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我們應該知道卻被忽視了的事情── 參觀「澳門特殊和危險廢物處理站」及「氹仔污水處理廠」紀錄

055 劇場被灰色 論盡紙本

文:大蔥

時間:2017年11月18日 11:11

滿是浮沫散發臭味的污水。

滿是浮沫散發臭味的污水。

2016年澳門的城市固體廢物量約為50萬3千8百公噸,即人均城市固體廢物棄置量為2.11公斤每日,遠多於鄰近發達城市的固體廢物棄置量。

人均城市固體廢物棄置量。(論盡製表)

人均城市固體廢物棄置量。(論盡製表)

去年《愛瞞日報》爆出澳門的污水處理超負荷運轉了6年,污水未經生物處理排放到大海的新聞,讓人心裡不禁捏把汗。除此,澳門市民的人均用水量也在攀升,根據自來水公司的統計數據,澳門2016年日人均用水量比2015年要增長2.4%,雖然速度不算快,不過跟建設節水城市的願景還是背道而馳。

訂閱每月紙本

10月28日,筆者跟隨澳門環保志願者協會,去氹仔參觀了兩個平日只能遠遠觀望的地方——「澳門特殊和危險廢物處理站」及「氹仔污水處理廠」,對澳門市民們日常所製造的廢棄物及污水的最終去處一探究竟。

澳門每日製造大量廢舊車胎,在處理站堆積如山

所謂特殊和危險的廢物,包括了化學、醫療、屠房、藥物、動物屍體、油渣沉澱物、廢舊車呔和廢鈔票和郵票等,從2007年開始營運至2017年9月,處理過最多的竟然是屠房廢棄物,為7806噸。其次就是廢舊車胎,為6316噸。我們剛剛進入處理站,引入眼簾的就是堆積如山的廢舊車胎,無數黑色車胎在日光下散發詭異的氣息。

ad

給我們講解的工作人員告訴我們,車胎是處理站日常最常處理的物品,他也感嘆車胎裡其實有非常多的金屬,可惜澳門沒有回收的技術。

在特殊和危險廢物處理中心堆積的輪胎。

在特殊和危險廢物處理中心堆積的輪胎。

特殊和危險廢物的處理,也是焚化

雖然是特殊的廢棄物,其中包含很多危險品,不過處理的方式跟日常垃圾一樣,也是焚化。不過溫度會更高一些,因而會燃燒更充分一些。運來的廢棄物,通過兩次加溫,直到超過1200度,固體體積大幅減少。氣體再經過一系列的處理,然後排放,整個過程基本都是機械化。所以整個廠只有14名員工,卻維持著一年365天、一天24小時運作。

焚化不代表廢棄物消失,累積的影響未可知

物質守恆原理告訴我們,物質絕不會憑空消失,而是轉化成其他形態。所以焚化之後,物體從固態變成了氣態,以及無法燃燒的固體飛灰。這些有毒的物質怎麼處理呢?飛灰要經過固化之後送去堆填區,工作人員說之前的九澳飛灰問題可能跟飛灰沒有固化有關。而氣體在低於200度處理之後,二噁英的產量大幅減少,但微量的二噁英還是會產生;最後排放的氣體跟隨歐盟標準,但還是會包含包括重金屬在內的有毒物質。這些有毒物質,目前是在受控的狀態,不過累積的影響,還未可知。有參觀者提出偉龍公屋選址是否合理的問題,工作人員認為這個問題需要較詳細的科學研究才可作答。那在有詳細科學研究之前,選擇一個靠近焚化爐的地方興建公屋是不是十分不合理呢?

廠裡不算很臭,但是難免有異味。講解的人員說工作人員會帶口罩,不過是否身體會有影響,我們還未能得知。

處理廠內部。

處理廠內部。

回收來的電池暫時存放

政府剛剛推行了電池回收,這算是一項進步。不過回收來的電池如何處理,是否得到有效的資源再利用呢?工作人員有誠實的告訴我們,目前還未有技術,回收來的電池暫時只存放在廠裡。

處理站的運轉已經飽和

「特殊和危險廢物處理站」只接受預約的服務,所以在可控的情況下運轉。但就算如此,處理能力也已經飽和。這從堆積如山的廢棄輪胎可以看出,澳門政府規定廢棄輪胎處理站不可以拒收,因為車主非常有可能會把淘汰的車胎亂丟。至於因為飽和,有些待處理的廢棄物是否會被棄置不當,我們無從得知。

目前處理站已經在擴建,而且即將搬遷。

Tips:過期藥品可以送去衛生中心,衛生中心會集中再運送到「特殊和危險廢物處理站」。

污水處理濾渣,將送去焚化。

污水處理濾渣,將送去焚化。

氹仔污水處理廠要處理沒有能力處理的油污

接下來,我們移步隔壁的氹仔污水處理廠。在這裡,我們的參觀將伴隨著鼻子的不適,因為包含糞便的污水要流經這個廠才排到大海。

我們進到巨大的有屋簷的處理廠房時,看到水面充滿浮沫,而且有惡臭。隨團講解的實驗助理員小姐告訴我們,這裡的污水除了日常生活污水之外,還有很多餐館所製造的充滿油污的污水,這些都是偷排的,因為氹仔污水處理廠還沒有能力處理油污(正確的排放應當是去可以處理油污的路環污水處理廠)。這是否意味著那這些沒有能力被處理的水是否就這樣到了大海,由海裡的生物來承受呢?

最後排到大海的水,並不太清

忍著不適走到廠房盡頭時,水變得清一些,不過完全不是心裡期待的處理完畢的水。我以為這些水還會經過進一步的處理,不過工作人員告訴我們,這就是要排到大海的水了,她說這些水經過各種測量,都是符合排放的標準。如此看來,標準是否過低呢?

後來我又查看了統計局的資料,發現2016年「總懸浮固體日均值」和「油脂日均值」均有超過排放標準的現象。所以海岸水質的惡化,不是沒有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