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書藝文爛鬼樓
旅行有關

攻上波斯光明頂(四)中伊友好

移動書藝文爛鬼樓

文:小昭

時間:2018年06月26日 17:17

收到「飛鴿傳書」。朋友:「小昭,做乜《攻上波斯光明頂》冇下文?」然後是那位把我們送到光明頂的導遊:「昭兒,你在網上給我點讚了嗎?」 

債主臨門,於是立馬把案上的教務全晾在一旁,先還稿債再說。 

偷懶沒寫稿的這陣子,在我們眼中伊朗發生了很多事。例如美國總統特朗普決定撤出伊朗核協議,並說將再對伊朗實施嚴厲的經濟制裁。友人說收到伊朗當地的司機朋友訊息,說如有生意請介紹給他。另外有風聲說伊朗貨幣貶值不少。我乘機問伊朗導遊:你們生意還好嗎?「可以呀。」不是經濟制裁嗎?「美國是這樣說,看會怎樣吧。」一副「美國你嚇鬼牙?」的態度。然後導遊把話題扯回「點讚」的事情上:「you know, 如你能用中文給我寫些好評,會很感謝你。」 

Well, 中國十三億人口果然是一個龐大市場。事實上,我們攻上光明頂之行,一路上就遇着不少伊朗人向我們打招呼,問是否從中國來。有的說上個月才去過中國辦貨。有工藝品店的老闆說去過香港和深圳。廣場上一位旅遊警察去過北京留學,能操流利的普通話,英文對話卻完全沒法。番紅花店店主見到中國人也熱情地說着一口京片子招攬生意,讓我們這班港澳人士為之驚嘆。 

當然,中國與伊朗的交往密切不是甚麼新聞,甚至可追溯至幾百甚或幾千年前。參觀伊斯法罕的音樂博物館,內裏的二胡、嗩吶、揚琴等等都讓人無比親切。在設拉子一間伊朗餐廳,有傳統的伊朗樂隊現場唱歌演奏,那旋律與新彊音樂無比相似。  

但有些特色大約是伊朗獨有,例如駱駝骨盒。那是一種精緻的手工藝品。導遊曾帶我們到一景點,指那裏有一位年長男士,是這工藝的傳承人之一,有博士銜頭。男士稱,北京官方曾有人來這參觀,然後邀請他到北京教學,說薪水由他隨便開價。但男士最終婉拒,原因很簡單,「因為我是伊朗人。」 

 

老師講解如何製作駱駝骨盒

當然,在萬能的淘寶大約也能買到駱駝骨盒。

且看廣州與德黑蘭每周好幾班直航航班,就可想像兩地商貿何等頻繁。但看着手上的盒子比網上看到的要精緻許多,聽着男士講解圖案如何象徵「開枝散葉」,工藝又是何等繁瑣,那刻你就深深感受到,有些故事,唯波斯獨有。 

 

音樂博物館內有不少眼熟的樂器

音樂博物館內有不少眼熟的樂器

音樂博物館內有不少眼熟的樂器

 

音樂博物館內有不少眼熟的樂器

 

波斯樂隊在演奏

 

波斯樂隊在演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