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 黑箱政策?論盡紙本
近期,多個備受爭議的公共政策及公共項目再度引起社會關 注,包括新城A區二萬八公屋「斬件上」、政府突然提出研 究 輕軌東線、巴士加價、內地與澳門駕駛執照互認計劃 等等。行政長官崔世安發表《2018財政年度施政報告》中提出,新城A區合共2.8萬個公屋單位中,首階段先建7千個單位 [...] 公眾憂慮新城A區會變成另一個石排灣 [...] 事隔數年,運建辦官員突然在立法會口頭質詢大會上透露, 短期內將會開展輕軌東線,從關閘途經新城A區連接氹仔北 安碼頭的研究調查,令人質疑政府是否已放棄諮詢多時的輕 軌澳門半島線?雖然當局強調沒有放棄輕軌半島線,但仍引 起社會質疑,當局在提出輕軌東線前,為何未有諮詢社會意 見⋯⋯ . 每月一號出版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電子版

歷史城區怎樣保?

#058 黑箱政策?論盡紙本

文:路家

時間:2018年02月28日 11:11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去年批評澳門政府保護世遺不力,要求澳門政府盡快完成編製《歷史城區保護和管理計劃》。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去年批評澳門政府保護世遺不力,要求澳門政府盡快完成編製《歷史城區保護和管理計劃》。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去年批評澳門政府保護世遺不力,要求澳門政府盡快完成編製《歷史城區保護和管理計劃》,並於2018年12月前向世界遺產中心提交報告。2018年1月20日,政府開始就《澳門歷史城區保護及管理計劃》進行諮詢。當中提出 11條須作特別保護的重要景觀視廊;19條風貌街道線路、24處區域或街道線路須作特別保護及管理,以及城區內 4類被評定的不動產及相鄰地段的建築限制條件的原則和方向。諮詢文本具體提及包括街道風貌的設備物、廣告牌安裝位置及方式,歷史城區最大建築高度、視廊價值、風險管理等。

事實上,文化局於2014年亦曾就此框架進行第一階段諮詢。兩次方向大致相同,都提到景觀管理監督,如限制建築高度以控制景觀視廊、控制廣告招牌、街道風貌形態等。同時亦有建築限制條件,如跟被評定之不動產相鄰之建築亦要受保護建築協調等。另外山體亦要受到保護等。

事實上,文化局於2014年亦曾就此框架進行第一階段諮詢。兩次方向大致相同,都提到景觀管理監督,如限制建築高度以控制景觀視廊、控制廣告招牌、街道風貌形態等。

事實上,文化局於2014年亦曾就此框架進行第一階段諮詢。兩次方向大致相同,都提到景觀管理監督,如限制建築高度以控制景觀視廊、控制廣告招牌、街道風貌形態等。

歷史城區管理計劃並非新鮮事。在考慮澳門的《歷史城區保護和管理計劃》是否過嚴或有何不足時,或許我們都可從外地例子中參考一下。

視覺能見範圍皆受保護

1943年,法國就修正法令,採取一種空間凍結式保育概念,以歷史性文化紀念物為中心,劃設半徑五百公尺的保護範圍,以「視覺能見範圍」(champ de visibilité)作為管制方法。在這範圍內,從被指定的歷史文化紀念物向外圍、或是從空間範圍內,與該歷史文化紀念物同時出現在視線之中的建築,甚至街道、廣場等均需受到外部形貌上的管制,這顯示法國政府認為除受保護建築外,跟建築在歷史上共同發展出來的空間脈絡同樣重要,同樣需要保護。

但這種凍結式保護亦有其不足之處。因為太着重「視覺能見範圍」,處於視覺盲點的建築未能受到保護。這雖然可讓改建「走盞」,但亦有機會破壞了城內的原有的建築邏輯,未能保存整體空間。

片區之內盡記錄
制定監管保留風貌

二次大戰後,法國面對強烈的住屋需求,於是開始重建工作,亦為老建築帶來威脅。在此背景下,1962年,法國文化部長推動《保存區段》法令(Secteur Sauvegardé)。將一般平民生活空間亦納入保育對象,同時將舊城區保育問題藉由都市計劃解決,將保育精神植入都市計劃法令。

根據法國的做法,保存區段計劃擬訂時,必須從研究城市發展歷史着手,甚至配合考古,從而定位出城市歷史發展下的每固街廓,甚而每座建築物的歷史面貌,作為該街區或讓建築的保存依據。每個建築要仔細記錄,亦要清楚了解建築物或其地基上是否有值得保留的元素,如立面、窗框、水井等,以擬定正確的「保存區段暨開發計劃圖」、這圖中將討論是否得以增建、拆建或改建的規範。

最後就是作出控制管理的判斷。一方面控制未來可能的建築行為,同时規管空間、材料等。每一部分的建築體與空間都要由主持調查的建築師或城規師提出處置意見。值得一提的是,這法令針對建築的外貌,如高度、顏色、材料等元素都有監管,亦規範了保存、拆除以及可變動部位的發展等等。管理工作則交由需要考取執照及經專業訓練的公務員——「法國建物管理建築師」處理。

將一般平民生活空間亦納入保育對象,同時將舊城區保育問題藉由都市計劃解決,將保育精神植入都市計劃法令。

將一般平民生活空間亦納入保育對象,同時將舊城區保育問題藉由都市計劃解決,將保育精神植入都市計劃法令。

忌只顧留立面 忽略內在空間

澳門《歷史城區保護和管理計劃》如何以理服眾,說服城市這是我們以後的方向。

澳門《歷史城區保護和管理計劃》如何以理服眾,說服城市這是我們以後的方向。

但法國並非事事完美。亦有區域因只看重視「視覺保育」而喪失了舊城的紋理。「立面主義」是保育常墮進的陷阱之一,即只專注在街道或公共空間上可見到的立面保存,建築物內部的空間構成、材料等卻被消失。

總括而言,法國1962年的《保存區段》法令確立了一套的保育模式:地毯式調查及記錄建築的過去與現貌,並進行綜合分析,以建立保存片區內的街道、廣場、建築等整體性空間保護與建築修護、增建、新建或拆除的依據。由此,法令針對的不只是保護文物建築,亦代表了城市的發展方向,在城市未來規劃中佔一非常重要席位。

每個建築物均產生於某個時代,與該時代的土地取得以及開發模式,或建築材料使用、規模等等,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可以預料,每當政府希望規管,理所當然地會遇到反對聲音。澳門《歷史城區保護和管理計劃》如何以理服眾,說服城市這是我們以後的方向,並向公眾展示政府有執行計劃的魄力與決心,將是這計劃成敗的關鍵所有。

歷史城區管理計劃並非新鮮事。

歷史城區管理計劃並非新鮮事。

資料來源:《寶石與戒座——法國舊城區保存中的《保存區段》法令、制度與操作實務》,王維周著,201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