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 消失的味道論盡紙本
「美食之都」的焦點並非味道與生意,而是食物與人之間的關係。除美 食之外,教科文 的「創意城市網絡」亦有其他範疇,包括電影、文學、音樂、手工業和民間藝 術、設計和媒體藝術。由此觀之,不難發現教科文將「美食 」看待作藝術的種類之一,如同設計、文學、電影一樣,需 要不斷創新,且與城市的每個人有所連結。不諱言,澳門確 是有深厚的美食「老本」,卻一直未有發掘論述。澳門特色 是否只有 土生葡菜?甚麼是澳門的美食文化?如何演化延續澳門的美食精神, 正是「美食之都」應該思考的課題。 . 每月一號出版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電子版

鐵漢丹心 積極參與 陳德勝的酸甜苦辣

#056 消失的味道論盡紙本

文:路家

時間:2017年12月27日 11:11

陳德勝一直予人錚錚鐵骨的硬漢印象。說話大聲,腰板挺直,一副威武不能屈。現任城規會委員,曾積極參與「護塔運動」,亦活躍於各社會議題,早前曾遭拒載的士司機「吹雞」,要「Call馬」群圍。陳德勝這樣的「硬淨」,不免讓人在想,是因為在澳門社會要堅守原則,所面對的壓力之大,要夠「硬」才能「頂得住」?「打擊非法旅館時,突然一班紋身漢衝入嚟,不問乜嘢,拳頭就嚟,但我冇退。」坦言多年來讓家人朋友憂心感到抱歉,「佢哋好大壓力。因為個個都驚我死喺街頭。」

大膽發聲 不畏強權

說起自己性格,陳德勝一笑:「我『牛』一隻。如果我唔係『牛』,我唔會行到今日咁。」坦言自己性格衝動,熱愛朋友,亦會因路見不平而「強出頭」,甚至不顧自己性命。承認這性格是優點,也是缺點。今日,人稱「勝哥」的陳德勝已從民眾建澳聯盟理事長一職退下。參與社會工作十一年,在民眾建澳聯盟度過八個寒暑。回顧多年經歷,他以「酸甜苦辣」四字總結。

「甜,是喜見為社會做咗啲事,可以解決到啲事。」勝哥一字一句,緩緩道出,「苦,係見到而家澳門社會入面,唔係太多青年有人帶領,真心真意為澳門整個生活同我哋往後嘅路點樣去走。」辣,是澳門政治圈的「辣」,「酸」則是現時在社團內被投閒置散的「心酸」,不過現時已經放下,積極希望可重投社會。「以我嘅經驗,其實我可以為社會做更多事。我六十未到,衝勁未減。」

不諱言,陳德勝自參與社會以來,直話直說、對官員直斥其非的作風曾為他帶來不少壓力。例如在「護塔行動」期間,他就曾收到電話警告,「『唔好再搞喇,再搞唔同你講道理㗎喇。』」大膽抗爭的他當然觸碰了不少「地方勢力」的利益。「打擊非法旅館,突然一班紋身漢衝入嚟,不問乜嘢,拳頭就嚟。但我冇退。」「可能今次採訪之後又碰到另一個問題,但唔重要。我活喺世上,我要做我自己喜歡做嘅事。因為我亦為我嘅朋友,我嘅兒女、我哋嘅下一代打拼,做更多嘅事。無論之後我嘅路有多困難,有多大壓力,我都要闖。」

八駿刺繡由朋友親手所造,陳德勝非常珍惜 。

八駿刺繡由朋友親手所造,陳德勝非常珍惜 。

最「激」建制派 愛國愛澳

有人認為,陳德勝高調,陳德勝自己也承認。「我真係唔想高調,但因為作為參與者,一個想解決嘅人,若果我唔係走到咁前,咁大聲,誰理你?」

澳門土生土長,出身「紅底學校」,更受母親的榜樣力量影響,自中學就開始參與學聯、工聯,後來從商,陳德勝的履歷由內到外都寫着「建制」二字。然則,在今日講求「和諧」、「協商」的政治主調下,陳德勝不少言論卻予人批評政府、抗爭的感覺。又憶述起當年「護塔事件」。基於保護松山的澳門整體利益,勝哥當年透過遞信、不斷發言表達意見,試過一日報警七次去投訴松山腳高樓地盤開工,與政府有關部門開會時更曾直斥對方是「歷史罪人」,「『就算我死咗,我都叫我個仔去同你哋講。』」最終因為社會關注壓力下,中聯辦大樓下降到九十米以下。

