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逐鹿擺華巷論盡紙本
明年特區政府換屆,12月20日將有新行政長官上任,經過崔政府九年的「無能為力」/「無為而治」的狀態,人們無疑是希望新的澳門領航人,能是具政治智慧帶領澳門人,實踐澳門得以實質進步與市民福祉提升的發展藍圖,以及有勇氣改革在管治長期存在的弊端與陋習。 . 每月一號出版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

回歸十九年 澳門有得亦有失 關翠杏:新特首應有寬宏心態

060 逐鹿擺華巷論盡紙本

文:論盡編輯室

時間:2018年05月1日 11:11

關翠杏強調,縱觀全國的發展以及整體佈局,本澳在國家規劃當中,已定好作為休閒經濟發展模式的定位,不應只是發展博彩業,更是要將本澳作為中西文化交融的特色,來發展綜合旅遊。

關翠杏強調,縱觀全國的發展以及整體佈局,本澳在國家規劃當中,已定好作為休閒經濟發展模式的定位,不應只是發展博彩業,更是要將本澳作為中西文化交融的特色,來發展綜合旅遊。資料圖片

距離第五屆行政長官選舉可能尚有大半年或一年時間,但坊間對新任特首的熱門人選誰屬就早已眾說紛紜。來自傳統陣營的資深參政人士及立法會前直選議員關翠杏認為,誰是新特首人選現在尚言之過早,不過以人選條件而言,其須有經濟發展起來後如何「澳門人共享」的施政思維,包括著力解決兩任特首都沒能處理好的、且居民甚是憂慮的住屋問題;她並強調,作為特首,一定要能容納不同意見的人,並要善用多元、有能力的人才!

下任特首應有何作為?

究竟下任特首應要有何作為?關翠杏認為,從來都不存在個人英雄,無論是國家或特區政府都非一個人所為,「關鍵是他的抱負,施政是否能惠及民生,如何在當前經濟發展下,有充足資源時,能有更多惠民的舉措?不只是派錢咁簡單,更是要有許多措施來造福後代,這些東西非一個特首可以做完。」

所以,她認為,作為特首,一定要能容納不同意見的人,並要善用多元、有能力的人才,「一定不能像過往般只在狹窄的圈子上用人,而且是多年不變的。」她強調,要善用人才,一定要能給予人才空間,「現在國家主要都是培養行業內年青的人,將來才會看到前景。但是現時我們看到,澳門來來去去有哪些人可以成長?我覺得未來無論是智囊還是政府官員的選拔,應要容納不同意見,選用真正有能力的人。特首是需要心中有能。」

另一方面,關翠杏認為,特首應要有寬宏的心態,「現在的空間可謂愈來愈窄,由此可以看到阿頭是如何工作的。」她指,特首要善用多元的人才及計謀,從策略上就會有許多有建樹的意見,「但現在不是,來來去去都是那些人坐在那裡,會有什麼更好的發展?會有什麼更好的意見?其實,許多政策都是要經過爭論,才會知道政策能夠被挑戰,方案經過人家的質疑及討論,才能及早更好地堵塞政策執行上所存在的問題。」

回歸十九年來,特區政府在廉政建設的欠缺,一直備受關注。關翠杏亦坦言,從內地的經驗來看,在經濟急速發展的過程中,很容易出現「權錢交易」的情況,「社會經歷急速發展,錢就容易送到門口,澳門也不例外。如何可以有一種正向的管理手法,令權錢交易、利益輸送在施政團隊或周邊的工商名流上消除,給予社會一種清廉、公正的印象及風氣?這對今日的澳門來說是重要的。」她指,內地堅決反貪,相信澳門不會獨善其身,全中國都出現這種情況。「故此廉政建設對於下任特首來說都是一個重要的內容。」

至於在急需考量妥善處理的事,這個當然是備受海內外關注的賭牌問題。關翠杏指出,下任特首上任後,首先要面對六個賭牌的續期問題,政府應思考如何透過賭牌重新開投,推動博企有新的投入,「政府要從現在,或賭牌續期前一至兩年就要開始縕釀。」她指,過去政府一切的政策工作都是環繞賭權開放,相應制定一些特殊的政策,「但今日不應再有,早就應該停下來。」政策的調整

