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 社會公義與社工論盡紙本
澳門正在為社工註冊制度立法,然而,日後的註冊社工能否真正做到專業,處事以社工價值作為依歸,而非只是「乖乖」聽政府話的維穩工具,這對促進社會公義尤為重要。澳門社會有太多因為行政/長官意志凌駕專業所出現的問題,而體制的不公義往往是由政府一手造成,沒有民主監督推動下,政府就更不願意打破這些體制的不公義。因此,如果社工沒有專業自主,只能活在政府控制的陰影底下,那麼公義或許不會再得以彰顯,弱勢群體只能無聲吶喊,任由社會病入膏肓,最後無藥可救。這就是我們需要關注社工註冊制度立法的原因所在。 . 每月一號出版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電子版

社會公義就是只做政府想做的事嗎?

#059 社會公義與社工論盡紙本

文:論盡編輯組

時間:2018年03月29日 16:16

梁啟賢指出,澳門幾乎沒有關於「社會公義」的社區教育活動。

梁啟賢指出,澳門幾乎沒有關於「社會公義」的社區教育活動。資料圖片

立法會二常會早前接見多個團體,聽取對社工註冊制度法案的意見。其中三個關注組提出在法案需註明社工有責任促進社會公義的要求,卻被有來自法律界官委議員質疑這些社工是否知道什麼是「社會公義」,還是想學香港佔中搞事,有關說法引起社會不少討論。社工學者梁啟賢指出,促進社會公義本來就是社工的重要責任,「不明白點解佢地(議員)會拒絕,又或者會咁驚青。律師都係講社會公義,最多大家在理解上可能有少少唔同,但係原則應該係一樣,點解會不明咩叫社會公義?」

促進社會公義是國際認同的社工責任

根據國際社會工作者聯會和國際社會工作教育聯盟於2014年7月在其周年大會所通過的全球定義︰

「(社會工作專業) 是作爲一個以實踐為本的專業及學術領域,社會工作推動社會改變和發展、社會凝聚、和人民的充權及解放。社會公義、人權、集體責任和尊重差異等原則是社會工作的核心。基於社會工作、社會科學、人文和本土知識的理論,社會工作以聯繫個人和組織去面對人生的挑戰和促進人類的福祉。」

立法會二常會早前接見多個團體,聽取對社工註冊制度法案的意見。

立法會二常會早前接見多個團體,聽取對社工註冊制度法案的意見。資料圖片

顯而易見,促進社會公義是國際認同的社工責任。梁啟賢表示,社會公義主要是強調公平機會,特別要關注社會弱勢不公平的困境。遊行示威是爭取社會公義的其中一種方法,但並非全部,認為有關議員的刻板印象不正確。他舉例,澳門的間選或官委議員的存在,本身就是不公義的制度。因為間選議席是容許某些少數人士「一人有兩票」,而大多數的市民都只有一票,這已違反公義的起碼平等原則。「莫講話官委議員,甚至連間選議員是怎樣選出來的,都係無乜人知,亦無乜人在意。」

公眾對社工只有低層次理解

梁啟賢指出,澳門幾乎沒有關於「社會公義」的社區教育活動,「有些人會擔心教精了他們,就會出現投訴文化,有些人好鐘意講,香港好講公平,所以香港好亂。社會亂又點樣過活呢?但大家冷靜諗下,社會衝突和經濟發展之間沒有必然關係,其實都係一些少規模的行動,不但不會令社會癱瘓,更可能推動改良法例,促進社會政策做得更加好。香港60年代都沒有勞工法,暴動之後咪有勞工法囉!有時有些嘢係要迫先有。」

他認為,澳門很多人對社會工作的理解仍然停留在很低的層次,「永遠都係幫助下啲老弱孤寡,其他的就不要搞事,亦沒多少人會在意機會平等、投票權、經濟權利不均等議題,一直以來都無人問津。社會要進步,社工其中一個重要的角色就是推動公民覺醒,但澳門社會不見,大家(社福機構)都只做社工局想做的大路嘢。他們(政府)唔想郁,就好難郁。」

社工學者梁啟賢指出,促進社會公義本來就是社工的重要責任 。

社工學者梁啟賢指出,促進社會公義本來就是社工的重要責任 。

凡事配合政府主調 社會不公會被隱藏

由於現時絕大部分的社福機構都靠社工局津助營運,社福機構根本不可能與政府抗衡,除非想自斷「米路」,因此,只會配合政府的主調來和諧大合唱。梁啟賢指出,澳門每年五、六月必定是大規模「幸福家庭月」系列活動,「係咪咁多機構都係有使命要幸福家庭呢?」他說,政府津助民間機構做服務,理應是希望發揮民間創意,但現時如果社福機構不配合政府的主調就會沒有津助,因此,整個澳門的社會服務的創意不多,而社福機構亦沒有能力可以自力更生。「整個社會都覺得要政府俾錢,機構無乜籌款能力,街上市民都會說︰『點解唔搵政府俾?』大家都習慣一種全包宴的生活。」

梁啟賢說,在現行的津助制度之下,社會服務會變得無創意,以及很多社會不公會被隱藏,例如政治制度、種族歧視、新移民等議題都會被社會忽略,「大家鐘意做大路嘢,少數係會被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