論調言行與主流相異,自然為他帶來壓力,但陳德勝還是一貫「硬漢」作風。

「唔好成日用愛國愛澳去壓我,澳門邊個唔愛國愛澳?但你行動有冇做?你係用人生入面走過嘅路,證明你有多愛國愛澳。澳門有困難嘅時候你在哪裏?國家有政策落嚟嘅時候你有冇參與?呢個先證明你愛國愛澳。」

無需掌聲 喜得同路人

但盡心盡力付出,換來了甚麼?今日的陳德勝沒有成為議員,沒有成為政協委員,現在還連民建聯理事長都不是了。「有啲人話,勝哥,你做咗咁多年,連一個好市民獎都冇,人哋喺街捉個賊都有好市民獎。我嘅感觸就係話,如果我係為呢啲虛榮去做,我早就攞咗了。」

「我哋唔需要掌聲,我哋需要推動。每件事有人反對,有人有掌聲,但唔好覺得太重要,因為社會自有評價。」

而這些評價大約也來自各方認同。陳德勝指,由一開始沒有官員願意接見他,到今日有很多積極為社會盡力的官員願意聽他意見、詢問他想法,認識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得到尊重,都是他開心的原因。「我嫁女時,個男家俾得三圍我。」陳德勝笑道,「請咗十二個局長,全部到齊,有兩個局長因為有事,到場握手影相後先走。佢哋當日坐喺度都講笑:勝哥,呢度簡直係聯席會議。呢件事體現咗,只要你做得對,對方平日雖然冇乜出聲,但佢有支持。」而令他最窩心的是前年父親節收到兒子放在枕頭邊的信。「好大感受係,起碼打動到兒子將來出嚟社會,都會跟住爸爸咁嘅心。」

望與青年同行 栽培新生代

論調言行與主流相異,自然為他帶來壓力,但陳德勝還是一貫「硬漢」作風。

論調言行與主流相異,自然為他帶來壓力,但陳德勝還是一貫「硬漢」作風。

現退下前線,陳德勝最希望的是從事青年工作,培養新一代參與社會。「(年輕人)懷才不遇都唔係痛苦,最痛苦係當你有位置,人家推咗你上去,你乜嘢都唔識,乜嘢都唔知,還要去發言俾意見,呢個更加可悲。」而除了能力,他更看重年青人對社會的熱誠。「你讀到博士都好,你個心唔係為社會,淨係為自己,你行嘅路係好窄好短。」

如此抱負,可有閒言閒語?「早就有。如果冇,都唔會今日咁嘅環境。」一如以往,陳德勝與年輕一輩亦師亦友,自然惹來一片「羨慕妒忌恨」。「有好多其他團體話,又羨慕又妒忌。羨慕係話:好欣賞我帶領青年工作,同佢哋玩在一起走在一起,好多都唔得。去到咁嘅年紀大家都有個鴻溝,但你冇。」

「妒忌就係話:你民建聯呢個工作做得相當出色,比任何一個社團都出色,但亦都因為呢樣嘢,而受到入面其他有關人士有所微言。以前我都唔係好明白。真係唔明白,因為真係希望青年人接班,包括民建聯,我都希望青年去接班,有所作為,更出色,比我出色十倍百倍,其實對社會有益。」

既然已退任理事長,可會自組社團服務社會?「我做任何事都要尊重我哋嘅陳明金先生。要得到佢嘅認同和支持,我先會出嚟。得到佢嘅支持,我會出嚟社會,做更多嘅事。萬一唔支持,我亦會以個人身份,去參與地區工作。我嘅想法就係咁。」

「希望再帶領青年人用一個正能量心態,為國家為特區盡我所有綿力,力所能及,去解決一啲民生事。亦讓我哋官員明白,我哋澳門係有人才,每個青人有抱負,唔係淨係為利益進發,讀完書就為咗樓,為咗車進發,有好多青年願意為社會付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