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 黑箱政策?論盡紙本
近期,多個備受爭議的公共政策及公共項目再度引起社會關 注,包括新城A區二萬八公屋「斬件上」、政府突然提出研 究 輕軌東線、巴士加價、內地與澳門駕駛執照互認計劃 等等。行政長官崔世安發表《2018財政年度施政報告》中提出,新城A區合共2.8萬個公屋單位中,首階段先建7千個單位 [...] 公眾憂慮新城A區會變成另一個石排灣 [...] 事隔數年,運建辦官員突然在立法會口頭質詢大會上透露, 短期內將會開展輕軌東線,從關閘途經新城A區連接氹仔北 安碼頭的研究調查,令人質疑政府是否已放棄諮詢多時的輕 軌澳門半島線?雖然當局強調沒有放棄輕軌半島線,但仍引 起社會質疑,當局在提出輕軌東線前,為何未有諮詢社會意 見⋯⋯ . 每月一號出版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電子版

關翠杏──退下火線未言休

#058 黑箱政策?論盡紙本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8年03月24日 15:15

前立法議員關翠杏

訪問在工聯司打口的工聯議員辦進行。這天「關姐」關翠杏帶回了廣西沙田柚與同事分享。訪問之初話題不着邊際,說着生活瑣事,例如掃地機械人。「差好電,由它到處掃就可,撞頭角它會轉方向。唯一不足是牆的死角位。」現時關姐常居三鄉,但每周仍會回來澳門跟一些好友聚會。「沒以往前線工作緊湊,多點時間陪家人。有需要時就幫忙湊孫。」閒時會網購,亦會到處品嘗新菜式。「又多咗對住電腦上網,尤其去看國內的事。」

心繫澳門 施政日日睇直播

今年68歲的關姐,16歲就由車衣女工走向參與工運之路,1996年在澳葡最後一屆立法會循間選進入議會成為代議士,進入人生新階段的從政生涯,在2009年直選更榮膺票后。去年7月,關翠杏宣佈結束21年的從政生涯,不再參選立法會選舉,但一直有在幕後全力支援團隊,最終「聚賢同心」在直選一舉拿下兩席,李靜儀更成為「票后」。11月,關姐開始實在的退休生活,常居三鄉。

在勞工局成立前,關翠杏已開始從事工運。

退下火線,不再澳門政壇鎂光燈下,關姐仍關心著澳門的事,其中常做的就是緊追立法會會議直播。「也許是過去多年議員工作的原故,我到現時都是對立法會工作較關注,所以當我在國內有時間,我又知道會開大會,我基本上會坐着看直播。施政辯論期間,我每日都看到尾。」在內地都看到直播?「有個盒子㗎嘛,可以選擇澳門資訊台。我老公買的。」

「即使我今天不是立法會議員了,我覺得作為一個市民,亦要關心社會。這可能是幾十年積下來的。」在關姐看來,所謂「退休」,只是沒收人工去做一些事。她指,現在仍會跟舊同事不時在聊天群組內討論社會議題,每周亦會回到澳門,看自己出身的製衣工會是否有事處理。「不代表會完全放下自己一直在做,一直有跟進的事。」「像之前發覺一單詐騙案相關的資料訊息,當中涉及冒認別人的名字做授權書去賣他人的間屋,我就找了警方的高層。雖然我已退下來,但我都覺得我有這條件都給電話警方高層反映此事,亦獲警方高度重視。案後來偵破了。作為市民,如有問題應要去反映。這是我們應有的責任,不會因為退休後就與我關。」

退居三鄉 深感澳門落後

關翠杏現多在國內生活。說起兩地生活的差別,感覺她心中的一團火仍然熱熾,於是說起澳門狀況仍是有恨鐵不成鋼的勞氣。「電子商貿、移動支付、交通等等,國內都在相對快速變化當中。反觀澳門,真的像某些人說,庫房除不斷多錢外,我們真的沒甚麼進步。」「就說移動支付,我們是旅遊城市,有很多國內遊客,但我們的移動支付才剛起步。這其實很落後。」

退休後的關姐愛上網購,對澳門的落後更有大感受。「以前我從來不買(網購)。現在我買是想去學習、去試,了解一些新產品。」「無人商店那些現在是有點問題,但那是在『出生』後的調較中。國內有幾多機械人,掃地的甚麼都有。兩三百蚊就通屋走了。機械人還分好多級,有些二三百元,有些千多元,智能化已是未來中國很快會全面普及的。」

她指,澳門剛與馬雲簽約,但除此以外,政府卻未能告訴社會之後的進一步計劃。而在澳門某一持牌網絡供應商仍然壟斷,其他營運商亦很難有更大發揮,市場價格也不能有合理競爭而得到普及。「尤其經濟能力相對薄弱的群體,例如長者,個個都說回家才能用WIFI,不然要付費,於是就不會用,就不能普及。但現在國內政策是要全覆蓋,包括農村、落後的地區,更加需要。」「(國家政策)要求所有電訊商:這是你的義務。今日澳門有否做到?」

關翠杏聯同10位議員約見特首促盡快解決海一居事件

雖不再在政壇,反而旁觀者清且更多時間觀察,對澳門的不足看得更清楚。關姐直言,澳門今日仍只抱着博彩業,年年政府有稅收,其他產業卻未大力發展。「所以為何今日的經濟多元,除了口號,還有甚麼?」坦言澳門有太多地方需要檢討自己。「不只是政府,即使商界,亦沒有積極跟上大形勢發展。所以澳門除原有的旅遊和博彩稅收外,我們還有甚麼亮麗成績?」

她又指,現時澳門商界或民間不少人都會覺得澳門現在發展不錯,或認為政府要給予怎樣的政策,給年青人製造怎樣的平台,但她認為,機會應靠自己去發掘。「如果要等着這些(資助),這人一輩子都沒希望。一定要自己走出去發展,靠自己。」現在只要走出去看看,就會發現商機無限。「但澳門人怎樣把握,現在說得太少,做的就更少。」

關翠杏在宣佈退休的記者會上不禁落淚

退休生活 開始人生另一階段

心中仍有一團火,不過前線的工作都由現在的同事負責了。多年來在政壇奔走,現卸下澳門議員身份,成為退休人士,會覺得悶嗎?但實情,關姐自己早有心理準備,早已計劃好自己的退休生活,也一直期盼這天到來。「(工作)對我嚟講已經超齡。」但她指,退休並不代表會每日無所事事。「退休的生活仍可很多姿彩,而不是每日等天光天黑。只是少了一份壓力,但仍有很多可以投放精力的地方。」

在向外公布退休時,關翠杏曾表示自己多年來沒有個人生活,因此希望退休後可以多陪家人、到外地旅遊見識。現多於三鄉生活的她覺得,內地較適合她退休。「一來生活環境相對舒適,住屋空間也好。跟周邊地方聯繫方面,澳門好像很開放,但國內其實也一樣。我可以了解國家,接觸得更多。」

現在她的「工作」之一,就是開始為內地偏遠地方推動教育發展,早前就去了廣西了解當地學校需要甚麼支持,並聯合朋友的力量,希望改善山區兒童的學習環境。「不是很『灰』的那種想法,但過去想做而未做的,現在要趕快做。」

退而不休,以關姐的步伐與魄力,所謂退休其實正是另一番事業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