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 選戰風雲2017 立法會選舉事件簿新聞事件論盡紙本
今期探討有關立法會選舉 中各個候選組別的政綱、理念及對本澳各項議題的看法,讓社會大眾對各個團隊加深認識。我們深明,在現行的選舉制度之下,選舉不單是一兩個人的事,而是整個團隊的工作。對於有現屆議員參與的團隊,我們訪問了 排在後面位置,非現屆議員的候選人,以了解受訪者為何願意成為團隊的「抬轎人」,亦讓團隊中較不為人熟悉的成員有發聲的機會。而對於新參選或沒有現屆議員參與的團隊,我們則訪問了團隊的首2名候選人,以了解其參選的理念。 籌備之初,《論盡》採訪組曾經發信邀請全部25個候選組別接受專訪,除了已退選的第5組「粉紅愛民」外,有12個候選組別接受了本報的專訪,而其餘12個組別則以不同理由婉拒接受訪問。 . 每月一號出版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電子版

三戰立法會 林玉鳳:進入建制 改變建制

#053 選戰風雲2017 立法會選舉事件簿新聞事件論盡紙本

文:論盡

時間:2017年09月12日 11:11

這是林玉鳳第3次參選立法會。今年,第4組「公民監察」團隊連她在內有5名候選人,有兩名醫生,有一位是病人權益促進會的理事長。過往以文化、教育甚至政制為「主打」的她,今年的團隊「醫療」形象鮮明。政綱亦提到,要「設立醫療事故保障基金,敦促政府制定醫療程序指引」、「完善專科醫生註冊及認證制度」等不少私人執業的醫護人員的訴求。

「《醫療事故法》應是好的,但配套不足可能會導致反效果,於是我就找比較相熟的醫生,或是支持我的醫生,問可否做候選人。」林玉鳳解釋自己的組隊理念說:「我覺得那段時間社會好需要帶出某件事,又冇人去講,我就覺得要去講,就會搵一個類似議題代言人,這是我的辦法。」

公民監察第一候選人林玉鳳 。

公民監察第一候選人林玉鳳 。

按議題找隊友 青聯、政協有原罪?

林玉鳳指,自參選以來,一直想要改變澳門的選舉文化,拒絕蛇齋餅糉,推動廉潔等。雖然過往兩屆都未有成功入局,但今年仍然堅持參選。「始終立法會牙力足夠啲,政府點都要服你。如果做得好的話,比較容易結合民意的力量。始終我參與的是直選,直選有民意授權,容易結合民意支持,跟政府做一些抗衡、提議等,總之佢要答你。我始終覺得這是改革澳門現行制度很重要的平台,所以我覺得都係要試一次。」

她表示,每次參選,除了找志同道合且個人條件比較能參選的朋友外,亦會根據當時議題選隊友。例如8年前有文化人朱焯信,4年前有建築師利安豪。「上一屆城規跟文化保育好重要,所以揾了利安豪,他是建築師之餘,也是國際現代建築學會會長。佢好能夠帶到那議題出來。」但利安豪上屆排在教師吳文源之後?「佢(利安豪)排第三。因為排第幾你都要再諗『觀眾』、『受眾』。」

今年競選團隊有不少醫療人員,政綱亦以住屋交通優先,醫療次之,教育及城規隨後,政改則放在最後,有別於2009年參選時將「全面普選」放於首位。「我而家知道唔得,加上香港雨傘運動失敗,好多人相對覺得政治議題敏感,我覺得都要推普選特首,不過在政綱位置擺後少少,因為澳門現時經濟發展咗,反而民生係最大難題,所以我地擺民生議題為主,但始終我哋專業關注返醫療、環保、文化,都繼續留返喺度。」

今年林玉鳳團隊另一個觸目的地方,是第二候選人張志雄醫生的澳門中華新青年協會副理事長身份。同時,林玉鳳身上貼有「全國青聯」、「河北政協」等標籤,令她一直以來也備受攻擊,批評她是「偽民主派」、「隱形建制派」。林玉鳳早前接受《論盡》訪問時就回應指︰「我做過政協,做過全國青聯,我又唔係坐過監,我又唔係殺過人,點解要講到好似十惡不赦咁,我覺得好離奇囉。」「明白中國政治,對我們只會有利,不會有害。如果我話我不明白大陸的諮詢制度又好,乜嘢制度都好,我又點能同你講,你信我啦,我會搞得掂澳門啲嘢。呢件事係不現實。」

選舉「刀來劍往」 獨立是自己存在的意義

林又形容,相對大學的工作,立法會選舉「刀來劍往」,是她人生中「最多矛盾衝突」的。問及對今年選情的看法,她指自己的票源來自中產,而過往曾幫助過一些弱勢人士,雖然這些個案沒太多曝光,但希望一些弱勢群體有看到自己的工作。她指,有時自己是「被低調」,舉辦活動未必有媒體報道,「即使是小加珈那時,已經比較轟動,很多報紙、TDM也只稱呼我為『網民』,『有網民號召……』」加上因為學術研究工作,有時不能太高調,自己性格也更偏向發表文章及舉辦圓桌論壇,資源所限平常也不能組織大型活動。「我冇得拗啲咩,這就是一個現實。」

她坦言,澳門今時今日的選舉仍很依靠地區服務,自己則一直靠發表意見及評論,「我會覺得有種不公平,這種不公平我暫時無法去改變,但非只是針對我一個人的問題,而是整個政治生態結構性問題,包括選民取向問題。這事我覺得還要一兩代人去改,我覺得我就是那代人,我唔想咁樣去行社團路,因為我覺得保留獨立做判斷很重要,咁就要辛苦啲。」

林玉鳳又分析,多了名單「拆隊」除了是擔心未能獲取足夠票數取得兩席外,亦可能是看到自己的選民已有某種差異化的存在,而大組雖然存在,有些實力亦很強,但因為「拆隊」,每組的力量相對拉得平均了,自己對今年的選情亦都樂觀。

「保存返個獨立性,先至係我存在的意義。」

「公民監察」對政治、房屋、交通及醫療等議題的表態。

「公民監察」對政治、房屋、交通及醫療等議題的表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