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 消失的味道論盡紙本
「美食之都」的焦點並非味道與生意,而是食物與人之間的關係。除美 食之外,教科文 的「創意城市網絡」亦有其他範疇,包括電影、文學、音樂、手工業和民間藝 術、設計和媒體藝術。由此觀之,不難發現教科文將「美食 」看待作藝術的種類之一,如同設計、文學、電影一樣,需 要不斷創新,且與城市的每個人有所連結。不諱言,澳門確 是有深厚的美食「老本」,卻一直未有發掘論述。澳門特色 是否只有 土生葡菜?甚麼是澳門的美食文化?如何演化延續澳門的美食精神, 正是「美食之都」應該思考的課題。 . 每月一號出版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電子版

神像受損 磚牆傾側 蓮溪廟命犯風災

#056 消失的味道論盡紙本

文:路家

時間:2017年12月27日 11:11

風災期間蓮溪廟內兩尊泥塑神像受到損毀,青磚外牆亦經年累月出現傾斜及裂縫,需要重新砌築該幅牆體。文化局一直未有解釋牆體傾斜的原因,亦拒絕公開檢測報告。坊間有意見質疑,拆牆重築的做法太粗暴。同時,神像修復仍未有時間表,未必能趕及過年。位處新橋,蓮溪廟每遇颱風。輒受摧殘。這座百年古廟,似乎命犯風災。

工人於蓮溪廟外牆架起支撐架。

工人於蓮溪廟外牆架起支撐架。

水火二神神像受損 修復未有期

「天鴿」風災肆虐下,如同本澳不少廟宇一樣,蓮溪廟多處受損。值理會秘書長杜燦榮表示,風災期間北帝座前水,火二神神像受到損毀。就記者現場所見,水神神像的情況似乎較嚴重,現被膠帶及紙皮包裏,火神神像情況目測尚可。杜燦榮指,火神是華光大帝,座前神像是華光下凡第二世名王靈官,是道教的護法,鎮守山門,北帝座前大將。由於北帝統領所有水族,故有水神處理日常事務。「佢哋企喺度太矮,因為佢哋係泥菩薩,用泥造,外面油咗漆,浸得耐,泥索咗水會塌。」

神像受損,會如何處理?杜燦榮表示曾於文化局溝通。「佢叫我哋唔好整,佢話搵專家嚟修復。」有說甚麼時候嗎?「佢冇話幾時喎。只係話儘快。」又補充,「佢話佢同廣東省做開泥塑嗰啲工匠傾緊,我哋暫時都冇下文。」會影響新年參拜嗎?「照計年尾應該冇問題。我相信年尾之前應該做到,因為二月先過年。」

青磚牆的另一邊貼滿瓷磚,現因修復,正被拆除。

青磚牆的另一邊貼滿瓷磚,現因修復,正被拆除。

青磚牆的另一邊貼滿瓷磚,現因修復,正被拆除。

青磚牆的另一邊貼滿瓷磚,現因修復,正被拆除。

但文化局對神像修復責任誰屬及時間表則有另一說法。文化局回應《論盡》查詢時表示,局方曾向蓮溪廟表示神像需要專業文物修復,現先暫緩處理,待修復好蓮溪廟屋頂及牆體後會為神像作評估及提供修復技術意見,屆時會先了解廟方有否能力處理,強調現階段未討論修復神像的責任誰屬。至於何時評估,文化局表示可能要明年,有可能要過年後。

根據文化局網上的「廟宇教堂颱風善後工作進度」,蓮溪廟有兩項修復項目,分別是屬第一批(即時排危排險)的「檢查及維修供電設施」及屬第三批修復項目(持續修復)的「修復屋頂批盪剝落」,當中並未包括神像修復。而根據《文遺法》,法定保護制度僅針對公共部門持有的動產。宗教聖物、祭祀器物及宗教物品屬被評定的動產對象,但現時受《文遺法》保障的動產清單尚未出台。

外牆傾斜要重建 文化局拒透露成因

另外,蓮溪廟外牆現架起了支撐架。文化局回覆《論盡》查詢時表示,蓮溪廟外牆出現傾斜及裂縫,且有倒塌的風險,文化局遂於11月9日對其開展外牆修復工程,將局部、逐件地將傾斜部份的牆壁之磚塊移下,之後再將相關磚塊重新砌築,以使牆壁回復垂直,工程費用約澳門幣三十萬元。而對於廟宇左側亦存有裂縫的外牆,文化局會繼續保持密切的關注與監測,亦會適時安排進行修復。

問及牆體傾斜的原因,文化局則未有回應,只道局方由2014 年經巡查時發現蓮溪廟的外牆出現傾斜並產生裂縫起,已隨即委派澳門大學工程研究及檢測中心進行專業評估及持續監測,後來又採用三維掃描,記錄數據進行比對,分析牆體變化的趨勢。文化局以以「修舊如舊」及最少干預的基本原則,在盡量減少對建築物的影響之前提下,對有關磚牆制定了針對性修復措施。

會否參考海事局公開荔枝碗船廠的結構評估報告的做法,公開蓮溪廟的檢測報告,或提供牆體傾斜數據?文化局稱,相關評估報告屬內部專業技術文件,未能公開。

水神(上)及火神。

水神(上)及火神。

鄭國興:應公開方案理據

另外,文物工作者鄭國興發現,從外面觀察,蓮溪廟的青磚牆身較潮濕,「入到去(廟內)就發現(牆上)都貼了瓷磚。」他表示,青磚本身可自己調節濕度,「但一貼了瓷磚,就隔絕了透氣,滲入了的水份很難排走。」當青磚不能自然「呼吸」,水份被困着,細菌亦容易滋生,造成磚頭病變、霉掉或灰漿流失,「磚頭一但霉了,承托力必然減少。」

對於蓮溪廟牆體傾斜要重新砌築該幅牆體,鄭國興認為,當局應該交代為何選擇拆牆重築,而非其他方案。又指出,凡是修復都必先要了解出現問題的根本原因,否則情況可能會重演。「磚牆出現裂痕或傾斜可以有很多原因。有可能是地基有問題,如不處理好,即使重新築砌,也是徒然。」

坊間有意見質疑拆牆重築的修復方案粗暴。鄭國興指,面對民間種種疑問,文化局更應開誠佈公,講解選擇此修復方案的理據,促進討論。「儘管市民未必個個明白,但講多點等於散播種子,讓市民獲得更多文物保育知識,一定是利多於弊。」他並表示近年每當文化局提出要修復文物建築,不少市民都會先批評,認為當局需要去了解此現象出現的原因。「是市民知識不足,還是平常保育文物知識的宣傳不足?應藉此契機進行公眾教育,令他們釋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