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3 當公園歌舞遇上氣槍時每週專題
祐漢公園早前有兩名大媽分別被氣槍射傷,疑似與廣場歌舞聲浪擾民有關。事件引起社會關注澳門公共空間爭奪戰,噪音法不合時宜,以及政府部門規管無力等問題。今次事件值得政府認真跟進處理,不是什麼問題都可以用「包容」兩個字來解決,政府若沒有做好協調者的角色,難保不會再有流血事件發生,甚至將矛盾進一步激化。

公園歌舞噪音嚴重擾民? 紅歌之友︰若不能唱歌 巴士也不要開

2018-04-13 當公園歌舞遇上氣槍時每週專題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8年04月14日 15:15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祐漢公園每日早上九點多至十點多這段時,就會聚集約數十甚至上百名中老年人在高唱紅歌。據觀察,現場保安會勸籲「紅歌團」降低音量,但似乎不起作用,保安一離開沒多久,歌聲唱得更為高亢激昂。

早前祐漢公園懷疑有人不滿噪音問題,而發生氣槍傷人案,兩名大媽分別肩膀、腳部中彈流血。曾在內地當兵的謝先生經常有參與「紅歌團」,他說自己特別喜歡《我是一個兵》,「讓我想起以前當兵的日子,就很高興唱幾句,和諧社會有什麼不好?」認為政府應該鼓勵更多澳門人唱紅歌增強愛國心,他對有人用氣槍傷人感到憤怒。「說實話,我們又沒偷沒搶,不就高高興興唱幾首歌嘛!對政府又沒有什麼害處,為什麼要搞得那麽不愉快?」

謝先生不認為「紅歌團」的聲浪擾民,「汽車一過去都聽不到什麼聲音了,根本沒有擾民,如果我們唱歌叫擾民的話,那個巴士就不要開了。不就是唱唱歌嘛,搞得今天警察來,明天民署來,後來又什麼噪音的來,大家開開心心唱唱歌,和諧社會有什麼不好,為什麼要搞得整天跟政府對立似的?」

謝先生更質疑附近居民的投訴是無事生非,認為警察接到投訴首先要登記投訴者的個人資料,並到其住宅測量音量是否真的有造成影響。「有些人就是要制造特區政府和人民的摩擦!」被問到會否願意改到室內地方唱歌?謝先生說︰「沒有想過去別的地方唱,因為這個地方太聚場啦,那些大媽帶小孩上學,然後過來唱兩句再去買菜就回去。這個地方比較方便。」

街坊陳先生受訪時對於「紅歌團」甚為勞氣︰「你唱無所謂,但唔好咁大聲嘛!肯定擾民啦,夜晚返賭場個啲,仲洗唔洗瞓覺先?你有你唱歌既自由,但人哋都要有休息既權利架嘛,啱唔啱啊?」據觀察,「紅歌團」吸引不少人駐足圍觀,有些在台下跟著打拍子,有些亦跟著一起唱。陳先生說,「紅歌團」由去年開始出現,人數原本只有「十個八個」,但發展迅速,有時規模上百人,「後來越來越多人就搶埋個舞台。」來祐漢街市買餸的黎先生支持這種公共活動,認為頗有特色,不覺得會擾民。「隔離左右裝修咪一樣嘈住人哋。咁人哋有自由嘛。」

祐漢公園舞台下亦有為數不少的大媽在跳舞,負責人郭女士表示,她們從2006年就開始在這裡跳舞,十多年來,與附近的居民一直相安無事。「本來在舞台上跳,後來越嚟越無地方跳。依家俾唱歌個班人霸佔,無辦法。」雖然曾經向政府部門反映,希望能夠另外提供場所讓她們跳舞,「政府話無辦法」。郭女士說,她們的擴音器完全比不上「紅歌團」的音量,「以前,佢哋大聲,我哋就大聲,後來諗下覺得咁唔好,就叫佢哋一齊細聲啲。講咗好多次,我哋讓佢哋一步,佢哋又唔讓我哋。」郭女士擔心噪音問題沒有改善會再有氣槍傷人的事件發生,「佢哋射都係射到唱歌個到,矛盾都係唱歌個到,但分分鐘都會射到我哋架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