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立法會選舉事件簿即時報道

選舉論壇第二擊 政綱質詢變泥漿摔角 

2017 立法會選舉事件簿即時報道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7年09月5日 23:23

【炮聲隆隆】澳廣視今(5)日的第二場「2017立法會選舉論壇」,較昨日的擦出火花情況更激了,充滿著濃厚火藥味,但坊間就有質疑為何不是政綱的辯論,卻怎麼成了「泥漿摔角」狀況?當中,在五個候選組別的「互相質詢」環節,第六組第一候選人高天賜的兒子涉嫌販毒案件,就備受第八組第一候選人宋碧琪和第九組第六候選人李玉培的「合力」追擊,李玉培更指高天賜是不忠、不義、不仁的議員,「你應該退選」。而「新希望」就投訴,高天賜被人身攻擊。

澳廣視第二場的立法會選舉論壇,由候選組別第六至十組的「短兵相接」,當中以第三環節「互相質詢」,多個組別的表現頗激,當中又以第八組和第九組在主場時呈現最激烈的場景。

論壇首先提問的是第六組的高天賜,他利用四分鐘主場向第九組「民聯」施家倫連串發炮,當中大都涉及現屆立法會爭議之事的取態。其中,高問施會否爭取賭場全面禁煙?施回應指「應該不是叫禁煙,而是控煙。我未來相信……我會爭取,有時間表……視乎整體情況……」。高追問高官問責的定義是否包括行政長官及司司長?施回應指,只要是有犯法的,幾大的官都⋯。高又追問,工會法和集體談判法,「你支不支持?你會否提案?我提出五次、六次了。」但施都是反對或棄權。施回應指高的提案幾年都沒有改變,連錯別字都一樣。至於最大爭議的「離補法案」,高質疑施在立法會一般性表決時投贊成票,當中尤其涉及對特首在任時刑事免責的條款;施回應指其後在小組會上是反對這一條;「一般性你贊成?」「一般性係贊成。」還有,被問到對八號風球公務員仍然上班的看法,施回應如果全部官員都唔返工,那政府⋯,「你冇答到,即係你唔關心公務員。」最後對於普選立法會議員及行政長官的問題,施指應增多直選議員,而按照基本法對行政長官產生沒講有普選。

其後第八組「民眾」第一候選人宋碧琪在其主場時間就主攻高天賜:作為議員需要擔當責任。當中更就高兩個兒子涉嫌販毒案指出,中國人有句話禍不及妻兒,一人做事一人當,對家事本也不想講得太多,作為公眾人物的家人都有好大壓力。「但有居民同我講一個問題,一個人如果連這一頭家都搞唔好的話,點帶領社會的大家呢?雖然仔大仔世界,但作為父母在子女有困難時說出這番說話,若果我作為你的子女會覺得好心痛。父母是子女的榜樣,到底你教緊乜嘢價值觀畀你的仔女?」

台下的「新希望」團隊不滿宋的說法,質疑是人身攻擊。宋則繼續指,家是社會的根基,但高在「家人有困難時,你連撐都唔撐,一句『仔大仔世界』就帶過,仲有時間開記招、去遊行?對你的兩個子是否公道呢?算唔算叫做承擔?」宋指出,如果高連家的責任也不承擔,面對未來澳門市民的這個責任,「你又如何去承擔呢?」

高天賜回應直指:「係咪係文化大革命,三代都要承擔這個責任?」宋隨之指出,毒品真的是禍害人間,並再追問高對販毒加大刑罰是否贊成?高指宋是讀法律的,應該知道(澳門)不可以,北韓就得。

其後,第九組第六候選人李玉培亦繼續追擊高天賜,指他在立法會的出席率不夠中學生是「不義」,未能履行作為一個立法議員的職務;另外在葡僑委員會委員的職務,「大家都知道這是一個外國的單位」,所以第二個是「不忠」;再是,作為父親對兒子先不要割蓆、撇清。更問:「如果你作為一個不忠、不義、不仁的議員,你覺得今屆而家嘅立法會(選舉)你應該退選,好簡單退還係唔退?」

另外,第七組第一候選人蘇嘉豪就質問到施家倫,在上次立法會選舉提出了很吸引眼球的口號:「人人做老闆,年年有錢派,咁這個全民博彩公司,我想現在的進度去到邊?」施回應,政府已經承諾了會做一個澳門特區發展基金⋯。蘇追問,全民博彩公司,人人有賭牌喎?施指,當初提出這個基金,下面必須有一間公司。蘇則指,「即係來緊所有人都是賭牌持有人的話,蝕錢時是否大家攬炒呢?」蘇又說,「我擔心上次咁吸引眼球,今次你又講,睇病唔使愁、住屋唔使難……,又會唔會空頭支票呢?」

第十組「思政動力」第一候選人葛萬金就質問蘇嘉豪,許多網友或社團朋友都對其誠信問題有好大攻擊,「好多朋友講,為何新澳門學社區錦新、吳國昌都退出,跟著鄭明軒理事長又退出,咁你地候選名單怎樣提出來?係唔係經過民主協商呢?因為你地自稱是民主。」他指,學社有25年,做得好成功,但這不是蘇的成功,「係你師父嘅成功。」又質疑一些情況跟尊師重道是相反的方向,「你是尊師重道,還是民主性質,發展新澳門學社?」

蘇嘉豪回應指葛的說法有三個錯處,「吳國昌沒退社,還是學社成員,鄭明軒還是理事長⋯⋯」但葛打斷蘇的回應,並稱,中國人應要有尊師重道。

第七組排在第二位且作為學社創會的資深成員陳偉智,就藉著「總結發言」環節的最後一分鐘作出反擊:「學社成立咗25年,有個創會會員你唔問,大家都故意忽略學社前進,埋喺沙入面嘅鑽石都唔會冇人見到。」他強調,「學社前進」提出的政綱,並不是這兩個星期內美麗的謊言,而是學社二十五年來為澳門工作的累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