫的公共過濾水機。

建議設罝使用提供冷熱溫三種水溫的公共過濾水機。

官民合作推動斟水文化

作為綠色未來的成員,筆者一直希望為澳門建立一個斟水地圖。斟水地圖也不是一樁新鮮事,近年香港已出現「撲水」APP,由出資、匯總到報料都由市民自發進行,用APP分享香港飲水機位置的資訊。今年六月,綠色未來、傳新澳門協會和澳門減塑日常三個團體在近三十名義工、約一星期的走訪以及政府各部門的配合下,共同完成澳門斟水地圖(https://goo.gl/VRAusx),透過Google地圖和香港「撲水」APP提供澳門超過一百個斟水點。首階段對外發佈全澳104個公眾飲用水機位置,主要分佈在圖書館、博物館、衛生中心、大學、政府大樓、民間服務中心等等。

公共水機標明不可用水樽入水,有違環保原則。

公共水機標明不可用水樽入水,有違環保原則。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政府部門對是次協助製作斟水地圖一事,予以正面和積極的回應,如教青局的回覆資料不但闡述開放時間和地點,更逐一附上水機照片。筆者在五月底往路環中葡學校、與校長的閒談中偶爾得知,原來當局在收到消息後特意建議其增設公眾飲水機,而校長考慮到學校不便對外開放之故,於是貼心地在地面層的哺乳室加放水機,而且就在保安室對面,方便校園保安察看公眾進出斟水,且註明:「倘該室正被使用進行母乳餵哺,將暫停對外開放。」此外,去年九月筆者辦淨灘活動時欲往路環圖書館「補水」時撲空,但現在該圖書館和路環中葡學校均已新增水機,非常有助於往後再辦淨灘時的臨時補水,兩處亦成為路環市區週末假期的重要斟水點。

促政府推飲水機指引 

在蒐集斟水資訊的同時中,我們總結了幾處可改善的地方。第一,其中幾個斟水點貼有「請勿用水樽入水」的標示,令筆者大感困惑,這不正與提供飲用水的環保出發點背道而馳?筆者向在場職員查詢時得到「基於衛生問題,這裡不可以用水樽斟水」的回覆;但據我們觀察所知,他們不是絕對禁示用水樽斟水,正如其他地方標明「若使用自備水樽,請勿將樽口貼到出水口位置」(白鴿巢黃營均圖書館),職員只是擔心窄口如即棄水樽容易觸碰出水口而引發衛生問題。第二,不少的飲水機使用桶裝水,出水口只有冷、熱兩種,所以說,假如有人想喝常溫水只可以混合冷水加熱水,這樣不單單浪費能源更是失智之舉。第三,桶裝水較過濾水貴,而設過濾水裝置的水機使用來源於本地公共輸水網的自來水,相對減省送水和換水的人手成本。綜上所述,我們建議政府盡快推出公共飲水機指引,鼓勵出門自攜水樽斟水,避免市民因模棱兩可的準則而降低減塑意欲。其次,若設置公共水機之場地以提供熱水、冷水和常溫水三種水溫的過濾水裝置為佳。另考量到市民關心過濾水機的衛生問題,建議政府參考《台灣飲用水連續供水固定設備使用及維護管理辦法》,例如在飲水機旁設置二維碼,便利市民透過手機等網絡連線裝置即時查閱該水機的檢驗報告,而民辦機構的飲水機旁可備有第三方的檢驗報告。

近三十名義工協助製作斟水地圖。

近三十名義工協助製作斟水地圖。

局方最遲年底有消息

我們已於六月底約見環保局譚偉文局長,並於會議上提出有關斟水建議和工作進程,所幸獲得局方的初步回應:「正着手制訂公共飲用水設備指引,估計最遲今年底推出;推動和方便對外開放的公共部門提供安全衛生的飲用水設備,並尋找適合本澳使用的濾水機,以便在公共大型活動中可在現場提供飲用水。此外,當局亦正與博彩監察協調局協調,減少博企派發過多的樽裝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