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逐鹿擺華巷論盡紙本
明年特區政府換屆,12月20日將有新行政長官上任,經過崔政府九年的「無能為力」/「無為而治」的狀態,人們無疑是希望新的澳門領航人,能是具政治智慧帶領澳門人,實踐澳門得以實質進步與市民福祉提升的發展藍圖,以及有勇氣改革在管治長期存在的弊端與陋習。 . 每月一號出版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

「無為而治」管治方式削本澳元氣 余永逸:新特首應重拾市民信任

060 逐鹿擺華巷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18年05月1日 11:11

回歸後本澳經歷了經濟的急速發展,因經濟發展而帶來的社會深層次問題亦不斷加深。

回歸後本澳經歷了經濟的急速發展,因經濟發展而帶來的社會深層次問題亦不斷加深。

第四屆特區政府任期只餘下一年多,澳大政府與公共行政學系副教授余永逸認為,現屆特首延續過往「無為而治」的施政方式,未有落實解決社會深層次問題,導致市民對政府的信任度愈見低下,更削弱本澳的元氣。他強調,新任特首應重拾市民對於政府的信任,凝聚市民對行政體系的信任,打造一個有為的政府,並要有強大的決心,向社會展現如何解決行政體系所出現的問題,在公共政策的制定過程上要令社會相信政府「聽到、做到」,回應市民的訴求。

住屋、交通問題亟待解決 新城至今未建屋 誰在拉布?

回歸後本澳經歷了經濟的急速發展,因經濟發展而帶來的社會深層次問題亦不斷加深。余永逸認同住屋及交通是最迫切的問題,「但要如何解決?我不知道。」余永逸認為,從觀感上看來,社會對於交通問題的感覺要比住屋問題大,但實際上若政府能有效地解決到住屋問題,交通問題就並非太大的困擾,「坦白說,在澳門半島若我不是要去太遠的地方,走路也可以。現時巴士服務相較過往有所提升,但是市民仍不滿意,因在經濟發展、旅客量增多的情況下,澳門並沒有其他出行工具來滿足社會需要,現有工具亦難滿足如此龐大的承載量。」

在房屋方面,余永逸指出,新城A區公屋計劃從提出至今已經歷接近一屆政府的時間,但至今仍未見動工,規劃則以「斬件式」提出,而新城其餘4區的規劃更未有下文,「你可以見到政府全部都不規劃,或者規劃了、諮詢了、落實了但不讓公眾知道。」他批評,住屋問題作為本澳眾多社會問題的重中之重,但現屆政府卻未見有針對此問題提出解決方案,「坦白說,市民已不需要私人市場的房屋,當社會需求主要集中在公屋時,政府又做了多少?我看不到。」

「澳門並非沒有土地,新填海的土地有澳門面積約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大,但至今為何仍不開工?這是講不過去的。除了質疑政府存在官商勾結的情況外,我找不到為何仍不開工的答案。香港經常說土地問題,而澳門本身現成的已有三大塊,待填海的仍有兩塊。加上澳門立法會亦沒有拉布,那究竟是誰在拉布?」他認為,新特首上場時,首要回應新城區房屋規劃是否有時間表,「要回應何時才會看到新城區有樓宇興建,這才是重點。」

制度不健全、不透明 余:歐案至今政府無建立正面形象

澳大政府與公共行政學系副教授余永逸。

澳大政府與公共行政學系副教授余永逸。

另一方面,余永逸認為,住屋、交通等「重中之重」的問題一直無法解決,與本澳的制度本身不健全、不透明亦有關係,制度不透明,政府執法不嚴謹,亦無外界力量去制衡政府,容易讓社會覺得公共行政體制十分腐敗,「澳門現在令人覺得最不滿意的地方在於,所有東西都不透明,社會不知政府的想法如何。商人要賺錢不是問題,但是政府要給予居民政策的時間表,如何做?何時做?例如新城A區般,你又要公眾期待有新的土地資源,但又缺乏主體方案,亦無時間表,有土地但無房屋,根本無法滿足社會的需要。」

他亦批評,從2006年運輸工務司前司長歐文龍貪腐案爆發至今,政府一直未有建立正面形象。在土地利用問題上,未見政府有吸取「歐案」的經驗予以完善,「從歐案、燈塔保育運動至今已有12年時間,但直至現在,每當出現城市規劃、土地利用的問題時,大家仍然在爭持相關規劃會否影響到世遺景觀?如何更好地保護世遺?這是十分奇怪的,因為歐案後我們十分強調要有世遺的保育政策,然而文化局去到今日才進行諮詢。」

兩任特首未有做好領導角色
新特首應重拾市民信任

回顧過去兩任行政長官的作為,余永逸形容,特區首任行政長官何厚鏵以「固本培元、穩定局面」的方式來處理施政上的問題,何厚鏵年代最大的貢獻就是居民在於澳門的發展上有一定得益,即使過去本澳有多少管治上的問題,但基於經濟的急速發展,社會普遍認為本澳的發展仍然不錯。

他續指,到崔世安管治的年代,本應要開始去解決社會深層次問題,但因崔世安仍然沿用過往何厚鏵「固本培元」、「無為而治」的方式進行施政,未有大力解決社會因經濟發展而帶來的深層次問題,導致市民對政府及權貴的信任度愈來愈低,因而削弱本澳的元氣,造成內耗。

余永逸亦指,過往特首在於政府僅有「虛位元首」的角色,每當政府出現問題時「出來講幾句擺平事件」,實際上並沒有好好地領導各個司、局級部門工作,這正正是政府的弱點。而政府的行政改革在過往8年可謂毫無寸進,停滯不前,「經歷天鴿一役,大家都好清楚我們的行政體系是失效的。我不覺得澳門公務員的質素差,部門自己做事不一定差,但若你叫多個部門一起做事,就會出現很大困難。」

正因特首未有盡好領導的角色,面對經濟急速發展,政府卻無法及時回應龐大的社會變遷。他認為,政府未來需要有一個強而有力的人去統領政府各部門,「我看不到過去18年有這樣一個人,我們需要有一個很有力的政府,而非無為而治的政府。」而新一屆政府亦要向公眾實際展示政府的改革計劃,「要向公眾展現你有改革的決心,提出政府需要什麼樣的改革。」

余永逸認為,新一任行政長官首要工作是重拾市民對於政府的信任,凝聚市民對行政體系的信任,令特區政府成為一個有為的政府。他亦指,現時社會普遍會憂慮本澳未來是否會繼續由一個傳統的家族,或政治上有勢力的人來領導,市民較為期望新一屆特首可以擺脫傳統勢力的影響。

「問題是,我們是否有一個適合的人選?我想這是十分難找的。」他認為,要在本澳找尋到一個能在社會上立足,亦要與傳統勢力沒有太關係的人,是十分困難的,「我反而擔心,無論是誰去做特首的時候,都會引來批評指相關人選是既得利益集團的持份者。所以要找到一個能夠凝聚澳門市民的人來做特首,真的十分困難。」

余永逸認為,要解開社會對於新任特首的困結,關鍵在於新任特首及新一屆政府都需要有強大的決心,向社會展現如何解決行政體系所出現的問題,例如在公共政策制定過程上,如何聽取民意?「現在政府有諮詢制度聽取民意,但市民經常批評政府聽了當做了,聽取意見後未有真正落實民意,導致政府與市民脫節。需要思考如何令公眾相信新一屆政府對市民訴求聽到、做到,回應市民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