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 消失的味道論盡紙本
「美食之都」的焦點並非味道與生意,而是食物與人之間的關係。除美 食之外,教科文 的「創意城市網絡」亦有其他範疇,包括電影、文學、音樂、手工業和民間藝 術、設計和媒體藝術。由此觀之,不難發現教科文將「美食 」看待作藝術的種類之一,如同設計、文學、電影一樣,需 要不斷創新,且與城市的每個人有所連結。不諱言,澳門確 是有深厚的美食「老本」,卻一直未有發掘論述。澳門特色 是否只有 土生葡菜?甚麼是澳門的美食文化?如何演化延續澳門的美食精神, 正是「美食之都」應該思考的課題。 . 每月一號出版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電子版

街頭美味消失 不只是味道 澳門精神買少見少

#056 消失的味道論盡紙本

文:論盡

時間:2017年12月27日 15:15

J與Shadow也以故事繪本記錄了澳門另一種美味——蛋茶。合作源於一次藝術工作坊,J寫了蛋茶小販的故事,Shadow選了此文本作畫,兩人後來決定將繪本出版。

消失的味道 消失的堅持

「蛋茶伯伯是我私人的一個喜愛。」本身是劇場工作者的J憶述起當年一碗簡單的甜品。那是當年在新橋區很聞名桑葉蛋茶及燉蛋的街邊檔。「以前排練完總會想買一碗熱騰騰的來吃。但由不知哪年開始,排練完打算去吃,但就發現它消失了。之後曾到對面吃宵夜,但大約半年後,那間也消失了,發現整個街區開始改變。」

而對J來說,那不只是一碗甜品,更是一種澳門精神——絕對限定,售完即止,不會因為自己受歡迎,再擴大生產線,變成連鎖店。「很難得的是『夠就算』。不是奢望成為大企業,就維持在自己能力範圍內,自己的勞力換取到生活所需已足夠了,有種知足。這種想法慢慢好像大家不太重視了。現在的價值觀可能是做得好就發展、擴大來做。」

J與Shadow也以故事繪本記錄了澳門另一種美味——蛋茶。

J與Shadow也以故事繪本記錄了澳門另一種美味——蛋茶。

J與Shadow也以故事繪本記錄了澳門另一種美味——蛋茶。

J與Shadow也以故事繪本記錄了澳門另一種美味——蛋茶。

消失的小販 褪變的生活模式

那些在戶外,甚至在街巷流動的小販是令人懷念的。小販的身影、叫賣的聲音、食物的香氣都充斥着街頭巷尾,成為全市人的共同回憶。J仍深深記得小時候街上有人會大叫「鹹肉粽」,家人會吊籃子到樓下買豆腐花,還有放學時遇上的麥芽糖、炭燒雞翼、各種小食等。「那時有好多新移民,會賣一些他們家鄉的食物。澳門因為有很多新移民,所以我們就會吃到,像現在我們會吃到菲律賓麵包,慢慢變成我們喜愛的食物,慢慢Mix and Match,變得如此豐富。」

但隨着街頭小販受到規管,高樓漸多,流動小販的叫賣聲都已銷聲匿跡,吊籃子到樓下去賣糖水亦變得困難。小販都上了街市,或進駐街舖,整個街頭氣氛也不一樣了。據網上流傳,早前渡船街一位擺攤賣茶葉蛋的婆婆亦遭到投訴,結果被當局沒收生財工具,在繳交罰款後工具才能收回來。「一來在迫大家高消費。賣魚蛋那些,一定要在舖頭,負擔重多少?租一個地舖賣魚蛋,又迫着他要抬高價錢,最後又轉嫁落消費者身上。」

「二來這些親切的記憶都沒有了。你講衛生,其實都可以其他方式去保障市民,但不需要一刀切。」

尋不回 往事只能回味

「很多我們常吃的手推車檔都沒有了。」今次繪本的插畫師Shadow亦想起不少兒時味道,「像我以前返學放學的路上,女媧廟有粥、燒賣、腸粉,往前走有檔白糖糕、糯米飯、糯米卷,然後有夾餅、魚蛋麵,回家路上有香蕉糕,有紅豆餅、薑糖結尾。很多,那時放學真的好開心。」

每檔小食各有特色,即使售賣同樣的小食,亦各有味道,顯示小販對食物的想法與創意。但隨小販消失,後繼無人,味道亦隨該小販牌照被民署收回或小販退回,民署重新抽籤而消失。「薑糖的味道我還未能找回。那薑糖是令我回味的。現在怎吃到?我真係諗唔到。紅豆餅有時可以去下環,但味道都是不一樣的。」

J與Shadow也以故事繪本記錄了澳門另一種美味——蛋茶。

J與Shadow也以故事繪本記錄了澳門另一種美味——蛋茶。

J與Shadow也以故事繪本記錄了澳門另一種美味——蛋茶。

J與Shadow也以故事繪本記錄了澳門另一種美味——蛋茶。

另一種生活方式 漸漸消逝

Shadow以故事繪本記錄了澳門另一種美味。

Shadow以故事繪本記錄了澳門另一種美味。

喜歡小販,還因為他們在展示另一種生活方式是可行的。「在我由細到大的教育,或見到澳門現時的發展,『得到一啲嘢』是你一生人必須要做的。可能要有名,可能要有利,要獲得某些人贊同。在我的教育、思維入面這些是很正常的事,大家必須要如此。但有時見到一個阿伯,一個阿婆,或一家人很簡單去經營一間食店,或好簡單去做蛋茶,這些都令我感動。我覺得缺失,就是我從來沒想過這樣是可行的。」亦因此不解為何流動小販不再復見。「不發新牌是因為難監管?食安問題?還是覺得阻地方?你覺得阻地方,但這行業存在是有原因的。是否我們這代已不再需要這些?我就是想知為甚麼。」

一連串的問號亦觸動了Shadow當初選擇與J合作。「那時看到J的文本,她描述的那種情令我覺得,原來還有人會想念一些咁簡單旳事。」會希望繪本達到怎樣的效果嗎?「多一(件事)讓人思考,想起這事,我覺得已經足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