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 越通越虧論盡紙本
近期多個團體先後到港珠澳大橋 參觀。大橋啟用在即,當局是否有就港珠澳大橋通車後之車流量做預測估算?估算結果如何?《論盡》媒體曾就此去信交通局查詢,一等八個工作日,得到公關的回覆是:有回覆會給你們。特首崔世安4月列席立法會時,曾介紹推進大灣區建設的七項內容,首兩項正正與交通有關,共同推進包括港珠澳大橋、未來粵澳新通道 等重點項目建設。但同時,近期不少意見,包括議員、社諮委、城規會委員都提出,東方明珠日後作為來往關閘與氹仔區的主要交通樞紐,將來新城與人工島通車後,塞車問題勢必更加嚴峻。交通局最新的回應是,未來計劃在東方明珠處建設一條行車天橋,以便疏導交通,局方希望盡快建設。工務局則補充,除東方明珠外,A區接駁至澳門半島尚有三個連接口,分別為漁翁街、外港碼頭、新城B區,已進入設計階段。但兩個部門都未有說明時間表,配套能否趕及仍是未知之數。 . 每月一號出版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

香港史學會──導賞,課本以外的學習經歷

#061 越通越虧論盡紙本

文:路家

時間:2018年05月27日 10:10

「歷史有一樣很強烈,叫現場感。書本、文獻這些相對沉悶,因為你沒經歷過,很難投入,所以有時需要去現場。因為現場,就算過了多少年都好,多多少少都會有些痕跡留下,包括建築物、街道名字、人。純粹看書,有時看幾個月都看不完,倒不如我辦一場兩個鐘頭的導賞,帶他去到現場行一次,去感受去解釋,將一些現在有的,或我們每天經過但不知道背後許多故事的,選取一部分,讓我們的參加者知道。」香港史學會總監鄧家宙博士介紹道。

《無障礙古蹟旅遊指南》除古蹟介紹外,亦會提供交通資訊,甚至景點改善建議。

《無障礙古蹟旅遊指南》除古蹟介紹外,亦會提供交通資訊,甚至景點改善建議。

導賞有角度 助學習歷史

香港史學會成立於2005年,多年來透過導賞團、講座、課程及出版推廣歷史。近年亦有參與電視、電台、網台節目,從多角度介紹香港故事。他表示,導賞團與旅行團的最大分別是導賞的主題非常清晰,可以是歷史事件、人物或遺跡。「去中英街,目的是想看香港的界線怎樣由維多利亞港退到去界限街,乃至去到中英街。你看到香港的殖民在轉變。它可以好深,亦都可以簡單點,但一定要有主題。」

即是地點一樣,導賞的主題及內容亦可有變化,視乎對象及其需要而定。以墳場導賞團為例,學生、老師、老人的需要都不同,有人喜歡聽歷史,有人想了解生死文化。「幫過一些學校在他們德育堂或宗教堂,講生死學方面的,就以墳場作切入點。」

近年香港的歷史教育備受關注。鄧家宙表示,現時初中新課程規定要在中史科加入十分之一的香港史,並要求利用香港既有的歷史文化資源去配合課程,即不純粹透過課本和考試去認識歷史,甚至希望有更多導賞、工作坊等特殊教育經歷。「所以在可見的將來,學校要為老師和學生舉辦導賞活動,這是必然的,數量一定多。」而現時學校的「特殊教育經歷」,可由老師找相關專家、社區中心、非牟利團體,甚至旅行社負責。他直言,教科書的印刷是書商配合政府要求而寫,但如何教則視乎老師。「如果學校委託其他機構去做導賞,這些導賞員的訓練以及他們在歷史科的學養,其實很關鍵,因為老師都倚靠他們做本地導賞、教學的輔助。」

香港史學會總監鄧家宙 (資料圖片)

香港史學會總監鄧家宙 (資料圖片)

無障礙古蹟遊 倡文化共享

除一般導賞,香港史學會亦曾於2005至2015年出版三冊《無障礙古蹟旅遊指南》。鄧家宙表示,當時政府陸陸續續推出了一些史蹟徑,即把某一個區域,某一些相關嘅景點,做了一條路線。「我們受到這個啟發,發現有個問題就是,雖然香港有好多法定古蹟,或者景點,或者多了一些旅遊線,但大前提是,其實只有健全的人才可以去,一般肢體上有困難的人,例如坐輪椅——不只是傷殘人士,老人家有時都要坐輪椅——原來他們好像在我們整個文化系統中被遺忘了。」

深感歷史文化應當屬於所有人,而非只有健全的人可以分享,於是史學會跟一共融組織合作,出版一本指南。「例如去屏山,提供一個交通指引,例如地鐵、巴士,在哪下車,附近有沒有可配合他的措施,例如傷殘廁所、電梯、斜坡。」「所以除了一般歷史資訊,我們也做了一些無障礙設施考察,將這些資訊全部放在一本書及電子版中,讓他們能夠在家裏先了解那歷史背景。如果他很有興趣想去看,就可以利用這些資訊,自己親身去到那個地方。」

《無障礙古蹟旅遊指南》除古蹟介紹外,亦會提供交通資訊,甚至景點改善建議。

《無障礙古蹟旅遊指南》除古蹟介紹外,亦會提供交通資訊,甚至景點改善建議。

導賞團增多 不盡為歷史推廣

香港史學會是慈善組織。鄧家宙表示,學會沒有全職,所辦的導賞團會邀請不同的專家,即在院校中從事相關歷史研究,或未必是在院校教書,但對某一方面相當有研究的人,負責帶團。史學會舉辦的導賞團收費不一,視乎行程而定,收取的團費用以支付導賞員的人工、交通等開支。「有剩的話就歸入學會的備儲,支持日常運作,包括出版或其他活動的補貼。」

現時香港出現不少導賞團。鄧家宙坦言,不只是導賞團,甚至講座等文化活動亦有很多,加上大家都在周六日或公眾假期舉辦,無形中參加者被分散。他表示,辦導賞團並非歷史文化人的專利,每個導賞員亦各有經驗、角度及深度,導賞團的出發點亦不一定與推廣歷史有關。「我們只能說,導賞團是認識社區的一個途徑,不是只有研究歷史的人可以用。社區中心、社工都覺得他們對社有他們自己的看法。他們想做的可能不是傳承歷史,讓大家了解以前的歷史是怎樣,而是透過一種這樣的活動,去塑造現在這社區。」

他指,現時香港有一陣「保育風」,有不少機構如市建局、民政事務局、賽馬會等都有資助與社區保育有關。在現時社福機構「一筆過」撥款的運作下,很多社區組織於是紛紛提出有關計劃申請。他坦言,這種導賞團「百花齊放」的現象對歷史研究未必有幫助,因為導賞員的資料搜集方式及水平,與專業嚴謹的歷史研究有分別。但他亦表示,站在社區的角度,他並非在研究歷史。

「站在他的角度,不是在講歷史,而是以歷史為切入點,去改造社區。所以這些導賞團或相關活動,其實不會少,以數量而言,只會越來越多。」

查詢及刊登網上廣告:[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