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鴿襲澳我的「腎腎地」生活藝文爛鬼樓
2017.08.23 颱風「天鴿」吹襲澳門期間做多人死傷,多人被困,不少地區更斷水斷電斷網。颱風「天鴿」橫掃澳門大半日,做成市內一片混亂,水浸、塌樹、塌棚架不在話下,期間更一度停電、限水、斷網、封關。

向「天鴿」後仍謹守血液透析室崗位的醫護們道謝

天鴿襲澳我的「腎腎地」生活藝文爛鬼樓

文:文燁

時間:2017年08月30日 13:13

八月廿三號“天鴿”吹襲澳門期間,相信小城各家各戶和商舖在為防禦風暴而做著一連串有效措施,我和家人亦不例外,暴風最強勁之時,窗外風聲嘯嘯,看見原本放在露台的三隻烏龜在惡劣的天氣裡受驚地瘋狂拍著盛載牠們的箱子,心有不忍用腳撐開落地玻璃門將龜仙人們放在室內,卻在這個“救援”過程中,打在身上的雨水像被鞭了好幾下般痛!之後感覺到整個單位在顫抖,當時我們全家人正齊心地頂著落地玻璃門避免爆破!隨著風雨不斷增強,廳中冷氣機也出現倒灌──原本排出外面的水自行從室內管道像瀑布般噴灑出來!我想,所謂“屋漏兼逢連夜雨”這句話描述的情景應該是這樣吧!然後我們在全澳大停電和停水狀況下,默默地清理和收拾家中的物品。

看著窗外刮起狂風暴雨,天氣無論多壞山頂醫院血液透析室會維持運作,幸好,“天鴿”當日並非我要回去透析的常規時間,然而內心不免懷疑:真的會有病人回去嗎?果然,只稍為想一想便接到腎室來電,說下午更病人大部分不能回去,要更改透析時間,而我則被安排在星期四傍晚回去。

隔天傍晚回到腎室,有冷氣和自來水的地方將我從近乎原始的世界帶回現實。和其他腎友閒聊時,才知道腎室下午停止供水一段長時間,本來已在室內透析中的病人只進行一個、兩個或三個小時的透析後已沒辦法再繼續,能自行離開的便自行離開,有家人來接的就由家人接走。聽他們說:“現在還沒有供水呢~我們在裡面等了好長時間……這颱風威力如此厲害也沒辦法,透析得多少就多少。而且下一次(意指星期六)還不清楚是否能回來透析!”這真的一塌糊塗了!連下一次的透析時間亦沒法確定、供水接不上、醫護人員們的一臉疲態,足以證明當時的情況嚴峻到連醫院也受不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不知道腎室何時才能恢復供水,醫護人員怕病人們餓著提供了膳食,當時我不太餓,何況身邊有長者病友一起等待,便將食物先讓給他們。到晚上七點多近八點時,醫生跟我們說,腎室已恢復供水,但水壓不行呢,自水喉裡像一條線般流下來!眼下的安排是,九點之前水壓還不行的話,就將我們合共八名病人轉去鏡湖血液透析好了!

早在醫生未宣佈最新安排前,來接病友的家人,以及在其他醫院透析的腎友跟我說,山頂醫院上午更的病人沒受到多大影響,基本上能透析全程然後回家;但下午更時開機大約一個小時後開始停水;科大血液透析室完全沒有水供應,那天已停止運作並叫他們一班腎友回家,不透析了!至於下一次是否能回去透析,還不清楚,等通知吧!最終我這個腎友自星期二透析過後,一直撐到星期六才有機會到科大透析。至於鏡湖腎室,之前聽說颱風關係上午更和下午更要“停學”,不知道是否供水上還可以應付,所以我們才有機會過去與夜更的病人一起透析呢?

在鏡湖血液透析室,裡面人山人海,連坐下的椅子都沒有,在這家醫院我和另外七名病人採取的是“遊客模式”──我想指的應該是類似遊客預訂床位,只透析一次便可,醫療紀錄不存底的那種吧?我等了一回,山頂醫院的護士便呼喚我過去、再領著我入內。我在山頂的主診醫生曾跟我們說,這次只能在鏡湖醫院透析兩個半小時,希望大家理解,回家後就要等電話通知,看看下一次能安排在什麼時候,是第二天或星期六說不定,反正留意電話就好。

上好機、躺在床上透析時,發現這邊的腎室同樣忙得不得了,聽這邊的護士們說,中午回來後已經開始忙著,近乎沒法挪出點時間去洗手間和喝水,外加回來的病人實在太多,要動員整個血液透析室所有醫護人員全部回來工作。個人感覺上,鏡湖這邊的腎室環境對我來說有點吵,要完全靜下來休息很難,不過心裡面卻在想:今個2017年的透析日子裡過得真的有點不簡單~這一年內擁有血液透析的全澳三家醫院我都透析過,而且每次都很榮幸,病人們要進行“非洲動物大遷徙”般的換院透析,每次我都在現場!這種機會十分難得,算是不錯的體驗。

那天晚上,在鏡湖醫院看著跟前的醫護人員,馬不停蹄地在各床位間來回快速移動為病人提供服務,只休息了十分鐘就開始進入眾人收機程序,我純粹看著都覺得很累!在此謹向當晚在山頂醫院和鏡湖醫院血液透析室的醫護們說聲:“謝謝!”你們和當日在外協助受災人士、救援的前線警員及消防員,都是功不可沒的一群!感謝你們!

(資料圖片)