與此同時,新一任特首需要思考,為何在回歸十九年來,在經濟發展的同時,民間仍有這麼多怨氣及不滿?「關鍵在於政策只有少數人受惠,未能惠及大多數人,當中亦包括安居的問題。」

經濟發展的財富 應澳門人共享

澳門經濟發展起來後,卻隨之面對著一個愈加明顯的貧富懸殊的社會矛盾。關翠杏認為,國家經過了數十年的經濟發展,形成財富最終要歸民的概念。在澳門,「博彩業發展,肯定有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但政府心中應不忘的最終是居民。政府手握數千億,究竟能惠及哪些地方?發展規劃是重要的,過往澳門批了這麼多土地,到期收回的閒置地最終要如何發展?目標應是如何?土地如何善用?最終如何惠及民生?」

「特首要思考,最終要如何令澳門人共享澳門的經濟發展?」關翠杏認為,要共享經濟發展,首要是做好公共建設的投入,讓澳門人有地方休憩,「現在澳門人想去行下公園都無,個個都上去珠海、去其他地區,那麼我們還做什麼休閒城市?連澳門人想休閒也做不了。現時國家其中一項定位就是環境生態保護,令市民有藍天、綠地、碧海,澳門可以做些什麼?」她認為,未來政府應著力保護好本澳的自然生態資源,而綠道、綠廊計劃亦要盡快落實,讓居民有更多休憩的空間,「政府要有魄力去做這件事。」

關翠杏亦指,未來特首亦要思考如何創造就業上的公平。她指出,現時社會上高薪的行業有限,青年人不是希望進入公務員體系,就是希望加入博彩業,從而導致其他行業出現斷層。認為要解決人力資源短缺的問題,並非單靠輸入外僱就能解決,需要存在繼承行業的人,「沒有人繼承行業的人,行業就會慢慢出現依賴的狀況。當然有人說可以在外聘請人才,但老實說,澳門的其他行業還有什麼能力請外來人才?周邊地方的薪酬水平都比澳門高,連家傭也是。」

下任特首不應只看重博彩收益 更要思考如何融合國家經濟發展

前立法議員關翠杏,表示,國家現在說要打造粵港澳大灣區經濟,而在現今的澳門社會中,不少團體都不斷地呼籲,希望國家、特區政府要給政策予澳門的青年人。

前立法議員關翠杏,表示,國家現在說要打造粵港澳大灣區經濟,而在現今的澳門社會中,不少團體都不斷地呼籲,希望國家、特區政府要給政策予澳門的青年人。

關翠杏表示,國家現在說要打造粵港澳大灣區經濟,而在現今的澳門社會中,不少團體都不斷地呼籲,希望國家、特區政府要給政策予澳門的青年人,「但我覺得更重要的是,青年人要有思維及鬥志,正如去年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來澳時提及,希望澳門能夠搭上灣區經濟的快車,國家已預留位置給青年人,但是你是否能夠上去?你都不走上去,又有何用?」

她強調,縱觀全國的發展以及整體佈局,本澳在國家規劃當中,已定好作為休閒經濟發展模式的定位,不應只是發展博彩業,更是要將本澳作為中西文化交融的特色,來發展綜合旅遊。而本澳的青年人亦應懂得要走出去參與區域競爭,「青年人不奮鬥,只是坐等政策,就會變成溫室的花朵,不會經得起風浪,亦經不起競爭。」

「現在不少人只是看重每月有多少賭收,這是十分失敗的。博彩業當然要維持原有的發展含量,但政府所有的政策,以及經濟發展方向,都不應只在博彩業,而是應思考更多。」關翠杏認為,下任特首不能只看重博彩業收益,更要從整體去想如何能融合國家的整體經濟發展當中,下屆政府一定要掌握好大灣區經濟所給予本澳的特點及定位,「無論是搞經濟的官員還是澳門人,都要多點了解澳門在灣區經濟中有何空間,否則三、五年後,澳門若得不到國家政策的照顧,根本無法擁有獨立生存的能力。」

「現在我們不會到外地看人家的發展情況如何,只會躲在澳門這麼細小的地方、拿著數千億來看自己有多好,如何令青年人有多點條件去思考?」她批評,過往政府開辦多個團讓青年人到國內參觀學習,「都只像二世祖般,在國內行行走走吃吃。」她強調,需調整這樣的模式。

