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島裡外藝文爛鬼樓
創作。

時間恰恰好

半島裡外藝文爛鬼樓

文:蘇麗欣

時間:2018年01月10日 18:18

(攝影:Jason Vong)

(攝影:Jason Vong)

剛剛過去的2017年,相信是我人生一個很大的轉捩點,在去年九月的時候,我「終於」回到老師的行列。

「終於」兩字,說來話長,我本來大學及碩士的學位,都是某兩間海峽兩岸的師範大學中文系。不過玩音樂的形象太深入民心了,連我樂團的某位隊友還問我是否近來去考了「師範牌」;又甚至曾教過我的中學老師,當得知我當老師後,都問我是否去教音樂。

那位樂團隊友再好奇問,為何那些年時,不一畢業就去教書呢?我只說,一切都是機緣吧!當時我剛大學畢業,年少氣盛,一心想出去闖闖嘛!要是我不闖,相信也沒有Evade了!

「闖練﹑闖練」,相信就是這個意思了。

回到這個時刻,時間總讓人不知不覺,忙忙亂亂地,半年就過去了。

我教的三班學生:資優的高一某班﹑文靜的初三某班﹑俏皮的初二某班,相信已涵蓋了青春期最反叛的時期了。

開會的某天,有一位同事走來跟我說,你教的有兩班「好啃」啊!縱然我已預料現在的年青人都非「善男信女」,但經同事再這樣一說,心裡便不禁擔心起來,便想:「難道要先下手為強?像訓導主任這樣去兇他們?地獄式訓練?」心裡有方術,卻想起來都覺得太沒內涵又可笑非常。於是,我向一位高智商朋友尋求意見,他總是一貫滿有智慧又輕鬆地淡然說:「中學生!最主要是看能力及人品,有才又有品的老師,通殺!就是你!」這似是而非的安慰,我又似懂非懂。

一切都要接觸過,才能夠明白。

相隔多年,以輕快的心情走入的第一個班級,就是高一某班。我現在總常說,跟這個班級,我有特別的情意結,這是在這個人生時期教的第一班,也是很聰明的一班。

就是因為太聰明,於是經常喜歡挑戰我。第一天,自我介紹後,再說明了學好中文及寫作的好處後,一位同學便突然舉手冒出來,問:「那為甚麼我們學古文?」

這也是我中學時,在溫習到疲勞崩潰或成績不盡人意時,仰天長歎,大聲呼嘯中的一個問題……

H同學的問題,喚起了那封塵的記憶。在他的大腿上,一本小說平放著,這是因果循環嗎?以前的我,大學上古文課時偷偷地看自己喜愛小說…張愛玲﹑白先勇﹑蘇童﹑余華…。他這個時候,微笑地問,裝著一臉天真。

「我們呢!學古文,最主要的,就是要學人文風骨,學修養內涵,學憂國憂民,學堅忍包容,學瀟灑間的優雅,這些都是內在心靈的東西,都是我們現代人所忽視的,然而卻是我們人生生命中最重要的滋潤…。其次,都是要學習古詩文的詞藻文句精煉優美,學習其結構嚴謹而再用於自己的文章作品上……日後你們到了些什麼公司工作,你們的工作計劃書加一兩句詩詞歌賦,短短幾字已包含情懷,老闆必定拍案叫絕!尤其是外國的老闆,我以前就跟過一個外國的老闆工作過,所以要懂得很多基礎的中文知識才可以做到啊!那時我……人文風骨!……堅持,做人要正直!要善良!要有良心……你們理科,以後你們當上建築師工程師,做人要怎樣,做事要怎樣……你們要記住……」

一說,就說了半堂了。女同學是最乖巧的,我一邊說,她們一邊點頭…

過了N年,像是回到原點……

表面上,看似一切都重頭開始……

我現在有的人生經驗,來自社會上遇過的千奇百態,以及在江湖中的生存之道,還有最重要的,我是一位媽媽,那耐性愛心與成熟堅定……

這都是感覺,覺得時間恰恰好,讓我回到這個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