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 社會公義與社工論盡紙本
澳門正在為社工註冊制度立法,然而,日後的註冊社工能否真正做到專業,處事以社工價值作為依歸,而非只是「乖乖」聽政府話的維穩工具,這對促進社會公義尤為重要。澳門社會有太多因為行政/長官意志凌駕專業所出現的問題,而體制的不公義往往是由政府一手造成,沒有民主監督推動下,政府就更不願意打破這些體制的不公義。因此,如果社工沒有專業自主,只能活在政府控制的陰影底下,那麼公義或許不會再得以彰顯,弱勢群體只能無聲吶喊,任由社會病入膏肓,最後無藥可救。這就是我們需要關注社工註冊制度立法的原因所在。 . 每月一號出版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電子版

促進社會公義是社工責任 阿醒︰社工不是政府的維穩工具

#059 社會公義與社工論盡紙本

文:論盡編輯組

時間:2018年03月29日 16:16

阿醒說,要找回失落社工價值,因為社工不應是政府的維穩工具。

阿醒說,要找回失落社工價值,因為社工不應是政府的維穩工具。受訪者提供

澳門有立法議員指,社工要促進公義就是要學香港搞事,有關言論引起香港社工業界關注。香港「社工復興運動」成員曾醒祥(簡稱阿醒)認為,可能澳門議員不清楚社工的本質,香港社工的《工作守則》規定︰「社工有責任維護人權及促進社會公義。」他指出,社會工作是要面向社會,社工需要做倡議工作,有責任推動社會進步改變,「當見到不公義的事情時須要勇敢發聲,這個就係促進社會公義。」

從媒體中見到的香港社工的形象,往往經常組織和參與遊行示威,而公眾對衝突場面又最印象深刻,但往往忽略最重要的事情,示威者才是被壓迫的弱勢群體。阿醒說︰「真正的社會破壞者係制度暴力」。拆毀家園、超長工時剝削勞動力,學生跳樓輕生……很多社會事件的核心問題其實都是指向制度的不公。

「政府有好多資源,買廣告做宣傳,立法會支持政府的議員又佔大多數,若果所有事都只係依靠媒體,只要媒體傾斜政府一方,咁其實我們就已經全部滅聲。」

阿醒表示,大眾對相關的議題不了解是成為推動社會前進改變的一股很大的阻力,特別是接受政府一面倒的資訊「洗腦」後,很容易就會將抗爭行動污名化為「搞事」,這時候更需要社工向市民做好溝通解釋的工作。

香港政府於2001年推出整筆撥款津助制度,社署將整筆過的薪金及恆常開支交由機構處理,但缺乏長遠福利規劃以及透明度,各機構的人手編制和薪酬亦毫無根據可依。制度扭曲衍生出待遇、服務質素等問題,對整個社福生態起了重大影響。社工的工作成效要用數字來衝量,因此社工業界出現「跑數文化」,影響了前線社工的士氣,亦令服務質素下降。

澳門有立法議員指,社工要促進公義就是要學香港搞事,有關言論引起香港社工業界關注。

澳門有立法議員指,社工要促進公義就是要學香港搞事,有關言論引起香港社工業界關注。資料圖片

阿醒說,這個制度令香港的社福界越來越只會埋首自已的工作,「社工」成為了只是機構「員工」的身份,「為保住份工,可能未必敢發聲,依家社工的工作只是用個案來量化衡量效益,看不到社會公義的倡議,個人成長等等,社工就變了員工,當社工沒有了社會面向,那只是機構員工,社工的價值就完全無曬。」

因此,香港一群仍有社工理想的社會工作者於2013年發起「社工復興運動」,目標是保障弱勢權益,不容無聲吶喊,捍衛司法公義,反抗政治暴力。阿醒說︰「社工復興運動就係想高舉返,我們學個套社工價值不是只埋首在辦公室內做個案,而係好講爭取社會公義的,社會工作的範圍係好闊的,我們是想社會向好的方面改變。」

阿醒指出,如果社工只懂埋首跟進個案,無論做得有多好,整個社會制度都不會有改變和進步。「成件事係好無轉機,對服務對象來說係好無出路,要依靠社工才能處理一些事情,沒有社工的話,就解決不到本身的問題,這個不是出路。」他說,當市民因為制度不公而受害,得不到本身應有的權利,如果社工只是用補救的方式處理,其實社工只是政府的維穩工具。「補完,呵完,氹完就算,咁其實只係按住市民的怨氣,淨係做一啲維穩嘢,但整個社會都沒有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