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島裡外藝文爛鬼樓
創作。

羨慕

半島裡外藝文爛鬼樓

文:蘇麗欣

時間:2018年05月22日 9:09

攝影:Jason Vong

攝影:Jason Vong

這陣子,我教的某全班學生到了國內參加軍訓營,看著他們緊張又興奮地準備自己的行裝,口中說怕曬但內心卻激動無比的神情,我很羨慕,畢竟,他們現在的這個年歲,離我已經很遠了……

回想「舊屎」,也是他們歲數的時候,也是第一次與一整班同學跟著學校老師去香港的夏令營。然而,年代距離太遠,記憶與印象都模糊得很,只隱約記得大概,例如晚上在大空地看閃亮的星星、飯堂的大圓桌旁放了幾把大牛角扇、灰色的石階外周圍都是樹林之類。其餘的細節,如去了幾多日、做過些什麼、宿舍的模樣、我帶了什麼行李、同組同學有哪一位、同學們的樣貌等等,幾乎都忘得一乾二淨。也許,現在需要放於腦袋的事情實在太多,這些看來似是無關重要的記憶印象,都擺放在一個暗黑的角落,有點難找到。

我那個年代,也許一年有那麼的一次「Camp」已經很厲害,這是對比當年其他學校而言,我當時就讀的學校以傳播福音為使命,所以每年總有一次「福音Camp」,同學們都爭相報名,記得我幸運在初二及初三都有被選中。到了高中因轉了學校,要到高三才有機會與一大班同學去旅行,那已是畢業旅行了。

現在的學生能夠出外交流旅行的機會多得很,幾乎一、兩個月都會有一、兩位學生要出外交流。確實,身為老師,很難說這是幸運還是怎樣,當然我明白「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不過,有時候,是覺得佔用了上課的時間出了去,學生回來後還要趕回其他同學在過去幾天或十幾天的進度,包括功課、筆記及測驗,老師們在過去這段時間在課堂上講授的全部知識,根本沒有聽到及吸收到。於是,這有時,是我一個矛盾的思考點。 

不過,這是社會的進程,誰也阻擋不了。而且,他們每次能夠外出,都是懷著喜悅期待的心情,我在旁看著也默默替他們高興,或者,這亦是現在的學生都已適應這樣的學習模式了。確實,年輕人的適應能力及堅韌力,已不是我這個年紀的人能夠想像及體會,再進一步想,他們的人生又怎可只有讀書呢?這樣的思考有時也越扯我越飛越遠。總歸,我只冀望,他們活得開心及健康,學有所成,以後成為有用的好人,那我身為教過他們的老師,已經心滿意足了。

近這幾個星期,覺得逐漸調適到自己,這大半年的人生大轉變,我終於感覺到一點適應了!有時間閱讀自己心愛的書籍,享受自己喜歡的音樂,聆聽自己欣賞的網台節目,一絲一毫地重拾回那個喜歡吸收新事物新知識新智慧的本性。於是,近日聽了網台節目《無奇不有》的其中一個話題,令我印象深刻亦迷思,這集主持人及嘉賓在討論一齣網劇《Black Mirror》,當中有一個情節,大致是有兩位女士死去,但臨終時交託的願望,就是將她們的意識都放在屬於她們青春年代的虛擬環境中,設定她們永遠年輕,時刻都做著她們年青時最愛的打機、落DISCO、玩、狂歡,總之就是停留在她們認為人生中最愉快的時期。(劇情大致是這樣,因我未看這齣網劇,故也只能從網台節目中了解大約內容,如有錯漏,請多多包涵!)

等等!這樣的生活,過一、兩天,是不錯,但每天都是這樣,怎樣的好玩、怎樣的快樂、怎樣的刺激,也會有悶掉的一天。加上,困在單一環境,時時刻刻都是這樣,可能是重重覆覆,也不進化,又走不出來,豈不是很可怕嗎?

我同齡的許多人,都希望自己能回到過去,像劇中那兩位女士一樣,永遠沉醉在那些年的花樣年華當中,我曾經都這樣嚮往過。但,現在想想,回去又怎樣呢?那安排給自己最好的,都已經經歷過了。就是因為經歷了,才造就現在的自己,即使,有些已經忘卻,但,都已成為架構我生命的重要支柱,位置,就是在內心深處。

故此,何必羨慕,都已走過了,成為生命的一部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