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逐鹿擺華巷論盡紙本
明年特區政府換屆,12月20日將有新行政長官上任,經過崔政府九年的「無能為力」/「無為而治」的狀態,人們無疑是希望新的澳門領航人,能是具政治智慧帶領澳門人,實踐澳門得以實質進步與市民福祉提升的發展藍圖,以及有勇氣改革在管治長期存在的弊端與陋習。 . 每月一號出版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

社會人士泛談下任特首

060 逐鹿擺華巷論盡紙本

文:論盡編輯室

時間:2018年05月1日 11:11

陳澤武(行政會委員、立法會間選議員、商界)。龐川(立法會官委議員、學者):。施家倫(立法會直選議員、澳區全國人大代表)。陳虹(立法會間選議員、教育界)。高天賜(立法會直選議員、土生葡人)。

陳澤武(行政會委員、立法會間選議員、商界)。龐川(立法會官委議員、學者):。施家倫(立法會直選議員、澳區全國人大代表)。陳虹(立法會間選議員、教育界)。高天賜(立法會直選議員、土生葡人)。

《論盡》媒體訪問了數名社會人士,大談他們對於下任特首的看法及條件,以及心目中是否有適合的人選。其中大部分意見均認為,下任特首需要有魄力、有遠見,並要思考如何融入一帶一路、粵港澳大灣區等國家發展趨勢。亦有不少意見認為,下任特首要思考如何提升市民的生活質素,更好地共享經濟發展的成果。對於下任特首,他們有否「心水」?絕大部分受訪社會人士均避談人選問題。

陳澤武(行政會委員、立法會間選議員、商界):

特首人選必然要有能力,以及要知道隨著時間的轉變,澳門需要些什麼。例如現在澳門要與國家融合的,大灣區經濟等等,都需要具備遠見。新特首須看到澳門如何與國家融合,令澳門可以持續發展,這是最重要的。澳門什麼都要靠人,若與不與國家融合,前景、前途及空間當然會變得細小。

(記:心目中是否有適合人選?)不知道,怎麼會知道呢?(記:你自己喜歡哪個熱門人選?)不可以說喜歡誰的,總之大部分人認為可以就可以,當然要由中央決定。心目中?你(記者)囉。

龐川(立法會官委議員、學者):

因為時間尚未來臨,未來哪些人士將會有意願出來參與特首選舉,或者哪些人士會變成候選人等等,這也未到時機討論。當然未來作為市民也好,作為立法會議員也好,都會期望下一任特首可以繼續帶領澳門,令澳門市民的生活更加美好的方向發展。無論是環境也好、居住也好、就業也好、交通住屋也好,我都希望未來的特首能夠在前兩任特首的工作基礎上,帶領澳門前往更好的方向。

國家主席習近平都有講到,現在就是人民對生活有更高期望,以及發展之間的矛盾,澳門也是如此。故此我希望,未來新特首在發展當中,可以令我們的市民有更好的生活,圍繞著這個方向而努力。

澳門與內地都存在著發展不平衡、不充份的問題。而下一任特首都會面對著如何更好地融合大灣區發展,利用大灣區令到澳門的發展空間更大,令我們的生活空間有機會改善得更好。這個是放在下任特首面前的一個任務,也是一個機遇。

(記:心目中是否有適合人選?)我真的未有想過這個問題。

施家倫(立法會直選議員、澳區全國人大代表):

作為未來一任特首的條件,第一當然要按照憲法以及基本法辦事,第二,當然要為市民服務,我們經常說,發展經濟就是要為民,期望新特首要照顧到澳門的經濟、民生,並要向融合國家、配合國家的方向去做。

中央政府期望我們適度多元,將來我覺得,未來的特首要如何令到澳門能更適度多元,令澳門的青年人有更多機會,這也是十分重要的。

(記:心目中是否有適合人選?)未有,未有人選,只要為澳門好的,並符合我剛才所說的條件,就會符合我心目中的特首。我們現在說期望誰人出來參選都不實際,要等到他們有為澳門承擔的心,出來報名參選後,才會有得揀。

陳虹(立法會間選議員、教育界):

新特首需要有很大的魄力,能夠帶領澳門更好地發展經濟,讓澳門人可以更好地共享經濟的成果,另外亦需要帶領澳門人融入國家發展當中,例如一帶一路、粵港澳大灣區等,有魄力十分重要。

有一部分在經濟發展時「先富起來」,這是在經濟發展過程上不太奇怪。但發展到一定的程度時,就需要共建、共享成果。現時在經濟發展上,社會共享經濟成果方面是要著力解決的,是需要有長遠的政策,這方面都十分重要。澳門發展經濟為了什麼?當然是要去提高市民的幸福感,生活得更好,令這個地區發展得更好。所以共享經濟成果十分重要。

雖然政府之前有派錢、公積金注資等等,但如果可以做得較為長遠一點,例如改善就業環境,讓青年可以向上流動等。經濟成果的二次分配當然要繼續,但亦要讓底層的人士可以向上流動,這才更重要。

(記:心目中是否有適合人選?)我心目中覺得有意出來參選的人,都具備一定的能力,將來仍要看他們的政綱。因為現在仍然太早,故此未有(人選)。(記:有否聽到一些風聲?)如果我聽到,都係最後一個聽到,暫時未了解到。

高天賜(立法會直選議員、土生葡人):

早在三年多前,我與媒體討論時,已猜測到現任的立法會主席(賀一誠)相信會當選成為特首。因為整個中國的政治趨勢,以及世界的政治環境,澳門與香港都侷限於國家的被動角色之中。他很大程度會成為下任特首,我不覺得有很出奇。

但我認為,在我過去十多年作為立法會議員,最關鍵的角色並非特首,而是他屬下五司的班子,如何去貫徹落實我們特區的政策。特首並非「落手落腳」去做的人,而是要對如何提升澳門市民的生活質素上,有宏觀、有遠見、有好的見解,但要達到這個目的,就要有賴司級官員。

大家會看到,特區成立至今已有接近二十年,但我們的司級官員的水平、能力、知識、態度都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我最關心的就是誰會做這五位司長?用什麼資格來選擇?因為過去接近二十年特區政府的司長,以我聽回來的,都是透過有影響力的朋友,通過推薦來任職這些職位的,而非特首自己憑良心去選擇的。

而下任特首,我相信選擇司長人選的空間會較為大,同樣地問責亦會落在新特首的身上,因為官員是由你去選擇的,而非人家推薦的,你就不可以「卸膊」說不關我的事,我要「啃」這些司長。

(記:如何避免出現利益輸送情況?)無得避,未來的特首,無論你如何廉潔、如何奉公,回歸前澳葡政府有利益輸送,回歸後不久將來都會有,只是多與少。但如何避免?就是政府的依法施政及管治的透明度一定要落實,如果一個政府缺乏透明度,就會出現很多「鬼崇嘢」,亦無法問責。新特首會否出現這些情況?一樣都會出現,但是多與少的問題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