中國好澳門就會好?關:青年人應走出去參與區域競爭

「儘管早兩年本澳的經濟因博彩業調整出現問題,但現在就回復到較好的成績。部分人可能會覺得滿意,但在我看來現在卻是一個較大的危機。」關翠杏指出,社會普遍會產生一種「中國好,澳門就不會有問題」的錯覺,「只要旅客多就沒有問題,只要政府庫房有錢,居民就有得分享,我會認為這種才是拖累澳門前進的思維。」

她更憂慮是,在現時的青年人身上開始看到有一種危機感,「究竟我們對於澳門的未來要如何去看?首先澳門是『一國兩制』下,中國以內的一個特別行政區。我們的經濟來源依賴國內,依附性極其強烈。你看我們的旅客結構,基本上是以國內旅客為主,這點我可以接受。但博彩業只是單一元素,現在我們單靠內地旅客解決本澳自身的經濟問題。我會認為,現在我們連中國的旅遊休閒中心都未做得到、做得好,作為旅遊城市,澳門未來要如何發展?」

經濟急速發展伴隨樓價不斷飆升 加深居民的居住危機感

顯然,在澳門回歸以來,經濟急速發展,政府庫房水浸,以至於表面上一片繁華景象,可是,許多社會深層次矛盾與問題卻一直未有得到解決。關翠杏亦直言,從本澳回歸至今十九年間,在整個發展過程中,澳門可謂經歷了不同發展階段,「在不同發展階段上,我們有得亦有失。」

關翠杏指出,回歸初期本澳所面臨的最嚴重問題就是經濟低迷以及失業率高企,而經濟發展亦未有大方向,故此回歸後特區政府首要解決的就是本澳經濟發展的出路問題。最終社會對於經濟發展方向相對有共識的,就是利用博彩專營權的收回,實行開放賭權,「我們有一個特別的條件,就是中國僅有一個可以開賭的地方。澳門搞賭業搞了許多年,可以由此來發展本澳相對有基礎的產業。」

賭權開放後,本澳又遇上了國內經歷改革開放後所推出的內地居民自由行政策,「雖然自由行政策原來本意是面對香港,不過政策實施後則令本澳的博彩業在整體上直接受惠。」關翠杏表示,相對回歸前相當長一段時間以至特區成立初期經濟低迷與失業問題,在回歸首十年本澳可謂經歷了相對較好的發展,「對本澳來說可算是有所得著。」

然而,賭權開放伴隨著經濟的急速發展,隨之帶來不少與過往不同的投資者,而這些投資者尤其著重於本澳的土地及房地產業務。關翠杏認為,由第2屆政府開始,本澳的土地價值一直飆升,「地價上升,表面看來經濟好像會很有前景,但實際上會帶來負面作用,就是會影響民生。最終我們看到,在政府庫房不斷膨脹的過程中,土地價格及樓價亦不斷飆升,令到居民、尤其是過去未有自置物業的居民,他們對於居住的危機感不斷加深。我認為,這是回歸頭十年間很大的不足,亦是一個遺憾。」

關翠杏指出,當時社會對於房屋有急劇需求,導致時任特首在任期末期時要實現興建「萬九公屋」的承諾,「但萬九公屋其實只是回應了特區政府在回歸初的承諾,俗稱還舊債。」而對於現屆政府在房屋需求的回應上,居民對於居住的危機感仍不斷加深,尤其是年青一代,「在這種情況下,政府的施政實際上未有回應到社會的訴求,更沒有構思如何回應訴求,我認為這是特區政府的施政上最大的不足。」

「在特區的第2個十年間,經濟環境好像開始有亮麗的成績出來,庫房不斷膨脹,我們亦相對有錢,但是居民對於民生的憂慮卻解決不了。」她認為,蓬勃的經濟發展,所帶來的理應是民生上的改善。可是在這當中,雖然旅客增加帶動博彩業盈利的提高,打工仔大多擁有一份相對穩定的工作,但是其他行業未見有受惠,尤其是銷售、餐飲業等等,這些行業的薪酬未見提升,再加上居民對於安居的憂慮,事實上民間對於政府的施政並不滿意。

毫無疑問這些問題與矛盾,下任特首需要積極面對。關姐希望新特首有勇氣迎難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